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聪明的患者 做明白的医生

      由于自己是一名医生,因此经常会有一些远方的亲戚朋友,时常打电话来咨询病情,比如一位远在家乡的表哥打电话来,说是表嫂咳嗽,在当地甚至是省会城市大医院都看过了,还是看不好,因此想去北京,上海甚至广州来看病,希望我提一些建议给他,到底去哪个城市看病最好?我问他在省会哪家医院,找哪位专家看的,没想到他只是到大医院就诊,挂个专家号看的,至于是哪位专家也不记得了,反正是大医院的专家,总比地方小医院的专家强吧。我说假如你打算到北京去看病,准备到哪家医院去看病呢?找哪位专家给诊治呢?他说先去再说,反正在当地已经是看不好了。

      我记得在神经科病房,曾经遇到过一位大概是14岁的女性患者,在5岁时就出现一侧肢体乏力,病情逐渐发展,她的父母带她在省人民医院以及儿童医院看病,效果不理想,于是就坐火车去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住院诊治。我很好奇地问这个父亲,北京哪边医生怎么诊治的,他说,北京的专家说,广州这边的专家也很好,何必还跑到北京来呢?这位父亲还说,在神经科门诊,一位高龄的老专家看了她女儿的病例介绍,头部MRI片以及诊治情况,说了句“孩子,你的病真的难住婆婆了!”。我问他,那位婆婆专家叫什么名字,他说不知道,我问他在住院期间,有无专家们专门就你孩子的情况,进行过疑难病例讨论?或者再找那位婆婆专家给再看看!他说没有!我问他,你带着孩子从广州到北京去看病,跑这么远的路,到底是去看医院还是去看医生?他似乎略有所悟,他说到北京住院后就是每天检查,等结果,再检查再等结果,最后疾病结论基本和广州一样,就回来了,现在病情似乎又加重了,于是又来到我们医院来看病了。

 

     生活中大部分人认为,远方的风景比眼前的景色更美,大医院的医生总会强于当地医院的大夫,结果在多次的求诊中,耗损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甚至是治疗疾病的信心,以为自己得了疑难怪症,甚至是不治之症!其实,绝大部分疾病都是常见病,只是由于一些患者的临床表现,在常见疾病中较为少见而已,比如偏头痛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疾病,但是有一部分患者在早期却可以没有头痛,而只有头晕或者经常出现呕吐等,一些忧郁症患者往往不表现为心情的压抑,而是总觉得腰酸背痛等,一些病毒性脑炎的患者,只是表现为感冒症状,精神烦躁或者淡漠等。当出现这种情况,需要给医生时间进行判断,但是患者往往在正确诊断出来之前,或者感觉效果不理想,就想往上边的大城市大医院就诊,这反而把时间耽误在转诊的过程中,而病情也会随之耽误。

 

      在临床上,确实有一些疾病是少见病,甚至是罕见病,这就需要医生具有渊博的知识,丰富的临床经验才行。临床医生既要熟悉各种常见疾病的临床特点,又要明白各种疾病中可能会出现少见症状,甚至是罕见情况。同时,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即使得了同一种疾病,在表现上也会有很大的不同,但是疾病的核心特点总是一致的,即使是罕见病,以及一些疑难杂症,也是这个道理。此外,即便医生在疾病诊断上是一样的,治疗方法上存在不同的经验,就如同我们坐出租车到同一个地方,因为不同的司机对于不同的线路熟悉不一样,虽然都到达了目的地,但是到达时间有先有后,出租费用也有高有低。

 

      患者疾病的诊治,说到底就是:找对医生看准病!至于大医院还是神马教授,没有任何意义。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用到医生这个行业特别合适,在临床实践中,努力学习,不断交流,不断摸索和提高对疾病的深刻理解和认识,不论患者的病情多么复杂,都能够得出正确诊断,给予恰到好处的治疗措施。

      对于医生而言,时刻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才实学的医生,做一个明白的医生,明白患者疾病的本质是什么?明白哪些药物可能有效以及副作用是什么?明白哪些检查一定必须去做?结果和预想不一致时,明白如何去解释或者还需要做哪些检查等。

 

      对于患者而言,特别是那些被病痛长期困扰的患者,如果想要解决自己的疾病,就需要做一个聪明的患者,找一个明白的医生,哪怕这个医生在乡镇医院,而不是大医院,哪怕只是一个主治医师,而不是所谓的教授,院士。

      这个道理,你真的可以懂。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闫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