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新闻

【人民日报】全国罕见!17年两次“换心”!

编辑:党办 发布日期:2021-02-24

李先生在17年前接受了一次心脏移植手术,由于心功能衰竭,现年57岁的他面临着需要再次“换心”的巨大挑战。

日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团队为李先生顺利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二次心脏移植手术,据悉,这是全国罕见的二次心脏移植成功案例。

俊猛教授表示,这标志着心脏移植患者生命长度将被技术进步而进一步延长,为心脏移植术后病友带来“心”的希望。

 

“换心”17年后再遇危机

李先生自小患有扩张型心肌病,2003年因慢性心功能衰竭首次接受心脏移植。作为广东省早期成功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李先生首次移植后过着正常、安稳的生活。

然而从2019年起,李先生逐渐出现气促、水肿等与首次移植前类似的症状,“当时我意识到,可能我的心脏又出现问题了。”李先生回忆道。2020年,上述症状逐渐加重,并出现了严重的腹腔积液,长期的住院治疗也并未能使其症状得以缓解。

2020年末,迫切回归正常生活的李先生慕名来到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就诊,并向接诊的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团队表示希望再次接受心脏移植。

入院后,郑俊猛教授团队马上安排了各种检查,确定了移植后慢性心力衰竭的诊断。据郑俊猛教授介绍,在进行心脏彩超检查后,团队发现患者存在全心增大,节段性室壁运动异常,全心收缩功能降低;二尖瓣、三尖瓣瓣环扩张并瓣膜重度返流等问题。作为广东省少数的具备心、肺、肝、肾移植资质的综合医院,团队立即为李先生安排了器官移植组织配型,并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了登记。

 

“工兵扫雷”般的高难度移植

在等候器官分配的同时,逸仙团队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为患者制定手术方案。

据郑俊猛教授介绍,二次心脏移植的难度主要有三,一是多年的维持用药下,患者肝脏、肾脏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身体情况远不如首次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二是前次手术伤口愈合后,患者出现了严重的胸腔粘连。“患者的胸腔内像长了多年的老树,血管组织盘根错节,很难在不损害‘树根’的情况下分离血管和心脏”;三是由于二次切断血管进行缝合,患者血管疤痕组织增生,想做到多个吻合口不出血难度极高。

郑俊猛教授将这一险象环生的手术过程比喻成“工兵扫雷”,如何在手术过程中避免划伤藏在粘连团块下的主动脉,对手术医生的技术有着极高要求。

2021年1月12日,逸仙团队通过系统匹配并获取到一颗供体心脏,得知这一消息后,团队立即决定当日就为李先生进行“二次心脏移植术”。

在手术团队在精细操作下依次顺利完成了左心房、下腔静脉、主动脉、肺动脉及上腔静脉的吻合,在主动脉重新开放至脱离人工心肺机期间,新的心脏在李先生的体内始终强劲有力地跳动着——“是这颗‘爱心’给我带来了“新”的希望。”李先生说道。

 

第三颗心脏续写生命长度

“这是我的第三颗心脏,我感觉自己又获得新生了。”术后第19天,原本躺在床上一动就喘的李先生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可以下床进行活动了。这是团队在继李先生术后第2天清醒、第6天成功站立后获得的又一次胜利。

李先生目前病情稳定,手术后复查心脏彩超见移植心脏功能完好,射血分数已恢复至正常水平,目前无术后排斥、严重感染等情况,有望年后出院。只要恢复顺利,李先生今后的生活质量可得到明显改善,能如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

郑俊猛教授认为,这例二次心脏移植患者的康复,为无数心脏移植术后病友打了一剂“强心针”,让首次心脏移植术后出现心脏功能衰竭的患者群体有了延续生命的新希望。

同时,他也提醒,二次心脏移植是为了挽救移植多年后再次心功能衰竭患者的唯一选择,其手术风险大,技术难度高,且供体需要经过严格筛选,广大患者切勿走进“遇到更好更年轻的心脏就可以换新”的误区。

 

【来源】人民日报

【通讯员】黄睿 张阳 程颖

 

点击阅读原文:

人民日报(全国罕见!17年两次“换心”!)

光明网(成功了!全国罕见)

南方日报(“这是我的第三颗心脏!”57岁的他“二次新生”)

羊城晚报(全国罕见,一人三颗心脏!这位患者17年在广东“换心”两次)

广州日报(时隔17年,第二次心脏移植,健康恢复!)

南方都市报(换心17载后再换心 这个团队为患者完成罕见二次心移植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