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援疆

点亮生命的曙光 ——我院生殖中心援助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工作纪实

    有人说,人世间没有什么声音比婴儿的第一声啼哭更动听。可是,对很多不孕不育的家庭来说,能等来这一声婴啼却是一种奢求。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就是这些家庭的最后一线希望。

    然而在新疆地区,由于技术有限,2019年以前整个自治区内只有乌鲁木齐有辅助生殖技术。需要助孕的患者只能到乌鲁木齐就诊,不仅路途遥远,而且还需多次往返,途中稍有不慎便会有助孕失败的风险。2018年,我院援疆专家超声科狄娜医师,在喀什援疆期间得知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后简称:喀地一院)正在筹建生殖医学中心,但由于人员资质、观念落后、设备短缺等问题,创建工作进展缓慢。在她的协调和邀请下,我院生殖中心杨冬梓教授来到喀地一院进行相关工作调研,为该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建设提供了指导。

    为了更好地帮助喀地一院筹建生殖医学中心,2019年3月,我院专门选派生殖中心李瑞岐医师到该院辅助生殖科进行为期一年的帮扶。李瑞岐医师一到喀什,便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他详细了解了医院辅助生殖科的人员情况,科室布局以及医务人员现状,第一时间撰写了《关于成立生殖医学中心的可行性评估》报告。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他从完善科室的各项制度、规范操作流程出发,立足眼前,精准谋划,向喀地一院院领导积极申请购置所需设备。在他的精心准备和后方医院的帮助下,2019年6月,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正式成立并开始接收患者。该中心也是南疆地区首个生殖医学中心,弥补了南疆辅助生殖技术的空白,也为喀什地区不育不孕疾病的诊疗提供了专业平台。

    短暂的喜悦后,李瑞岐医师便开始思考如何提高生殖医学中心科研水平和学科建设的大问题。此前,生殖医学中心未获得过科研基金项目。他来到喀地一院后,了解了各项课题的申报时间点,对在科室内收的两名“徒弟”开展了文献检索、数据收集、统计以及标书撰写等方面的培训。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两位“徒弟”顺利完成两份标书,申报了喀什地区科技计划项目,通过院内和地区的多轮评审,其中一份获得了喀什地区科技计划项目的资助,另一份获得了院内基金资助,这也是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第一次获得科研基金项目,使科室在基金资助方面实现了零的突破。同时,他还协助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申报医疗新技术一项,手把手指导开展精子形态学评估技术,现已应用于临床。去年9月,李瑞岐医师认为一年援疆时间太短,加上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也才刚刚起步,他便申请成为了喀地一院博士后工作站的博士后,将在未来2-3年继续为喀地一院的发展助力。

    杨冬梓教授一直心系喀地一院的发展。2019年6月12日,她与生殖中心主任张清学教授、产科陈慧教授受邀再次来到喀地一院进行义诊和讲座。此次医疗帮扶活动结束后,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还特聘请杨冬梓教授为客座教授,聘请张清学教授为生殖医学中心名誉主任。在之后的几个月里,他们从广州出发,多次到喀地一院开展帮扶工作,通过学术讲座指导喀地医院博士后进站开题和生殖健康中心预评审前期准备工作,帮助当地培养相关人才,并在学科发展方面给予支持和建议。

    从去年5月开始,我院生殖中心还与喀地一院间建立了远程教学系统,每周二由后方专家就辅助生殖技术进行远程教学,帮助当地医生学习新技术。借助互联网技术,两个相隔万里之外的生殖中心实现了互联互通,两个万里之外的医学中心也因“援疆”实现了定期的远程培训。除远程教学外,我院还为喀地一院开设了微信业务咨询群,让当地医生可以随时就工作中遇到的疑难病例与广州专家进行咨询和讨论。2019年9月,在我院的帮助下,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负责人进修了辅助生殖技术,回到喀什后将进一步帮助喀地一院培养相关专业人才。

    在我院的精准帮扶下,如今的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已经能够独立开展输卵管造影、排卵监测、精液常规检查、精子形态学检查等常规检查。2019年门诊总量已达到3.8万人次,科室收入较2018年增长了87%。

    今年1月20日,喀地一院生殖医学中心还迎来了夫精人工授精技术(AIH)试运行国家组评审,我院张清学教授、援疆专家李瑞岐冒着大雪,再次来到喀什,帮助喀地一院准备评审工作。评审过程中,专家组对喀地一院生殖中心夫精人工授精技术试运行所做的准备和已具备的工作基础给予充分肯定,并对全体医务人员的工作热情和团队凝聚力给予了高度评价。这标志着南疆地区生殖医学事业翻开了历史性的一页,人工授精技术的开展填补了南疆地区的技术空白,为更多家庭点亮了生命的曙光。

    边疆生殖医学的建设与发展离不开无数援疆医务工作者的付出和奉献,他们舍小家而为大家,舍小爱而成大爱,将先进的技术、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毫无保留地带到边疆土地上,给受到不孕困扰的家庭带去了幸福和希望。(文/中山大学官微  图/中山大学官微、党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