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最紧要健康GRT】[驰援日记]青年突击队李艺:记一个一直牵挂的陌生人

在我们医疗队接管的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东7区里,有一个我一直牵挂的陌生人。2月25日,我第一次在重病房护理她,她看起来和我妈妈是相仿的年纪,但她经常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看起来很奇怪,让人有些隐隐的担心。当时我以为她是截瘫患者,只能静静地躺在病房床。出于关心,我询问她的名字和年纪,回答我的只有床边监护仪器的滴滴声……担心出现什么问题或差错,我便带着疑虑再次核对床旁的输液卡——“李春桂”。我心里觉得不踏实,对这位陌生的阿姨还是放心不下。

完成治疗后,我便抽空去到护士站查找这位“李春桂”阿姨家属的电话想要了解一些情况,希望能更好地帮助阿姨治疗,却发现怎么也找不着。我便问了之前管床的护士,才知道原来她是“三无人员”,没有家属电话,没有真实信息,没有身份证号,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收治入院的!“李春桂”只是我们为了核对而给她的临时命名。医生得知情况后已经开始使用醒脑静等促醒的药物对她进行治疗,无奈之下我只能为她重新留置胃管以维持生命活动!

第二次护理她是在3月1日,突然发现她讲话了,虽然只是寥寥数语,但足以令人感到宽慰。同时,“李春桂”阿姨下肢也可以活动了,甚至前一班的护士告诉我她能够吃早饭了。要知道,她之前是不肯吃饭的,营养物质都是通过胃管滴入。对于我们来说,这真是一件好事!但当我给她喂药的时候,却发现她无论怎样都不愿意张开嘴。“李春桂”阿姨还是保持很低的活跃度,不怎么言语,也很少有别的情绪反应。我试图提起她的家属,试图让她知道我们在帮助她,想要通过我们的努力唤醒她对生命的热情和更多的活力。

终于在我的一再询问下,她告诉我她姓敖,今年50多岁,家里还有老公。惊喜之余,我趁机追问她老公的电话号码,希望帮助阿姨找到家人。但当我满怀希望地按照号码拨打过去,电话那头显示地址为湖南郴州,但是电话却处于关机状态。我又问道:“敖阿姨,您老公是哪里人啊?”却不再听到阿姨的任何回复。很多患者在医院的时候都牵挂着家人,也被家人牵挂着。敖阿姨给人的反应,却很不同。我们努力询问后,阿姨还是没再告诉我们什么,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比较沉默,好说歹说她才终于吃下药物,却不愿再吃东西!无奈的我只好交代下一班注意患者饮食情况便下班了。

回到酒店的我心里始终放不下,那一串电话号码始终萦绕在心间,便又尝试拨打了两次,但是手机还是关机状态。我便心想,下一次一定要把家属电话给问出来。作为“武汉战疫”团员青年突击队的一员,我希望自己可以为敖阿姨再做一点什么。

令人开心的是,再见到敖阿姨之前,我们已经从工作群里得知,医院已通过派出所联系上敖阿姨的家属。原来,敖阿姨有精神方面的症状,并一直在服用药物治疗!前几天,我们第三次见面的时候,敖阿姨不仅能告诉我们她的需求,甚至还能清楚地说出自己的姓名、年龄和家里情况,这时我们才意识到阿姨确实是清醒了!阿姨清醒之后能够准确说出她老公的电话号码,和她之前告诉我的差了几个数字。

了解阿姨的需求也更方便我们对她进行更好地护理治疗。在治疗前核对姓名的时候,阿姨还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叫李春桂,因为我们都叫她李春桂!”敖阿姨有精神方面的症状,又独自一人身在医院,从几天前的不言不语,到今天可以开玩笑聊天,是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们都为此感到非常开心!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疫情,也许我们永远都是两条平行线,个人生活和命运不会有任何交集。但是在这样的际遇和情境下,我们却成了联系紧密的“陌生人”,虽然我们每次只是匆匆一见,但相信不止我一个人记挂着有一位联系不上家属的陌生患者,而也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对每位患者不抛弃不放弃的逸仙精神,才能得到这样的好消息!

敖阿姨,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看到您下床活动,早日康复与家人团聚!

 

【通讯员】 张阳、夏漫漫

 

点击阅读原文:

最紧要健康GRT

羊城晚报

39健康网

花城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