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大公报】七尺男儿忍不住哭了

出远门到武汉的这两个多月,女儿从只会哼哼的小孩,到如今已经牙牙学语。四岁半的儿子,也已经懂得学着大人的样子,在视频裏奶声奶气、一板一眼地告诉梁成:“爸爸,你要挺住!”

“回到家裏,只想好好抱一抱家人。”梁成还记得,出发前那天是除夕夜。临别依依,太太怀抱着女儿,眼裏满是不捨。儿子也彷彿突然有数不尽的话缠着说:“爸爸,你多久回来?”“爸爸,加油!”“爸爸,我会在家裏照顾好妈妈和妹妹!”

 

疫情过后带家人赴汉

在离开武汉的时候,当地已经春意盎然。听说武汉大学的樱花开得很灿烂,由於情况特殊,梁成无法亲眼目睹初春满树红粉的盛景。“等疫情过去之后,我会带着太太、儿子和女儿,一起到武汉看看,除了樱花之外,还要带他们到汉口医院、酒店看看,那是爸爸奋鬥过的地方,那裏和别处不一样。”

梁成说,回到家裏,他会跟孩子诉说在武汉那难忘的一幕。有一次,他和同事刚下班走出医院不远,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喊。在附近一座社区居民楼,大概18楼高的地方,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从窗户探出脑袋,用力地朝他们挥手,扯着洪亮的嗓子朝楼下大喊:“感谢你们!我不能下楼,只能那麼远地看着你们,很感谢你们,这麼远过来帮忙!”

那是下午,太阳西斜,抬头看着楼房裏晃动的人影。即便是七尺男儿,梁成也有想哭的衝动。“虽然没有离开过医院和酒店,但我看到了武汉不一样的风景。”

 

点击阅读原文:

大公报(七尺男儿忍不住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