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医师网】医界丰碑|患者家属放弃治疗,他们不放弃

荚卫东:家属放弃治疗 我不放弃

“即将博士毕业时,我向导师汤钊猷院士提出两个请求。一是请他到安徽省给青年医师讲一堂关于如何做科研的课;二是请他把我推荐给范上达院士,到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肝胆胰外科做访问学者。”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荚卫东教授说,“汤钊猷院士和范上达院士两位恩师培养了我的科研和临床能力,也改变了我的执医生涯。”

2012年,一位凝血功能异常的肝癌患者慕名找到荚卫东。中秋节那天,荚卫东运用在香港大学玛丽医院学到的精准肝脏外科技术,对患者进行了解剖性右半肝切除术。术后当晚,患者病情平稳,引流管有少量带血液体。次日开始,患者的出血量增多,即使大量输血也难以维持正常生命体征。时值国庆节期间,荚卫东调动所有资源,临时采购止血药物、寻找血液、请多学科专家会诊参与抢救。

他在医院守了四天四夜,患者病情仍未见好转。然而,患者家属的意志早已崩溃,按照当地风俗,他们打算放弃治疗接患者回家。荚卫东却坚决挽留,他说,“再抢救一下,如果到第五天还不行再接回家!”第五天,奇迹出现了,患者出血停止,血红蛋白上升,凝血功能逐渐恢复正常。经过救治,患者终于康复出院,且随访7年肝癌未复发。“后来,他们家人只要来我院看病,即使是内科的病也要找我,说我给了患者第二次生命。”荚卫东笑道。

在临床科研方面,荚卫东也完成了转型和升级。他将在香港学习的精准外科技术与内地临床实践融合,积极开展精准肝切除治疗肝癌,并参与十余项相关指南和专家共识的制定。同时,他将科研方向从基础医学转向肝癌转移复发的相关研究,提出“防微杜渐”,聚焦微血管侵犯的肝癌术后多学科治疗策略,并参与《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7年版)》等指南的制定。

2007年,荚卫东建立了全国首家普通外科无痛病房、肝脏外科加速康复外科(ERAS)病房,他执笔撰写的《肝切除术后加速康复中国专家共识(2017版)》成为唯一在国内外发表的ERAS相关的专家共识。在200多家医院宣传ERAS时,荚卫东介绍,“ERAS能减少外科手术对患者带来的创伤和应激,促进术后康复,最大程度地节省医疗资源。”

 

李文滨:把患者的事当做自己的事

“我的父亲是小儿外科医生,母亲是麻醉医生。小时候,妈妈带我到医院值班,她在手术室做手术,我就默默坐在旁边看。”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肝胆外科李文滨教授说,8岁时,他用毛笔在家里墙上涂鸦了四个大字——未来医生。

“为什么医生会觉得有的患者难沟通?因为他没把患者的事当做自己的事。”李文滨看门见山。

刚做主治医师时,李文滨的伯娘要做胆道取石术,他专门请导师王捷教授主刀,还详细研究了治疗方案,连国产的和进口的抗生素都做了详细对比,伯娘顺利康复。5年后,一位和他伯娘病情相同的患者就诊,李文滨按常规临床要求做术前准备。王捷教授发现其治疗方案中,选用的抗生素敏感性并非很强,便问道,“你怎么不用治疗你伯娘的治疗方案处理这位患者?”

这件事使李文滨醍醐灌顶。虽然现在的治疗方案没有错误,但若能把患者当做自己的伯娘,这个细节就不会被忽略,患者也能获得更好的治疗。他也真正理解了父亲的教诲,“对任何患者都要一视同仁,为患者考虑每个原则,解决每个细节。”

父亲“用最简单的方式,最合适的手术解决患者问题”的外科理念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肝胆外科手术难度较大,以前觉得越是困难越要挑战。后来逐渐认识到手术越大,患者的痛苦越大,恢复时间也越长。”李文滨说,自从了解腹腔镜,乃至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后,他立志要将肝胆外科手术“微创化”,于是专赴香港、台湾地区进修机器人及腹腔镜外科技术。如今,他每年完成机器人腹腔镜微创手术逾300例。

最初,李文滨作为主刀医生要做一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患者的胆囊充满了结石,术中遇到很大困难,其他医生建议中转开腹。“虽然中转开腹不违反任何医疗规定,但我还是用一种‘蚂蚁啃大树’的方式一点点把胆囊切除了。”李文滨回忆,术后他的手术助手感叹,“我真佩服你,能这么耐心地把胆囊切下来。”

“开展微创手术不是为了提高自我或做‘高大上’的事,而是真正替患者着想。只要患者恢复得好,我们多辛苦也是值得的。”李文滨说。

 

尹大龙:医生要有一点冒险精神

对于迷茫、绝望的患者及其家属,医生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带给他们意想不到的希望。“当患者对医生有信任感时,会有事半功倍的治疗效果,医患关系也会更和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外科尹大龙教授说,他曾救治过一位患者,虽然患者最终不幸逝世,但其家属还是送来了锦旗,表达对医生的认可和感激。

“做胃镜、肠镜检查,上消化道、结肠都没有出血点。”“介入科做血管造影检查,也无法找到出血位置。”“已经输血3000 ml,但患者血压持续下降!”……

做住院总医师时,尹大龙接诊了一位消化道出血的患者。由于难以找到出血位置,患者的情况一度非常凶险。看着奄奄一息的患者和绝望的家属,尹大龙十分痛心。与患者家属充分沟通后,他决定冒险一试——开腹寻找出血点!

开腹后,尹大龙从小肠起始部开始,将血液一点点挤到大肠内,再通过触摸小肠外壁寻找内部出血位置。

“5米长的小肠,我反复找了3遍。终于在第3遍时摸到一处与其他部位不同。”尹大龙回忆,他将该处小肠打开,发现血管正在不停地喷血,且存在先天性肠壁血管畸形。他迅速将出血位置缝合,再顺着该部位用肠镜深入检查,未发现其他出血位置。于是,他将病变部位切除并重新吻合,患者血压开始稳定升高。最终,患者顺利康复出院。

“在救治危急重症患者时,丰富的专业知识、敏锐的临床思维、勇气与担当精神,这三点缺一不可。”尹大龙表示,一名好医生要具备细心、耐心和爱心。在诊疗过程中,细心处理每个细节,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救治过程并不都会一帆风顺,医生要有坚持治疗的耐心,患者及其家属才会有治疗信心;对患者有爱心,才能真正将全部思想和精力集中于治疗,排除外界干扰。而且,医生要通过言行举止让患者及其家属感受到爱心,这样他们才会更好地配合治疗,医患关系也会更融洽。

“裘法祖老先生曾说,才不近仙不可为医,德不近佛不可为医,这正是我努力的方向。”尹大龙说。

 

杨剑:数字智能化技术助力精准诊疗

“为攻克科研难题,我们在实验室打地铺,有时晚上只吃几口面包,硬是熬了一个多月,终于攻破了三维可视化的关键算法技术。”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肝胆外科杨剑教授对这段科研经历记忆犹新。彼时,他们要等晚上影像科医生下班后才开始收集CT数据,一直干到凌晨。临走时,锁门后再把钥匙从门缝塞回去,“不能影响影像科医生工作和值班室同事休息。”

在中华医学会数字医学分会主任委员方驰华教授指导下,杨剑所在课题组成功构建了患者CT/MR多模态融合图像信息的个体化精确肝脏3D模型,可以更直观、全面地显示肝脏肿瘤的大小、部位和形态,以及肝内血管解剖和变异情况,并可反复模拟、演练肝切除路径,协助临床医生进行精确术前评估并制定最佳手术方案。

2018年,一位40多岁的肝癌患者慕名而来。作为主诊医生,杨剑仔细分析了患者的腹部CT片,发现位于肝脏右前区的肝癌病灶为多结节性。然后,他采用CT/MR多模态融合影像技术构建了患者的个体化肝脏3D模型,在肝脏右后区发现了直径约0.8 cm大小的病灶。“该病灶在CT上没有显示,我当时高度怀疑是肝癌结节”杨剑说。后来在手术中,证实肝脏右后区小病灶确是肝癌。

为了完全切除位于肝脏右前区和右后区的病灶,杨剑在肝脏3D模型上进行了虚拟手术规划和预先切除演练,最终确定了右半肝切除术为最佳手术方案。由于有了精确的术前规划和辅助术中分子荧光技术导航,他们顺利地为患者实施了3D腹腔镜解剖性右半肝切除术。“术后患者恢复良好,7天顺利出院。1月后复查,肝脏肿瘤指标已降至正常水平。”杨剑欣喜地说。

随着临床和科研水平的提升,杨剑先后获得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二等奖、广东省首批杰出青年医学人才等诸多荣誉,但在同样做医生的老母亲眼里,杨剑始终是需要耳提面命的孩子。“妈妈常叮嘱我,医生要把患者放在首位,务必小心谨慎!”杨剑感慨,儿时和妈妈一起在医院值夜班的情景仍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记者】蔡增蕊

点击阅读原文:

医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