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广东卫生在线】致敬 | 周雪贞:护理的专业价值在哪里?

医者担当,使命必达,而在生与死之间焊紧防线的还有护理人员。

2003年抗击非典,周雪贞奋战在一线,17年后她又带队驰援武汉。

“你身体行吗?”这是家人唯一的担心。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周雪贞未有多想,出征基于一种本能,犹如战士听到了冲锋号角。

旌旗猎猎,这名护理专家在武汉扛过了艰难的58天,从漫天飞雪,到莺语呢喃。

 

能用的方法全用上

2月6日晚,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紧急动员驰援武汉,几小时便从报名人员中筛选出一支由131名医护精英组成的医疗队。其中护理人员100名,由护理部副主任周雪贞任负责人,同时她还担任整个医疗队的副领队,给笼罩在新冠疫情阴影下的武汉注入硬核力量。

第二天中午,匆匆抵达武汉。一到酒店放下行李,周雪贞便着手整理带去的大批物资和药物,并分配下发。忙完已是凌晨1点多,窗外夜色倦浓,她冷到直哆嗦,只能靠着广州带去的热水袋取暖,难以入眠。她知道,明天接管院区,有一场硬仗要打。

天蒙蒙亮起来。医院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医疗队领队许可慰带队整装出发,进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这里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集中收治的定点医院,10多个病区分别由来自各地不同的医院整建制接管,他们接管的是两个全新未开的重症病区,各有50张床位,当天就要正式启用,周雪贞和护理团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开辟接收病人,考验老将的时候到了。

首先面临的难题是,接手的全是重症病人,个个需要吸氧,也有要上呼吸机和气管插管的,有些科室的护理人员平时对这些接触不多,如何保证工作效率?周雪贞打出的第一张牌是以强带弱、以点带面的“传帮带”模式。由一名护士长或重症科护理骨干任组长,配备打散的各科室护士,以分小组的方式开展工作。第二天,病人就收满了,并一一做好安排。

突击上手起效很快。在医疗队的努力下,10天后,他们病区首批集中出院患者4名,最小的35岁,最大的57岁,立即点燃了治愈的希望,鼓舞了士气。

但病毒过于凶险,疫情日渐严峻,最关键的是救治危重病人,有效降低病死率,周雪贞决定集中优势力量。在跟许可慰汇报后,许可慰雷厉风行,于2月26日带队将一间大的病房改造为逸仙ICU,将最危重的病人集中于此,一对一,甚至几对一进行护理。其他科室护理人员照顾相对没那么严重的病人,也能胜任、满足治疗的需要。

“医护一体化”的查房新模式也已经在早一天启动。这种工作模式使得医疗、护理不再是两条平行线,由隔离病房的医生和当班的管床护士一起联合查房,当场沟通和讨论,提出重点和难点,以医护小组的形式共同决定病人的医疗护理方案,促进了医生和护士的紧密交流;强力发挥护士的专科技能,提升了整体的医护质量,患者成为最大受益者。

立下汗马功劳的还有丰富多样的各项特色护理工具:护理团队自制的防范脱管的气管插管固定装置、保护性的约束器具波把手套、简化口腔护理流程的抽吸式牙刷、免洗洗头帽、给大便失禁的新冠病人配备的负压型造口袋、促进肺功能恢复的呼吸训练器、锻炼肺活量和愉悦身心的乒乓球训练器等,加强了风险管理,降低感染风险,减少并发症。用具都是周雪贞根据实际需求,与医院后方积极联系寄过来的。

早期物资紧缺,周雪贞的护理团队就因地制宜,因陋就简,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她们动手改造酒店的枕头,帮助患者改善氧合,为抢救赢得时间;呼吸训练器寄到之前,让患者先吹手套锻炼;为避免卧床病人静脉血栓,护理团队给他们做被动运动。

在原有护理体系的基础上,所有举措、排兵布阵都结合当地医院的实情变化,随时进行调整和改善,以做到规范、科学和有序。这套“逸仙护理模式”的组合拳,展现了护理团队的专业能力,提升了治愈率。协和医院西院区在工作简报里表扬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医护一体化、自制固定仪等做法,并请他们在医疗队做经验分享。

 

不仅护身,还要护心

“我向来一沾枕头就睡,在武汉却没睡过一个好觉。”周雪贞无奈地笑道。疫情每天滚动通报,保障病人出院、保护队员安全,两大重任始终悬在心头,让她无法安睡。

微信情报群里一有通报哪位病人出现状况,她就会想护理有没有做到位;队员身体不舒服申请提前出隔离仓,就一直担心是否无恙。

相对于医生,护士与患者的接触更频繁,量体温、打针喂药、解决大小便等,看似平常,可每项操作都难免被感染风险。病毒像一张隐形的网,逼得周雪贞每天化身为居委会大妈,用鹰一样的眼睛盯紧院感:从清洁区、缓冲区的卫生到小伙伴们的防护穿戴,从病人的护理落实到各项制度、流程的制定执行,事无巨细,千丝万缕,哪怕是一瓶手消液的保障,都要留心过目,对于出现的难题,尽量协调人力、物力去解决。

最初护目镜和N95口罩很缺,周雪贞和协和医院西院区不断去磨,尽量保证供给。人力也远远不够,一个病区的护理编制是65人,不够数的由协和西院区支援,但还是不能满足需要。而且西院区派来的护士轮换很密,只能一批批地培训新人。广西医疗队雪中送炭,曾充实过来35名护士,暂时缓解了缺人的窘况,后来他们被派往别处。他们前脚刚走,周雪贞马上就人员配备去磨协和医院西院区要求补人,并提出西院区本部支援护士不要轮换这么密。对方招架不住说:“你怎么那么爱计较?”周雪贞说:“这不是计较,我是为了保护病人的安全。”

一方面是严防死守,“咄咄逼人”,但另一方面却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她知道病人闷久了,容易情绪悲观,在病房也常看到患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言不语,很不利于康复。她让队友多和他们拉家常,说些鼓励的话,打开他们的心房;或做一些有温度的触碰,比如拍拍手和肩,也是一种慰藉。

一天,周雪贞正在隔离病房,一位护士把她拉到一边,兴奋地说:“主任,有位病人的心率高达140,我给聊到90啦!”该患者表现比较焦虑,这名有心理学知识背景的护士耐心开解,竟然比药还管用。感激之下,患者拍了张亲密合影发给自己的丈夫看。夜深人静时,形单影只,她又觉得心乱,就把白天的合影拿出来端详,情绪很快平复了下来。

“这说明护理病人陪伴和安慰也很需要。”周雪贞强调。

因此,小林漫画被请进病房,一张张贴在墙上,这些都是药。她还和黄春荣护士长一起开辟了一面用一张张A3纸贴起来的心愿墙,让护士每天发一张后方寄过来的漂亮小贴纸给患者写下每日心愿贴到墙上,护士给予回应。密闭的隔离生活变得流动起来,护患互动,沟通交流,情绪的表达也变得炽烈:

“感谢你们,我会好起来的。”

“樱花开了吧,想去看看。”

“看不到你的脸,却看到你美丽的眼睛。”

……

这样的沟通,让护患关系变得有点甜,病人出院时,还特别点名要感谢她们。等到出院,回望自己的心路历程,苦难都将成为过去,伤痕得到抚平。

 

看到护理的专业价值

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不吃不喝在病房里穿梭,可想而知是多么难受和危险。但周雪贞更愿意待在隔离区,她说:“在这里我更心安,能看得到我的病人是怎样,我的护士是怎样。”

在高强度的运转下,她的身体毫无掩饰地反抗起来。只要穿上防护服,就觉得缺氧,有种快要心梗的窒息感。腹痛、腹泻席卷而来,为防万一,她第一次穿上了成人纸尿裤。胃痛也时时发作,回酒店能吃点冒热气的饭菜,都是大大的满足。

这样的负重前行,体现在所有医护人员身上。4月4日,是逸仙医疗队援鄂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忙碌着转运完所有病人,大伙说拍张珍贵的合影吧,未料明晃晃的太阳一照,一名护理队员虚弱地昏倒了。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每天都要做到最好。

对于外界称誉的奉献和无畏,周雪贞更心心念念的却是应该看到护理人员所体现的专业价值。

“护理的工作落实好了,病人的肺功能恢复就快,住院时间会少,身体康复会好,这些都是我们专业的价值。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护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病人的生死。”

在其他医疗队陆续撤离时,有病人转到他们病区。整个援鄂期间,竟收到10个转入的压疮病人。周雪贞很惊讶:“我们的病人没有一个压疮,护理不到位会影响到医疗护理,一定要真正做到护理要做的一些东西。”

对此,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护理部的罗主任说:“逸仙医疗队对重症的护理是最好的,细致到位,病房管理也很干净。”因为护理工作扎实,与医生配合好,医疗队在接管重症病区后前6日,病人零死亡,一共救治新冠病人139人,治愈132人。

而在对抗新冠肺炎的过程中,能留下哪些宝贵的护理经验、感控经验,为以后的应急事件提供分享和借鉴,周雪贞认为这些才是值得研究的。她也支持ICU的几个护士长做相关科研,比如新冠病人如何锻炼对恢复呼吸功能更有效,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

 

有积淀方能有所为

为什么周雪贞这么强调专业价值呢?因为在很多人眼里,护理人员不过就是打针发药、端屎端尿的。

这样的偏见,在周雪贞心里也曾根深蒂固。年纪尚小时,妈妈带她上医院看病,指着一位打针手法娴熟的护士说:“这位姐姐可是大学生哦。”她当时还寻思:既然是大学生,怎么还去做护士呢?多年后,阴差阳错,她成了中山医科大学护理系91级毕业生,也“沦为”了一名护士。

她从小就向往部队,梦想却被身高和视力折翼;高考志愿填了临床法医学,结果调剂去了护理系;寄希望大学成绩优异可以转系,再次败给了护理人才紧缺不能改专业的现实。

参加临床工作后,她才真正体会到了护理专业的价值所在。护理对于病人的康复,以及提升整个生活质量起到很大作用,像伤口造口领域、静脉的治疗、盆底肌的训练、糖尿病的专科护理等多个方面,护理跟不上,身体康复就跟不上。而她两次出征一线,对此更深有体会。

然而,就目前而言,护理人员的专业价值普遍是被低估的,大众似乎也看不到“三分治疗七分护理”的重要性。要提高社会对护理行业的认可度,任重而道远。

首先,国家的政策层面要完善。护理已是一级学科,但大部分的人不知道具有医学专业背景的护士在获得相关资格证后也能出诊。实际上,大医院都有特色护理门诊,很多时候要挂护士号,像造口护理、糖尿病足护理等,但挂号费整齐划一,出诊号也没有体现资历、技术含量。在国外,像美国的护士有自己专科领域的处方权,国内出诊护士没有,只是解决一些专业疾病的医疗和护理需求。周雪贞说:“这些都制约了护理领域的发展,护理专业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得不到认同,认为有医生才有护理。”

周雪贞所在的医院,护理人员90%以上是本科学历,最近几年也有研究生、博士生可读,但因为社会地位和待遇都比较低,学校难招到人也是不争的事实。有一次,周雪贞求助自己的朋友给护士介绍对象:“你们那有没有合适的小伙子介绍给我们的护士啊?”朋友下意识问道:“没有医生么?”

另一层面,护理人员要主动体现自己专业的培养和价值。

“现在住院,可以看到照顾病人的大多是护工,护理人员成了甩手掌柜。”周雪贞指出,基础护理其实是必须要做的,这样才能观察病情和看护好病人。在工作中只有主动体现自己的专业能力,才能获得外界对你专业的认可。

在武汉重症病区,医护一体化查房时,有个上了呼吸机的病人,按照当时气道管理的专家共识,需要摇高病床,改换体位来减轻呼吸重荷。但是周雪贞一摇,病人血压马上直降,心率崩得很快。这说明病人不耐受这样的体位,她借机告诫护士一定要根据每位病人的实际情况来操作。“所有的经验和能力,只有亲力亲为,通过实践才得以锻炼和获得。如果自己只限于打针发药,无所谓专业的学习培养和积淀,那就只能承担所谓护工的那部分工作了。就如孟子所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与人巧。”周雪贞语重心长。

要改变现状,周雪贞说唯有保持“初心如磐,使命在肩”,而对于所有的雨过天青,更多的是可待。

 

点击阅读原文:

广东卫生在线(致敬 | 周雪贞:护理的专业价值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