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广东卫生在线】白衣丹心许可慰

“你院积极响应,主动担当,第一时间集中最优秀的专家、最精良的医护团队、最先进的生命支持设备和防护用品、抢救物资……用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赢得了湖北人民、家乡人民和全国人民的高度认可,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考中向祖国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6月,一封来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感谢信寄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二院”),对该院驰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工作表示高度肯定和认可。疫情爆发以来,中山二院一共选派151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战疫,这是该院史上最大规模的援助医疗队,领队是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

“百年逸仙,从不负国!”这位44岁的泌尿外科专家说。作为医疗队领队和临时党总支书记,他带领一群白衣战士在武汉,从风雪交加到春暖花开,谱写了一曲英雄赞歌。

 

仁心 最美逆行者

许可慰是2月7日北上的,和他一起的还有130名勇士,他们是中山二院第2批援湖北医疗队。

第一批医疗队20人于1月24日除夕夜出发,当天广东拉开了全国援助湖北的大幕。第二批医疗队131人于2月7日出发,第二天在武汉度过了一个忙碌的元宵节。两次出征都是团聚的日子,2月7日出发时广州还飘着小雨,似乎要为医疗队员的逆行增添一丝离别的惆怅以及踏上战场的悲壮。

“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许久以后,提到这场雨,许可慰感慨了一句,但出发时他并没有想这么多。

2小时组织报名、1小时挑选队员、16小时准备物资和组织队员培训……从接到命令那一刻,中山二院就进入战时状态,许可慰所思所想都是武汉:疫情形势尚不明朗,大量患者等着急救,如何排兵布阵?不知道要坚守多久,如何保证队员的健康和安全?

直到飞机发动机轰鸣声响起,许可慰才老老实实坐了下来。但随着飞机平飞,他又召集核心队员开会,“下飞机就要进入战场,就要扛起枪战斗,我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明确谁负责医疗、谁负责护理、谁负责物资管理、谁负责后勤交通。”队员先后发表了意见,许可慰快速梳理总结,明确分工,语气不容置疑。

一向温和可亲的许可慰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严肃,就像他站在手术台上主刀时。这一次,他要做一台超级大的手术,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安危,他必须确保大家一切行动听指挥,把大家拧成一股绳。

尽管早已进入医院管理层,但和广州相比,许可慰在武汉的工作内容要复杂得多。作为领队,他要负责医疗队的决策与协调工作,和武汉卫生健康部门、当地医院协调,和其他医疗队沟通,和大后方联系;作为临时党总支书记负责党务工作,他要掌握队员的工作状态,及时与他们沟通舒缓压力,让大家以最饱满的情绪重新投入战斗;作为临床专家,他要参与救治查房,后来还被国家卫健委邀请加入协和西院“战时医务处”,担任片区负责人,督查北京医疗队三个病区的医疗质量。

这是许可慰接电话和发微信最多的一段时间。为保障各项工作顺利开展,他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战斗,每天休息时间加起来不足5小时。医疗队员眼看着原本瘦削的许可慰变得更瘦了。有时看到他困得连打呵欠,但只要电话或微信提示音响起,他就像表演变脸,疲倦褪去,又是饱满昂扬的斗志。

辛苦付出清晰可见,成效也极为凸显。根据安排,中山二院第二批医疗队负责整建制接管一个新病区东7区外加另一个新病区的护理工作,同时还派了一部分队员支援其他病区。开区不到36小时,东7区就收满了50位重症患者,另一个负责护理的重症病区也收满了患者,满负荷的救治工作迅速推进。

“我们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前期几乎每天都要组织抢救,压力非常大。”许可慰说。东7区的30名医生分别来自呼吸科、ICU、急诊科、麻醉科等科室,他们分为6个值班组,落实三级诊疗制度,既有分工又有协作,确保救治质量。

虽然有太多后勤工作要做,许可慰仍坚持深入隔离病房,了解每一个患者的情况,并在第一时间把中山二院的多学科合作模式复制到武汉,每天召集核心成员讨论病情,结合诊疗指引,为每一位重症患者量身定制治疗方案。这个被称为“逸仙方案”的个性化综合治疗方案,带来的是更快速有效的治疗。

新冠肺炎患者救治,护理是至关重要的环节。许可慰又与副领队周雪贞主任护师等人大胆创新,组织医护共同查房,要求医生参与讨论护理方案,要求护理人员参与“逸仙方案”的制定,在整体护理的基础上为患者提供整体医疗服务,构建医、护、患三位一体的崭新工作格局。

“我们将这两种模式用最快的速度实现病区患者全覆盖,迅速提高患者救治率。”许可慰说。2月1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到协和医院督战,组织讨论疑难病例救治、查找死亡病例的原因。当时重症患者死亡病例较多,中山二院医疗队负责的病区没有出现一例死亡患者,他因此受邀分享了如何在短时间内形成战斗力的工作经验,赢得了普遍称赞。

为了进一步提高治愈率,2月26日,许可慰又率队创立了“逸仙ICU病房”。“协和医院已经有ICU病房了,我们再建ICU是否合适?”许可慰说,当时他也有所犹豫,但在医院党委书记王景峰教授和院长宋尔卫院士的支持下,他还是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大胆去做。

这是一个袖珍ICU,由于条件限制,病房里只有6个床位。但是许可慰配备了具有ICU工作经验的医护团队,在这里他们可以放心运用重症医学科诊治流程和管理方式,进一步优化救治流程,大大提高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质量。

此外,许可慰还多次联系大后方,邀请宋尔卫和广东新冠疫情专家救治组成员江山平教授等,利用远程会诊平台为危重症患者进行会诊;注重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他带着队员把自己的补给品捐给患者,带领患者开展趣味乒乓球等适度锻炼,在病区里挂上治愈系漫画,给患者精神鼓舞,还创建了出院患者微信群跟进服务,尽显侠骨柔肠。

“患者把生命托付给我们,我们就是患者的亲人。”许可慰说,在他的带领下,自2月8日以来,第二批医疗队累计收治114位新冠肺炎患者,重症占比超过90%,所负责病区在国家卫健委督查组、协和医院多次抽检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充分显示了国家医疗队的水平。

 

丹心 台湾省籍党代表

许可慰成为中山二院医疗队队长有一个小故事。

2月2日,医院就接到国家卫生健康委的信息,要求做好继续支援前线的准备,当时有人建议征调一批院长前往支援,宋尔卫院士第一时间参加了院感培训。许可慰当时找到宋尔卫院士:“我不够格替您出征,但前线形势复杂,你可能需要一个助手。我年轻,又是医院党委副书记,请求出战!”

几天后,征召令正式下达,许可慰又一次向宋尔卫院士和王景峰书记请战,“当时我以为宋院士会去,我自己定位还是做辅助工作。后来医院确定我带队,并且出任临时党总支书记,我只能责无旁贷。”

从计划中的助手变成领队,许可慰迅速转变角色,决心带好队伍,“我们要一起来一起回,一起拼一起赢。”他特别关注队员的安全和健康,去程在飞机上多次要求大家提高警惕。后来,他又制定了“四不”铁纪:“防护用品不达标准不入病房、防护培训考核不过关不入病房、防护穿戴不合格不入病房、下班后各自隔离不串门。”

抵达武汉当晚,因为担心空调循环系统有病毒污染,许可慰不让大家开空调,直到后面确认安全。当时武汉还是冬季,大家只能硬扛,许可慰立刻联系大后方,快递来了一批冲锋衣、羽绒被,保障队员御寒所需。他要求大家两两一起进出病房,互相监督穿脱防护服是否到位;他计算出穿脱防护衣耗费时间,实行错峰下班,避免队员赶不上通勤车;他还成立互助小组,安排专人应急接送下夜班的战友。“我们要最大程度降低队员的非战斗性损耗。”他说。

作为临时党总支书记,许可慰不仅把支部建在“一线连队”上,他还特别成立党群小组,邀请非党员加入,促进队员相互交流,增强团队凝聚力。在他和一帮党员的带动下,不少年轻人递交入党申请书,54人火线入党。

作为一名党员,许可慰身上有一个耀眼的标签屡被提起:党的十九大代表。

“我祖籍台湾,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许可慰说,祖父是台湾中医,解放前往返台北、厦门两地行医,后来定居大陆,做过厦门市中山医院的中医顾问。父亲做了中学老师,许可慰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受父亲影响喜欢文科,高考时想考历史专业,后来在父亲的建议下继承祖志,考入了中山医科大学(今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

和许多被海峡隔开的家庭一样,许家曾饱尝骨肉分离之苦,这让许可慰行医之余,积极参加对台交流工作,2008年当选广东省台联副会长,后来又当选为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理事,2017年更是当选台湾省籍党代表。

“当选党代表满满的荣誉感、责任感和使命感。”许可慰说。这一次逆行出征,他也多次提到,这是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医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白衣执甲,丹心为矛,护我山河无恙!”

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不仅出现在武汉战疫中,也贯穿于他工作的日常。

2013年,37岁的许可慰晋升主任医师,同年还出任了医院博济医疗中心主任。“当时院领导找到我,希望我做好泌尿外科本职工作的同时,承担一些管理任务。”许可慰曾有些犹豫,一是觉得还年轻,二是感觉时间不够用,但院领导说服了他,他决定迎接挑战。

负责博济医疗中心的那4年,在带着中心快速发展,为患者提供优质高效服务的同时,许可慰的手术量依然是全科最高的,一年达到六七百台。

“外科医生不是做完手术就行,也要早查房、晚查房,了解分管的患者有没有特殊情况,患者见到医生也能安心一些。”许可慰开玩笑说,自己可能有点强迫症,该做的事没做会觉得心里不舒坦。为了兼顾多项工作,他7点不到就到医院,7点半查房,8点参加每日科室早交班和病例讨论,会诊结束就进了手术室……即便后来不再负责博济医疗中心,但“拼命三郎”的工作习惯却保持了下来。

“许教授的时间精确到分钟,行程总是排得很满。” 泌尿外科医生于浩是许可慰的弟子,看到老师早早有了那么多白头发,却从未没听到他喊累,这让他们不自觉地跟紧步伐,“学到了很多,累并快乐着。”

2019年3月20日,许可慰被任命为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这位中山二院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党代表受到医院的热烈欢迎,他也从此变得更忙碌了。

这些辛苦许可慰几乎不与人说,这与他工作中不畏艰险、冲锋在前很不一样,颇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侠气。这次在武汉,3月5日,国家卫健委等三部门发文表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和个人,许可慰位列其中。听闻好消息,许可慰也只是回了一句“感谢”,便又投入忙碌的会诊中。

 

爱心 泌尿外科领头羊

如果说高考是许可慰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跟随黄健教授钻研泌尿外科手术就是第二次——读研究生时,许可慰遇见了这位被他称为“完美学科带头人”的老师,当时黄健刚从美国回来,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腹腔镜技术。

“我刚到医院时,泌尿外科只有20个床位。黄教授带着我们不断探索总结,把一个小科室发展成为全国泌尿外科领域的领头羊。”许可慰说。他主持了多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参与的项目先后获教育部高等院校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等奖项。

如今,每年都有许多省内外医生到中山二院学习,他们不仅学习手术,也学习中山二院的尿路结石整体微创治疗策略。“这种策略是从创伤、疗效、成本、治疗周期几个方面综合考虑,目的就是让病患利益最大化。”许可慰说,技术可能会过时,但理念一定是有生命力的,可以让更多患者持续受益。

患者始终被许可慰放在第一位。有一个6个多月大的宝宝,饱受肾结石折磨,发育迟滞如打蔫的豆芽菜。对他而言,即使是一厘米直径的创口也可能让孱弱不堪的身体雪上加霜。许可慰用针状可视肾镜技术——这是中山二院泌尿外科的重要创新之一,为他做了免费手术,术后只有一个针眼大的伤口,第二天宝宝就活动如常,家长也松开了紧蹙的眉。

这是粤疆同心医疗救治“结石宝宝”公益项目中的一个病例,也是许可慰团队在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主刀的59个病例之一。自2018年10月项目启动以来,许可慰每两个月都要去一趟喀什。如果不是受疫情影响,这个数字将更多。

作为泌尿外科青年文明号的副号长,于浩曾跟许可慰去过一次喀什。“看到一个个孩子告别痛苦,看到他们父母眼中的亮光,我一下子理解了许教授的坚持。”他说,针状可视肾镜技术给结石宝宝带去的福音,让他想起许可慰的另一项临床研究——斜跨位经皮肾镜。

以前做结石手术都是让患者趴着,在腰部打洞,给患者心肺带来巨大压力,麻醉师也不便观察。有一年,他们为一个重度肥胖患者手术,术中患者出现呼吸困难,许可慰几经尝试,将患者调整为斜跨位,侧卧、双腿分开,患者更安全,医生也能坐着做手术。这种术式随后在业内推广开。

“老师经常跟我们说:患者不舒服一定有原因,不搞清楚管床医生还能去睡觉吗?”同是许可慰弟子的主治医师刘成回忆,他遇到过一名62岁患者,做了双侧肾造瘘后,尿管排出的液体有些颜色发红,还一直有腹痛。许可慰就要求他们多留院几天并严密观察,后面果然发现了出血和感染性休克。

“这是经皮肾镜的两个严重并发症,同时发生九死一生,救命的黄金时间只有6小时。”刘成感慨,两个并发症通常都有典型表现,但这位患者症状都不明显,很容易被忽略。如果不是许可慰留意到蛛丝马迹,且平时培养了年轻医生认真严谨和独立思考的习惯,可能就会发生一出悲剧。

长期饱受尿毒症之苦的阿香也是许可慰医者大爱的受惠者。

2013年她患上尿毒症,一直做腹膜透析,7年里活动范围就是老家和广州,不敢离医院太远。今年6月,阿香有了合适肾源,然而检查发现,她不具备手术条件,必须先输血提高血色素,受疫情影响,血库告急,阿香的直系亲属又不符合献血条件,许可慰给血站打电话汇报情况,联系血源。

“这个患者情况特殊,她还很年轻,手术也不是很难,如果能将血色素提上去,给她做完肾移植,她就能够回归社会了,生命的意义完全不一样。”许可慰一遍遍解释,最终为阿香争取到急救用血,如今她身体里有了一颗健康的肾脏,可以再去憧憬未来。

中山二院去年重新取得了器官移植牌照,肾移植板块由许可慰负责。就像大家期待的,他又开始了新的挑战之旅。他说:“要想在一个领域中有长远发展,就要不断创新,把工作做到极致。未来回首往事时,要做到无憾人生。”

 

【记者】岳超群

 

点击阅读原文:

广东卫生在线(白衣丹心许可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