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新华社】治疗新冠肺炎,抗疟老药派上新用场

3月28日,美国食药监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针对新冠肺炎药物的紧急使用授权,磷酸氯喹和硫酸羟氯喹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氯喹这种抗疟老药,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在此次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中,中国科学家率先提出了将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设想,并且在临床试验中证明了其疗效,后被纳入国家卫健委的诊疗指南中。目前,针对氯喹的国际合作正在逐步展开。

 

非典之后:氯喹如何从幕后走向台前?

作为中国国内首次提出用氯喹治疗患者的医生,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江山平在过去两个月里紧张忙碌。

他所在的这家医院创建于1835年,是中国最早的西医医院,也是孙中山曾经从医和进行革命活动的地方。2003年非典时期,这里的“中山楼”收治了104名被SARS感染的医护人员,其中一名救护车司机最后不幸去世。

“代价惨痛,异常悲壮。”回想起这段经历,江山平这么形容当时的处境。作为一名在一线治疗病人的医生,疫情过后他密切关注着SARS的科研成果。

2004年,比利时鲁汶大学的一篇论文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篇论文提出氯喹能够抑制SARS病毒。2005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另一篇论文,从细胞层面上证实了氯喹之所以对SARS病毒有抑制作用的机理。

“SARS病毒和新冠肺炎病毒都属于冠状病毒,相当于是一个家族里面的兄弟姐妹。对SARS病毒有效的药物,能否对新冠肺炎病毒也起作用呢?”江山平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1月27日,在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主任徐涛院士主持的紧急科技攻关会议上,科学家们共同提出了将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设想,得到了政府部门和医院的支持,决定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这家珠海市新冠肺炎收治定点医院开展临床试验。

 

困难重重:氯喹的抗疫疗效如何显现?

不过,科学家们首先要面对的一个难题是,没有药。在我国,疟疾已经基本被消灭,因此作为一种抗疟疾的老药,很多药厂已经停止生产氯喹,很多地方也基本没有储备。

“我们四处寻找,在广东只能找到260片氯喹,如果首批要对十个病人开展临床试验,至少需要400片。”江山平着急了。

在了解到这一困难后,有关政府部门从其他省市和巴基斯坦紧急协调了30多万片氯喹,解决了药物短缺的问题。但之后,另一个问题也相继而来。

“氯喹是一种毒性较高的药物,如果使用过量,可能导致严重不良反应甚至致人死亡。如果使用过少,又可能发挥不了疗效,它的治疗窗口比较窄。”江山平说。

科学家们努力查询到了磷酸氯喹能够导致毒性的最小剂量,这为其在患者身上用药提供了指引。

当时,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收治了30多例新冠肺炎患者,1月30日就入住了10个病例。在服用磷酸氯喹治疗后,这10个病例核酸检测平均转阴时间为6.1天,证明了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

科学家们立即向卫生健康部门通报了这个成果,得到了决策者的重视。2月19日,磷酸氯喹被纳入了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尽管如此,由于氯喹的毒性,这种药物一度在业界引起质疑。2月27日,为确保该药在临床使用中更加安全有效,国家卫健委组织专家对磷酸氯喹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用法用量进行了调整和细化。

这期间,江山平承担了巨大的压力。他说,“如果有病人因为服用这种药物而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甚至死亡,那我们也难辞其咎。但不管是医院还是政府部门,都鼓励我们在确保患者安全基础上,积极尝试。”

随着更多病人接受治疗,氯喹的疗效也得到了进一步证实。截至2020年3月4日,累计入组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120例,服用药物后咽拭子核酸检测转阴患者110例,平均用药后4.4天转阴,无1例发展为危重型,未发现严重不良反应。

 

揭示氯喹秘密还需更多国际科研接力

在广州白云山光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一瓶瓶磷酸氯喹片正在生产线上紧张地传送。由于时间紧急,这个药的包装没有经过任何美工设计。

这家具有氯喹生产批文的药企已经停产氯喹20多年了。2月初,当氯喹可能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的消息传来后,药厂紧急安排了20多名技术人员加班加点改造生产设备,两周内就实现了对磷酸氯喹的复产。

“我们现在最大日产能已经达到每天200万片,完全有足够能力满足市场供应。”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张春波说。

截至3月25日,该公司已经与18个国家联系,并且已经向印度尼西亚出口了30万片磷酸氯喹。伊朗、文莱、塞尔维亚已经表示出合作意向。

事实上,氯喹已经获得全球范围内多个组织和国家的关注。3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一项名为“团结”的大型全球性试验,以寻找是否可以用已知的药物治疗新冠肺炎。在世卫组织关注的四种最有希望的疗法中,包括了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与此同时,英国牛津大学已经宣布针对该药开展万人规模的临床试验。

“当我们提出氯喹治疗方案时,完全没有想过这个药物现在能够在国际上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江山平说,“但要不是有那些国际上发表的论文,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是国际科学家们科研接力的结果。”

虽然氯喹的疗效已经在中国被初步证明,但国际科学界对氯喹的疑问还远未得到解答。在美国,发生了民众误服具有氯喹成分的鱼缸清洁剂致死的悲剧,给氯喹的正确用药敲响了警钟。一些业内专家认为,针对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问题依然需要开展更细致的研究。

江山平说,有些国家的科研人员也已经跟他联系,询问氯喹的治疗方案。“期待跟国际同行进行更多的科研合作,把氯喹的科研接力继续进行下去。”

 

【记者】马晓澄、荆淮侨

 

点击阅读原文:

新华社(治疗新冠肺炎,抗疟老药派上新用场)

健康养生周刊(广东抗疫专家江山平:老药新用抗疫魔,频出奇招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