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广州台G4出动】Ta 去武汉的日子:《婚约》

“你守护生命,我守护你”

疫情汹汹,让2020年这个春天变得非同寻常。在此之前,他们只是一对平凡的情侣,他是一名建筑设计师,每天和图纸打交道;而她是一名护士,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血液内科工作。两个人按部就班地依照人生的轨迹,平凡而幸福地生活着。

除夕夜,正是万家团聚时。已经回到老家过年的刘夏鹏,猝不及防收到梁玉婵的电话:我在机场了,今晚我要去武汉了。

没有好好送别,梁玉婵在家里拿上一件她送给刘夏鹏的衣服,便独自匆匆出门了。

2020年1月26日,这是梁玉婵抵达武汉后,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凌晨4点。武汉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偶尔经过的小猫。梁玉婵在她的视频日记中说道:没见过凌晨4点的广州,却见到凌晨4点的武汉,我希望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然而,现实容不得梁玉婵多喘一口气,便投入了战斗中。因为她所在医疗队支援的武汉汉口医院,是一家三级乙等医院,并不具备大规模收治传染病人的能力。但是这里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不到3公里,因此疫情暴发前期,这里已经收治了大量有发热、肺炎等症状的疑似病人。

由于病人太多,病区的医疗垃圾堆成小山。梁玉婵和她的同事们,除了要做好本职的医务工作,还要兼顾大量的清洁工作。就连搬氧气瓶这种体力活,也要亲自上阵。

但这一切,梁玉婵从来都不会跟刘夏鹏说,她说得最多的是:“平安,勿念。”

时间去到了2月2日,2020年的这一天,是不少打算结婚的人,相中的领证好日子。在战场上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的梁玉婵,到了这一天,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本是她和刘夏鹏商量好去登记结婚的日子。而她自从到了武汉以后,便把这件事彻底忘了。这一刻,她满心愧疚。

 

“因为来前线,是我自己很想做的一件事,是我的职责所在。但是,当我决定要做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要和他商量一下,因为这个决定,不仅是影响我,也会影响他。”

“你穿上婚纱一定很漂亮,但现在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你,也很漂亮”

从老家回到广州的刘夏鹏,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新屋,一开始很不习惯,因为有梁玉婵在家的生活,总是充满欢声笑语。但慢慢地,他在这份孤单中,整理起思绪:在后方的我,可以为她做些什么?

疫情每天都在变化,刘夏鹏不知道何时是尽头,不知道梁玉婵什么时候能回家。他也不敢多问,怕打扰她的工作。只是每天保持视频通话,有时候两人就是开着视频,各做各事,看到她平安,便稍微安心。

原本小确幸的生活,被疫情捣乱得一塌糊涂,刘夏鹏一天天数着日子过,回想起没能好好去机场送梁玉婵,他感到很遗憾,他希望自己能好好迎接她回家。

于是,一个想法开始萌芽了……

他开始张罗布置,先把新家按照梁玉婵的喜好装点起来:把梁玉婵拍摄的风景画装裱挂在墙上、将两人的甜蜜合照贴在小黑板上、买几盆花把阳台布置得充满生机……

一动一静,刘夏鹏这样形容两人的性格。他们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后来因为有共同的爱好,慢慢走在一起。在生活中,很多事都是梁玉婵在“带节奏”。刘夏鹏喜欢梁玉婵对生活那份积极乐观的态度,这样的乐天派性格,和他能够互补。

两人的生活态度是随遇而安,不会太重视仪式,当初选定2月2日去领证,也只是因为这个日子听起来很不错而已,而在此之前,刘夏鹏并没有向梁玉婵求婚。

原本两人约好过完春节,就去买钻戒、挑摄影师约拍婚纱照,但这一切,在疫情面前,都显得那么地未知、遥远。

刘夏鹏暗暗决定,要给梁玉婵一个难忘的求婚,日子,就定在她回家那一天!

3月22日,梁玉婵终于回广州了。刘夏鹏一收到消息便赶去机场。他捧着鲜花,远远地在停机坪外围张望,寻找着梁玉婵的身影。然而,两人未能见上一面,医疗队在停机坪便直接上了大巴,去集中休整14天。

所幸14天,很快便过去了。

在医院大楼前,接医疗队回家的大巴门一开,便是感人的相聚时刻,刘夏鹏和梁玉婵,紧紧相拥,一切的思念,尽在不言中。

 

“梁玉婵,今天是第72天,你终于都回来了。我不想再错过你在我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想和你去拍婚纱照,我想和你去拿证,我想和你过完这一辈子,你愿意嫁给我吗?”

刘夏鹏单膝跪地,对梁玉婵许下了郑重的婚诺。

梁玉婵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场求婚仪式,因为他们都不是有“仪式感”的人。因惊喜而短暂晕眩的梁玉婵,意识到这是真真切切的一幕,她含泪答应了。

戴上婚戒的那一刻,两人再次拥抱,梁玉婵看着婚戒,轻轻说了一句:“戒指买大了。”

是啊,去武汉73天,她足足轻了10斤。

回到两人的小家后,梁玉婵看着新家布置得整洁有序,很是感动,她没想到,在她离家的日子,刘夏鹏原来那么用心地守护着他们俩的家。

73个日日夜夜,已经拉长了一生的想念。

阔别重逢,生活继续回归平静,两人又像从前那样,过上了小确幸的日子,平凡而普通。

曾经习以为常的幸福,经历了疫情,更有了不一样的感悟。这大概是平日里,习惯了对彼此的宠爱与依赖,此刻才有了恍若隔世的感慨吧。

他们曾在彼此守望中,共担甘苦,当幸福来敲门时,他们只会更加热爱。

 

导演手记

“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

我与这对情侣的年纪相仿,他们有着我很熟悉的广东人性格----朴实、平和。梁玉婵,就是最常见的广州女孩,勤奋、乐天、幽默、爽快,采访中,每每会被她逗笑。

我问她去武汉害怕吗,她说很害怕,但很快就会忘掉,因为大家都认真投入,就不会分心想太多。

“有过崩溃,独自一人痛哭的时刻吗?”

她说,有过那么一次。我以为是跟工作有关,谁知道竟然不是,她的回答让人感到意外而心疼。

那是她刚去武汉一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她刷朋友圈,看到一位朋友晒出了一碗鸡汤的照片。梁玉婵看到后,憋不出,哭了。

她说,刚去到武汉时,吃的饭菜都是辣的,很不习惯。那碗鸡汤,让她第一次想家了。

在梁玉婵的身上,我看到了平凡却伟大的一面,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说只是上班的地方换了而已。

而刘夏鹏,暖男一枚,默默在梁玉婵背后为她打点好一切。浪漫不是他的特长,但他把与梁玉婵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过得像情人节一般。知道梁玉婵挂念那一口鸡汤,在接她回家的那天,一大清早就起来熬鸡汤、煮猪脚,把日子过得实实在在。

我也曾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你害怕吗?

他说,就算害怕也不能让在前线的梁玉婵担心,不能给她添乱。自己就在后方默默地守护着她,每天关注武汉的消息。打开手机,第一时间就是看新闻,甚至连随医疗队上前线报道的记者名字也如数家珍。

他也不怪梁玉婵当初没跟自己商量,便上了前线,必须无条件支持她的选择,因为就像梁玉婵说的那样:先有大家,才有小家。

一个国家的非凡成就,总是由点点滴滴的平凡构造。平凡的人,做着伟大的事,这是《婚约》想要说的故事。

 

【记者】袁婷婷

 

点击阅读原文:

广州台G4出动(Ta 去武汉的日子:《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