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南方都市报】战疫日记:帮母亲分装好30天的药后,我奔赴武汉前线

一直认为,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冲在抗疫前线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2月7日,元宵节前夕,我随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第二批医疗队奔赴武汉,进驻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开展医疗援助工作。转眼间,我来武汉已超过40天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初起时,我就成了医院临床救治新冠专家小组的成员,参加了医院的疫情防控工作。得知医院在除夕夜派出第一批医疗队支援武汉时,我加入了医院第二批支援武汉的预备队,做好随时奔赴前线抗疫的准备。

前往武汉前,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与我相依为命的老母亲。母亲刚做完双膝关节置换术没多久,平时生活起居她都需要照顾。但在接到赴武汉一线的通知后,我并没有向组织提出什么要求,帮母亲分装备好了30天的药后,把母亲送回老家由姐夫代为照顾。怀抱着对母亲深深的歉疚和牵挂,我义无反顾地踏上前往武汉的征程。

抵达武汉后,医疗队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的7楼东病区,这是专门收治新冠重症危重症患者的病区。

面对陌生的环境、未知的挑战和繁重的工作任务,我和同事们没有半刻停歇,立即开展院感知识、新冠相关知识学习以及穿脱防护服等加强训练,并为病区开区做足准备。

2月8日,病区正式接收病人。医疗队员连夜奋战、火力全开,在开区36小时内就收满了50位患者。

每次值班都非常忙碌,需要进行查房、开医嘱、抢救危重病人和为危重病人上无创呼吸机等一系列工作,时常忙忙得像一枚“陀螺”。

在刚开始的几天,由于每天都要轮值夜班,我过上了日夜颠倒的生活:凌晨上班、白天补眠。在武汉工作期间,最大的困难是睡眠问题,由于值班日夜颠倒,睡眠质量比较差。为了能精力充沛地继续第二天的工作,我有时只能依靠安眠药入睡。

令我感到宽慰的是,工作中总能感受到患者的体贴和理解,让我产生继续前行的动力。

2月14日,在值夜班时,一位69岁阿叔入院后因为血氧低上了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阿叔没有家属陪同,他口渴了想喝水,但带着面罩又不方便。为了协助阿叔喝水,我们医护晚上多次帮助他戴脱面罩。

阿叔很有礼貌,明明病重却又不想麻烦我们,好几次想自行下床倒水,但下床活动反而加重气促。我们多次劝说阿叔,和他说明他的病情,告戒他不要随意走动,并让他明白只有配合医护人员才能更快康复。后来他就乖乖地躺在床上接受医护人员的照顾了。

根据医疗队制定的三级查房制度,病区由两名经验丰富的副主任医师作为三值,他们负责统筹病区的医疗质量,包括医嘱方案制定、组织会诊和疑难病例讨论、重点监督治疗执行情况、医疗相关文件书写等。

各医疗小组组长为二值,负责统筹本小组所在值班时间的医疗工作,对疑难病例也可请示三值。

2月24日,我被调整为三值,具体负责25个病床的患者。调整为三值后,我把病区患者的信息整理归纳,并根据新冠肺的诊疗规范及参考第一批医疗队支援武汉市汉口医院的要求,整理了7楼东病区新冠肺炎患者医嘱及住院病历书写要点,让医疗工作更加规范化、高效化。

经过大家努力,武汉疫情情况进一步好转,目前我们7楼东病区已经没有气管插管患者,绝大部分患者的病情趋向稳定。作为医生最幸福的事,就是看到患者病情好转、康复出院。

“三月份,羊城已经春意盎然,武汉的春天也近了。我们一起走过至暗时刻,相信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张阳 刘昕晨

 

点击阅读原文:

南方都市报(战疫日记:帮母亲分装好30天的药后,我奔赴武汉前线)

南方日报(帮母亲分装好30天的药后,她奔赴武汉前线……)

羊城晚报(【前线医护日志3.20】帮母亲分装好30天的药后,她奔赴武汉前线……)

广州日报(逆行前她给妈妈分装好30天的药,如今药已吃完她仍坚守在武汉)

信息时报(奔赴武汉前,这位医疗队员帮母亲分装好了30天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