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信息时报】许可慰:投身这场战疫,终生难忘

若有战,召必应。2月6日晚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组建医疗队驰援武汉,当晚一支131人医疗队在短时间内组建成功。十九大党代表、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许可慰挂帅出征,带领队员驰援武汉。

2月7日出发时,广州的天空下了点小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许可慰说,“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但作为战士,他们没有时间休整,更没有时间感叹,而是一上战场就扛起“枪”进入“战斗”。他们接管武汉协和西院的重病病区,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抗争,抢救生命。他们誓言:“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58天过后,这支医疗队完成国家交给他们的任务,结束“大考”。再回望这段经历时,许可慰说,“作为医者,我们投身这场战疫,终生难忘”。

 

谈出发:

身为一名“老医生”应该到前线去

2月6日晚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组建医疗队,且要求24小时内抵达武汉。此前,该院于1月24日已派出首批20人规模的医疗队驰援武汉。

短时间内再组建规模131人的医疗队,也让许可慰感受到了一种“战时”的气息,他主动请缨,第一时间报名。44岁的他说,身为一名“老医生”,应该到前线去。

当晚,该院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组建成功,代表国家队出征,许可慰临危受命,成为了这支医疗队的队长。他知道的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他要成为最前线的“主心骨”,但并不知道此去会是多长时间。

2月7日,他率队出发。如何带好队伍打好仗?从飞往武汉的航班上,许可慰就召集医疗队核心队员讨论即将支援的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简称武汉协和西院)重症病区的计划和工作思路,以保证飞机抵达武汉后马上能投入战斗。在万米高空上,他制定出了工作思路,对队员们进行分工分组,明确各自职责。

“我们接手的是武汉协和西院的重症病区,没有时间去休整、准备,一来就上了‘战场’,扛着枪就要能‘打仗’!”许可慰说。2月8日晚,许可慰带领医疗队入驻的武汉协和西院重症病区开始收治第一位重型新冠肺炎病人;开区36小时内,50人的病区都收满了。与此同时,医疗队负责护理工作的另一个重症病区也收满了病人。一抵达武汉,队员们就投入了满负荷工作中。

 

保后勤:

保护好队员安全关口

降低队员“非战斗性的耗损”

驰援武汉,作为医护人员的职责是救治病患;作为医疗队的队长,他要保护队员的安全。他为队员制定“四不”防护铁纪。防护用品不达标准不入病房、防护培训考核不过关不入病房、防护穿戴不合格不入病房、下班后各自隔离不串门。

在进出隔离病房前,许可慰则要求,医护人员要“两两一组”,互相监督、互相帮助,避免遗漏微小的细节,降低院感风险。许可慰说,“一定要做好细节、把好关口,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

医疗队上岗前期,很多工作都需要慢慢摸索并优化方案。许可慰发现,队员进入隔离病房前共用更衣室,多支医疗队的交接班会“撞期”,下班后疲惫不堪的队员等了两个小时才进入清洁区,导致无法赶上回驻地的班车。许可慰得知情况后立即与其他医疗队协调,通过精确计算穿脱防护衣的时间,实行“错峰下班”,协调通勤车发车时间,大大保障了队员返回酒店的时间。与此同时,许可慰提议成立互助小组,一旦有下夜班后赶不上回驻地通勤车的队友,负责应急接送的交通组就能第一时间接送队友返回酒店。许可慰表示:“我们要最大程度降低队员们的‘非战斗性的损耗’,一分钟都不能多等!”

每天,许可慰的手机电话铃声和微信消息不断。驻地酒店和医院里,他东奔西走,不知疲倦地快速在不同的会议中穿梭。一天24小时,许可慰几乎一刻也停不下来,每天休息时间不足5小时。医疗队员、麻醉科林道炜副教授说,“到武汉后,为保障医疗工作顺利进行以及医疗队的后勤供应,他亲力亲为,通宵达旦、不知疲倦。”

 

谈施救:

个性化施救

为武汉患者带去“逸仙方案”

在接管病区后,医疗救治工作稳步推进。许可慰介绍,医疗队30名医生由来自呼吸科、ICU、急诊科、麻醉科等科室的医生组成,分为6个值班组,每个班次搭配合理,多学科合作打好“配合战”。100名护士们则化身为“全能护士”,不怕苦不怕累地完成“护理+护工”的全部工作,兼顾耐心倾听患者心声,为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作为队长的许可慰同样深入最前线,了解患者救治情况。他每天召集医疗队核心成员讨论每一位重症患者的病情进展情况,结合上级专家小组提出的医疗指引,为每一位重症患者制定个性化综合治疗方案。“新冠肺炎的患者,往往合并有慢性基础病,这些基础病如果控制不好,往往会加重病情进展,因此我们对所有病人一定要重视患者的基础病,而不是仅治疗肺炎本身。”许可慰介绍,疑难重症、危重症是医疗队关注的重中之重,医疗队通过紧密联系医院大后方专家团队,利用远程会诊平台共同为危重症患者进行会诊,提出个性化的综合强化治疗方案,为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带去“逸仙方案”。

2月18日下午,这支医疗队接管的病区,首批4名患者康复出院。 “出院前我最想对医护人员说一声谢谢,感谢你们救了我一命,是你们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51岁患者朱阿姨是此次4位出院患者之一,她在出院前对医护人员表达了感谢。朱阿姨在住院前,她的丈夫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住院期间又得知自己在广东的哥哥也突然去世,朱阿姨的情绪非常低落,对自己的康复也失去信心。医疗队员们了解到朱阿姨的情况后,多次为她进行情绪疏导,帮助她重建信心,以积极的心态面对疾病。

随着救治工作的深入,许可慰针对危重症患者,更是创新自建“逸仙ICU”,“集中火力”加强对危重症患者的深度救治,大大提高了危重症患者的治愈率。

3月8日,是医疗队驰援武汉“满月”的日子,许可慰发了一条朋友圈,“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亦是他对抗疫的一种宣誓。

 

医身心:

让患者感受到医者的温度

让队员感受到“老大哥”的关怀

这支医疗队不仅医病、医身,更医心。许可慰说,“我一直认为,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你为病人好,他一定能感受到。”他发动党员、团员,将自己的补给品捐赠给需要加强营养的患者;他批准购买一批弹力乒乓球训练器,由医疗队队员们带领患者在病房里开展趣味乒乓球等适度锻炼,以增强体力、加速康复;成立“青年突击队”,制作温馨“加油卡”,给患者带来精神鼓舞。

许可慰进入病房,会和自己查房看望的所有病人握手。“这不是慰问式握手,而是要让他们感受到医者的温度,这个简单的动作都会给病人信心。”许可慰认为,在重症病区开展救治工作,除对症下药外,关注病人的心理诉求也是临床医生的重要工作。“我们是临床医生、护士,什么叫临床?就是要到床边去关心观察病人,充分了解病人的病情,及时疏解病人的紧张情绪。”

患者需要医心,而作为前线医疗队员同样需要心理疏导。前线工作压力大,强度大,每天工作10小时是常态。一些医疗队员也会出现焦虑失眠,如何缓解?许可慰让队员们在遵守疫情管控的前提下,以党群小组为单位适当开展一些文体活动,如做广播体操、跳绳、打羽毛球,舒缓队员身心。有时,他还要化身“知心大叔”,定期找队员们谈心谈话,倾听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跟年轻队员一起侃大山,用幽默的方式帮他们“消化”压力,以饱满的情绪重新投入战斗。

在队员眼里,他不仅是医疗队的领队,是总指挥,更是大家的家长,是医疗队的“老大哥”。

 

谈经历:

58天“大考”结束

终身难忘的经历

4月5日,许可慰带领医疗队131名队员圆满完成支援任务,平安返粤。在他的带领下,医疗队累计收治114位新冠肺炎患者,重症占比超过90%,重症治愈率超过92%。所负责病区在国家卫健委督查组、协和医院多次抽检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当飞机从武汉降落在广州时,许可慰说,飞机落地后,看到领导、同事们熟悉的面孔,他和队员们都难掩激动的心情,流下热泪。“两个月前从广州出发时,我向所有队员承诺,要把他们一个不少地平安带回来。”诺言实现了,对许可慰来说,如释重负。他说,“58天前,我带领这支131人队伍出征的时候,疫情非常紧张,队伍是紧急组建的。能不能非常好的完成这项国家任务?我当时也是忐忑不安。尽管我们一定要努力去把这件事情做好,但是没有经过‘大考’,我们不敢说一定能够做到最好。”经过重重考验,在这场“大考”中医疗队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他咬紧的牙关终于松了一口气。

4月19日,医疗队结束休整回到医院。许可慰说,两个月来,医疗队员们守望相助、齐心协力,上班期间经常不吃不喝10个小时,到了晚上,不少队员们还在病区微信群彻夜参与病人救治讨论。58天,医疗队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这项支援武汉抗疫的国家任务。作为医者,许可慰说,“我们投身这场战疫,终生难忘”。

 

【记者】黄艳

【通讯员】张阳 刘昕晨

 

点击阅读原文:

信息时报(许可慰:投身这场战疫,终生难忘)

信息时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长许可慰主张个性化施救,他为武汉患者带去“逸仙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