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羊城晚报】援汉领队许可慰的“可慰平生”:主动请缨上一线,全力以赴救患者

7月18日是周六,一大早,党的十九大代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又奔波在出差的路上。

从年初无惧艰险带领团队奔赴武汉抗疫一线,到如今全身心投入在疫情防控新形势下的日常诊疗中,这位外表儒雅的外科医生的脚步未曾停歇,和以往一样,他总在最艰难的任务来临时挺身而出,迎难而上。

他说,作为一名党代表,一名医生,他应该到一线去,全力以赴救治每一位病人,只有这样,方可慰平生。

 

火速驰援,防护工作压力山大

不久前,一封来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感谢信寄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对该院驰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工作表示高度肯定和认可。

据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该院第一时间派出精兵强将奔赴武汉展开驰援,带领151名队员在前方奋战的领队,就是许可慰。

1月24日晚,当接到驰援武汉的通知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第一时间派出医护人员连夜出发。

2月6日,第二批由131名医务人员组成的援助武汉医疗队再度出发,第一时间主动报名的许可慰,是这支队伍的领队,他带着队伍携物资抵达武汉,其后进驻武汉协和西院,这是国家卫健委指定的专门收治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往日里温文尔雅的许可慰,从泌尿外科专家,变身为抗击疫情一线医疗、后勤、党建一把抓的领队,责任重大——

面对“看不见”的病毒,带着绝大多数都比他年轻的队员,他眉头紧锁:“我们要全力以赴,也肩负着保护自身安全的责任。”

在医疗队抵达武汉驻地后,许可慰紧锣密鼓开展安全防护培训,组织考核小组对每个队员进行考核,不放过一个防护细节;

同时,给队员制定了严格的“四不”防护铁纪——防护用品不达标准不入病房、防护培训考核不过关不入病房、防护穿戴不合格不入病房、下班后各自隔离不串门。

许可慰还要求,医护人员要“两两一组”进出隔离病房,互相监督、互相帮助,避免遗漏微小的细节,降低院感风险。

“一定要做好细节、把好关口,做到零感染。”时隔数月,再度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许可慰说,防护工作是当时面临的最大的压力,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

 

创建“逸仙ICU”,“医护一体”救患者

抵达武汉48小时后,许可慰带着医疗队入驻病区,第一件事就是把普通病房改造成了重症病区。很快,50人的病区全满,医疗队立即投入了满负荷的工作中。

作为医疗队领队,许可慰需要对每一位患者的病情都充分掌握。为了更了解患者病情,他经常深入隔离病区查房,在厚重的防护服下,他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艰苦而充满危险的环境并没有让他有一丝犹豫,他根据每一位重症患者的病情进展,制定了个性化的综合治疗方案,“新冠肺炎死亡患者,往往合并有其他基础疾病,因此,一定要重视多学科合作,让患者得到最好的治疗。”

因此,他时刻保持与广州“大本营”的联系,医院前后方联动,举全院之力支援武汉抗疫一线的救治工作。那段时间,许可慰都是满负荷状态,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5小时,原本瘦削的他更瘦了,白发也增加了不少。

医疗队负责的病区里,都是危重症患者,他们随时都在和“死神”抢夺生命。2月26日,在许可慰的带领下,医疗队在病区里创立了“逸仙ICU”,派出有着丰富重症病人救治经历的医护人员负责,“集中火力”加强对危重症患者的深度救治。

这是由一个病房改造而成的小型ICU,由于条件限制,只拥有4-6个床位,但该病房运用重症医学科诊治流程和管理方式,配备具有ICU工作经验的医护团队,此举进一步优化流程,提高危重症病人的救治质量,大大提高了危重症患者的治愈率。

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许可慰将队员们分成了不同的“战斗小分队”,由党员牵头,推行“医护一体化”,重建医、护、患三位一体的工作模式,开展医护共同查房和病例讨论等,为患者提供整体的医疗、护理服务。

这样的合作模式效果显著,医疗队接手重症病区的前六天,他们创下了“零死亡”的记录。

 

恢复日常诊疗后,工作要求更细致

重症病人的救治,除了对症下药外,关注病人的心理诉求也非常重要。“人和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你对病人好,他一定能感受得到。”

许可慰说,在病房里,看望所有患者时,他都会和他们握手,“让他们感受到医务工作者的温度,这个简单的握手动作能给他们更大的信心。”

在他的带领下,自2月8日以来,医疗队累计收治114位新冠肺炎患者,重症占比超过90%,所负责病区在国家卫健委督查组、协和医院多次抽检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充分显示了国家医疗队的水平。

如今,从武汉回来已数月,许可慰早已投入到紧张的日常工作中。然而,疫情依然未结束,在他看来,疫情防控新形势下的日常诊疗,对医护人员的要求更高了。

“医疗行为要更细致,医患交流要更充分,因为现在更多的是线上交流,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精力,把工作做得更细致。”

 

【记者观察】

全力以赴,可慰平生

44岁的许可慰是定居祖国的第三代台胞,祖上在台北、厦门两地行医。1992年,许可慰考入中山医科大学医学系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从医至今,他的身上有着中山医人独有的谦逊和儒雅。

记者对许可慰并不陌生。熟悉他,则是因为粤疆同心医疗救治“结石宝宝”公益项目。

这是许可慰投入了巨大精力的一个项目,自2018年10月启动以来,他的团队在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主刀救治了数十名贫困患儿,让他们不再受疾病折磨,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如果不是疫情影响,许可慰每两个月就要去一趟喀什。

这一次采访许可慰时,他更多提及的词是“团队”,无论是在抗疫一线还是在平时的医疗工作中,团队在他心里的份量,极其重要。

许可慰说,在抗疫中,他重新认识了他的同事们,被他们深深感动,让他感受到了人性的美。

他讲到了一位叫郝鹏的年轻医生,疫情发生后多次主动请战,在为重症患者气管插管时,郝鹏主动要求承担这最危险的工作;他讲到他的好几个同事,直到平安回到广州后,才和家中老人坦言自己去了武汉一线……言语中,他为这支团队感到骄傲和自豪。

作为党员,作为医者,遇到困难,挺身而出,迎难而上,许可慰和他的团队作出了很好的榜样。

或许正如他所说,他应该到一线去,全力以赴救治每一位病人,只有这样,方可慰平生。

 

【记者】丰西西

【通讯员】林伟吟

 

点击阅读原文:

羊城晚报(援汉领队许可慰的“可慰平生”:主动请缨上一线,全力以赴救患者)

羊城晚报(许可慰:主动请缨上一线,全力以赴救患者)

学习强国(援汉领队许可慰:主动请缨上一线 全力以赴救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