止痛药也会变作致痛药

  本科普文章发表在《广州日报》:

  青春靓丽的都市白领陈女士从上大学时就落下偏头痛的毛病,毕业后投入紧张的工作老毛病更加严重。每次发作她就 习惯性地服用1~2片止痛药,最近发现不但不能缓解,只要稍微用一下脑就痛不欲生,她担心自己患上了肿瘤。医生告诉她,其实她的头痛加重正是头痛药惹的祸,服用过量的止痛药成了“致痛药”,2004年最新发表的国际头痛分类,陈女士的头痛被划分为“止痛药过量引起的头痛”。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闫振文

  最多一天竟服六粒止痛药

  近一年来,随着事业蓬勃发展,陈女士偏头痛的发作也“与时俱进”,越发频繁起来,平均每月下来至少也有7~8次发作。于是她去洽谈生意时,随身 都带上从不同药店买来的各种速效止痛药,头痛一发作,就马上服药,开始还颇见效;然而最近几个月发展到一次要服用3~4片,最多的一次,她曾经一天内服用 过至少6粒以上不同的速效止痛药。

  然而头痛症状越来越难缓解了,现在她几乎每天都有剧烈头痛,甚至是稍微思考一下问题,就会出现头痛。陈女士开始担心自己的脑袋里是不是长了什么“恶性肿瘤”,不然服用这么多止痛药,头痛为什么却越来越严重?

  在偏头痛专科门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南院神经科闫振文博士询问了她服药的情况和反应,要求其到放射科做了头部的核磁共振和血管造影。检查报 告说明,陈女士的脑内根本没有什么“恶性肿瘤”。综合判断病情后,闫振文认为她之所以出现越来越严重的头痛,罪魁祸首就是其每天过量服用的“速效止痛 药”。

  止痛药安眠药都是“双刃剑”

  闫振文表示,止痛药过量引起的头痛,以往文献上常被称之为“止痛药反跳性头痛”或“药物诱导性头痛”,一般指有偏头痛或发作性紧张性头痛的患者,经常过量服用速效止痛药后出现的持续性头痛。

  据悉,目前国内药店里销售的各种速效止痛药,一般都含有咖啡因、阿司匹林、对乙酰氨基酚和麦角胺等止痛成分。这些药物像是一把“双刃剑”,一方 面可以较快地缓解头痛,维持患者每天的生活、工作;但另一方面如果经常、过量服用,又可以导致更顽固的头痛,服用药物最多的患者头痛也最严重。

  在日常生活中常可以听到或见到那些抱怨每天或接近每天头痛的人,他们四处打听治疗头痛的特效药,殊不知其中很大一部分头痛,都是止痛药过量引起 的头痛。其实,这类情况在其他的疾病中也可以见到,比如经常服用大量安眠药的人反而会出现失眠加重,频繁使用泻药却导致慢性便秘等。

  止痛药如何变了“致痛药”?

  那么止痛药是怎样变成“致痛药”的?以往有人猜测是止痛药“成瘾”造成,但事实在患者中并未发现有“成瘾人格”的证据,精神上对药物的依赖行为在这些慢性头痛的患者中也并不常见。

  有学者提出,正常人体内血液中有一种神经递质叫5-羟色胺,它与头痛的发作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与普通的偏头痛患者相比,止痛药过量引起的头痛 患者体内血液中5-羟色胺的含量明显减少,而血小板膜上5-羟色胺受体密度较高。止痛药的过度使用通过减少5-羟色胺的含量,导致对突触后受体的上调节, 对内在的疼痛调节机制进行干扰,从而产生剧烈头痛。目前,科学界对这种头痛发病机制的研究还在不断地探索中。

  两成头痛病人因服药过量

  有数据表明,目前在头痛专科门诊中,有40%以上的医生反映他们的头痛患者中,至少有20%存在经常过量使用速效止痛药,从而引发了止痛药过量引起的头痛。

  如何治疗这类头痛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目前认为,多种治疗的联合应用才能达到一个理想的治疗效果。对此闫振文建议像陈女士这样的患者,首先应该 将所服用的过量药物逐渐减量,并采用含有COX2的非甾体类抗炎镇痛药物进行替代治疗,并使用阿米替林进行预防性治疗,同时给予行为干预治疗,包括生物反 馈治疗、认知行为治疗、体育运动和饮食结构的调整。

  如果这些措施还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就需要住院严格监督治疗,采用突然停药的方法,并应用适当药物减少由于突然停药产生的反面影响。

  闫振文特别提醒,有偏头痛或发作性紧张性头痛的患者,应该到大医院的头痛专科门诊进行诊治,在使用药物方面,要听从专家的建议,如果每周头痛发 作2次以上,则应该进行预防性药物治疗,而不是单纯加大药物剂量,否则欲速则不达,到头来得不偿失,引起更为严重的顽固性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