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南方都市报】广东抗疫专家江山平:危重症专家 首倡用氯喹对抗新冠病毒

从1月27日开始立项,启用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到小规模应用了10人治疗,用平均6.1天就让新冠肺炎患者病毒检测转阴。再到全省较大范围的对120名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用药治疗,取得了平均4.15天的转阴效果。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江山平在此次抗疫期间,一直和一款问世70多年的老药-磷酸氯喹联系在一起。

在网红药辈出的新冠疫情期间,磷酸氯喹到底有没有效?从国外一系列的反馈就能看出端倪。3月28日,美国FDA紧急授权全国临床医生可以超说明书范围应用磷酸氯喹、羟氯喹治疗新冠;法国专家稍早前也验证了氯喹治疗新冠的效用……

江山平,是全球范围第一个倡导使用氯喹对抗新冠肺炎的临床专家。3月31日午间,他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透露,在第一期验证阶段,广东全省汇集到的药品数量都不够支撑10个人的治疗,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后,又集全省之力全球范围内找药,并火速授权省内药企生产。

“药品是抗疟疾的老药,一来我们广东早已消灭了这种疾病,再则这款老药极度廉价,几乎没有药厂愿意生产。最后是广东省动用力量从兄弟省份购进了40瓶,完成了一期试验。随后又从巴基斯坦购买了30万片,这才取得了最后的验证结果。”

 

立项:源自所在医院对冠状病毒有着深刻的体验

“17年前的那场因为冠状病毒引发的SARS,对于我们医院带来的伤害和体验太深刻了”,在江山平教授所在的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内,当年的一个超级传播者,就造成了医院104名医务人员中招,而且造成了医院车队司机牺牲,是广东省在抗击非典战争中最早殉职的医务人员。

这段记忆对于江山平如烙印般深刻,他所在医院虽非来自省、市定点收治医院,但在获悉疫情再次源于冠状病毒时,他第一时间就启动了《氯喹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疗效评价》科研立项。

江山平回忆,SARS后,全球科学家仍然将相关药物开发工作持续了好几年时间。2004年,比利时科学家最早发现了使用磷酸氯喹(也称为氯喹)对SARS冠状病毒有明显的抑制作用。随后,美国CDC也对氯喹抑制SARS冠状病毒的作用机理进行了深入研究。“科学家还进行动物实验,虽然发现药物对病毒转阴没有统计学的意义,但对疾病的进程还是有积极作用。”

源于国外三篇高水平论文,江山平对氯喹能够抑制冠状病毒有了深刻的印象。“SARS冠状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同为冠状病毒,说不定氯喹也能对新冠病毒有较好的抑制作用。这是有科学研究基础和理论依据的,我们的立项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

1月27日,由他领衔、负责的立项申请书,报到了由徐涛院士牵头的新冠肺炎疫情科研攻关组。立项前5天,我国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并按甲类进行管理。那一天,全国报告的确诊病例数为2840例,疑似病例超过5790例,新冠疫情仍处于快速爬坡阶段。

 

缺药:老药新用面临的最大问题竟在于此

江山平教授迅速联系珠海市的定点收治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并明确了实验组、对照组的入组规模和对照组使用的药物。“第一阶段验证,我们计划入组10人应用氯喹治疗,而对照组使用的药物则为另一款抗病毒药物柯立芝。”

作为一款治疗疟疾、发明超过70年的老药,随着疟疾这种蚊虫媒介疾病的消灭,许多药厂都不愿生产氯喹这种廉价药物。江山平一开始就不得不面对立项后的第一大难题——缺药。

全省仅有省疾控储备的260片磷酸氯喹,到整个治疗的后期,这260片药物不够10名患者的持续用药。“最后省政府紧急从安徽阜阳兄弟城市调用了40瓶,赶在有停药风险前,保障了第一阶段小范围的临床验证。”

江山平表示,用药方案中,包括患者每天的磷酸氯喹摄入量——500毫克,每天两次,比常规抗疟疾用药剂量更大。“我们也专门进行过实验室检测,服用这一剂量后,患者的血药浓度是符合抗病毒效应需求的”。

小范围验证,观察到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9个入组的病人很快就出现了病毒转阴,全部10名患者的平均转阴时间只用了6.1天。而柯立芝组的患者,平均转阴时间则超过10天。在抗击新冠病毒方面,氯喹取得了完胜。

结果报告上报后引起高度重视,2月7日,广东省科技厅、卫健委联合组织由钟南山院士主持,全省10余家医院共同协商,多中心协作研究氯喹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效应。为解决缺药的问题,广东省将采购氯喹的触角延伸到了国外,最后在巴基斯坦找到了生产厂家。巴基斯坦的药厂一次性就将超过30万片的库存药物送了过来。另一方面,也开始指定药品生产企业火速恢复生产磷酸氯喹。“工艺、配方、原料药都不复杂,广药集团很快就恢复了这款老药的生产”。

 

羟氯喹可能也有效 不少兄弟省、市也有应用

有了药物,项目很快进行了更大范围的应用阶段。此次入组的120名患者,涵盖了轻型、普通型和少量的重型,氯喹的表现依然抢眼,病毒转阴的时间只用了4.15天。在钟南山院士的主持下,氯喹的这一表现很快就进入到了第六版诊疗方案当中。推荐的用药时间是10天。而120人入组的结果出来后,第七版就修订为7天。

至于氯喹的不良反应,课题组也进行了观察。“使用500毫克氯喹治疗时,患者出现恶心、腹泻、腹痛的消化道不良反应率是10%。但有些氯喹是用量加大一倍后,这类消化道不良反应的几率会增加到20%。没有严重不良反应发生。”

江山平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在国内,云南、河南等兄弟省份肯定采用了氯喹来进行新冠肺炎的抗病毒治疗。另外一些兄弟省份,则可能使用的是羟氯喹来进行治疗,而且也能观察到明显好于其他抗病毒药物方案的疗效。

羟氯喹(硫酸羟氯喹)此前更多用于免疫系统疾病的治疗。“虽然都叫氯喹,但前期的理论研究也好,我们的临床验证也罢,都只是证明了氯喹有效。”

美国时间3月28日,美国FDA紧急授权全美的临床医生,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时,可以超说明书范围使用氯喹和羟氯喹。而此前,美国能够享受到这一待遇的药物,则是一直以来网红的不能再红的“瑞德西韦”。

江山平告诉南都记者,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究工作也将持续进行下去。“在由宋尔卫院士负责的中山大学医学团队中,也确定了8个攻关方向,新冠药物的研发和作用机理研究,就是其中一大方向。”

 

现阶段重点依然是防范超级传播者

江山平所在的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科,原本有14名呼吸科专家,支援湖北一线第一批就去了3人去支援武汉汉口,第二批又去了3人支援武汉协和西院区,一人待命准备出征境外接收归国华人、华侨,2人去了发热门诊、隔离病房支援。剩下的专家团队,甚至不足以支撑一个病区的运转。

“我们的病区甚至都无法开区,还得等支援汉口医院的3名医生结束休整后才有可能。”即便如此,医院仍然承担筛查工作。此前报告的潜伏期达24天的迟发病例,其实就是我们医院就有的类似病例。患者1月22日从湖北来粤,2月15才出现症状,一查,一家六口中,四人确诊,其中一人还是一发病就成了重型。”

每周除了2次门诊外,江山平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当下的疫情。“治疗新冠肺炎尤其是重症、危重症的关键,还是在于保护患者的核心器官功能。比如肝、肾、心、脑,至于用什么手段,大家可以采用不同的方向。”他告诉记者,意大利当前之所以出现超过10%的高死亡率,和当地老龄化程度高有着莫大的关系。新冠肺炎引发的死亡,在全球其他国家还是比较稳定的。

对于人们都很关注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江山平认为,关键还是要将能够筛查出来的确诊者都筛出来,尤其是进入到境外输入为主的阶段后,关键点还是在于防范超级传播者的出现。英国帝国理工曾经进行过相应的验证,如果一个城市接连出现了四个超级传播者。那么这个城市对于疫情的防御体系,将整体崩溃。

“目前欧、美出现的疫情快速上升,可能就有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林伟吟 张阳

 

点击阅读原文:

南方都市报(广东抗疫专家江山平:危重症专家 首倡用氯喹对抗新冠病毒)

南方都市报(全球第一人!广东专家“紧盯”氯喹,倡导氯喹介入新冠肺炎治疗)

南方都市报(全球首个提出用氯喹治新冠肺炎的专家差点因缺药完不成临床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