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信——回春妙手,医德仁心

尊敬的孙逸仙纪念医院领导:

     你们好!

     此刻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向你院的陈燕涛教授及其导师道贤教授和南院住院部骨外科的其他医护人员致以最诚挚的感谢和敬意。

     我是一名儿麻后遗症患者,满周岁开始患病至今。因为儿时的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所限,没有及时得到合理的治疗,所以一直需要依靠左腋单拐辅助行走。从小看到别的正常的小朋友可以蹦蹦跳跳、奔跑打闹,自己却只能安静地坐在一旁,内心充满了无限的艳羡,总梦想着有一天,我也可以健康快乐地奔跑。那是年幼,不知道我的梦想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总是满怀期冀,甚至幻想某天某地,可以有神仙搭救,给我一粒神丹妙药,能让我立刻变得和别人一样健康。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阅历的丰富,我知道自己那时的梦想是多么幼稚,幼稚得可笑又心酸。我开始用单拐行走,上学、上班,单拐像我的“影子”,陪我走过了这十数年的风风雨雨。虽然我知道我再也无法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可我却想摆脱我的“影子”,不求健步如飞,起码可以让我在走路的时候能解放我的双手,让我能双手抱抱我爱的人,做更多我以前拄着拐做不了的事情。这样的想法是那样的热切,延续了儿时的梦想。

     终于,在大学入学那年,我接受了别人的建议,在镇江某医院接受了两次矫形手术,可由于多种原因,手术效果并不理想,没有达到术前预期的效果。这次手术的失败,让我离梦又远了一点,一颗心也不再那么火热,想着和我的“影子”这辈子估计真的是形影不离了。

     毕业后,我来到广东工作,在亲戚的介绍下,结识了陈燕涛教授。去年七月份经过陈教授第一次检查后,陈教授告诉我,经过肌力锻炼和手术后,我有可能实现脱拐行走,这些话语给了我极大的振奋与鼓励,让我曾冷掉的心重新火热起来。尔后的一年时间内,我按陈教授教我的方法进行肌力锻炼,并定期到北院陈燕涛教授处复查。每次陈教授都热心地帮我检查,并询问锻炼情况,还邀请其导师道贤教授一起帮我会诊。直至今年九月,我的肌力锻炼至陈教授要求的水平,在陈教授的安排下住入南院区骨科病房准备接受手术。术前,陈教授细致地给我检查,并两次邀请教授一同研讨我的手术方案,以求达到最佳手术效果。九月十八日中午,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在经历长达六个多小时的手术后,我被推回病房,家人也从陈教授口中得到手术顺利的消息。在术后的住院的一个月时间内,陈教授每天都细致地询问我的情况,并教我如何进行前期的康复训练。

     陈教授对病人关爱有加,对工作认真负责,让我深受感动,也改变了长久以来受网络影响而对医生产生的偏见和误解。让我看到了医护人员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如陈教授这样,他们默默不言,只是埋头于在自己的工作中,用实际行动去治病救人,彰显医德医术。

     再次感谢陈教授、教授,还有每天耐心给我换药的杨医生及各位护士,谢谢你们。同时,也非常感谢孙逸仙纪念医院的领导,正是你们的领导,才能有如此好的医护工作者,医疗事业才有如此进步。

     祝愿所有的人工作顺利,阖家安康。

患者:缪XX

(为保护患者隐私,此处隐去名字)

2014年10月22日

注:题目为编者所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