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别人抽烟喝酒照样生孩子!烟酒真的影响生育吗?真相竟然是……

    不愿尝试戒烟戒酒的人,大抵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例如,他会列举出一些既吸烟饮酒又长寿的名人,或者跟你说某朋友也常常吸烟、饮酒,照样生了小孩,所以,没事的,医生劝我戒烟戒酒是吓唬人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别人”吸烟、饮酒照样长寿、照样生了小孩,也确实是事实,为什么呢?
    首先,让我们先来看一个动物实验研究吧。
    研究人员让雄性小鼠每天吸2支烟(相当于1个成年人每天吸20支烟的水平),连续吸烟5周以后,结果发现这些小鼠的精子的活动能力和运动性都降低了,而且,跟其他小鼠相比,它们的后代的出生率也明显降低,更加重要的是,它们的后代出生后的死亡率也会增加[1]。这个实验研究结果表明,吸烟不但影响精子质量,还影响到了后代的出生率,甚至影响到了后代的健康。
    嗯,动物实验研究的结论是明确的,但是,毕竟是动物实验,很多人会觉得说服力不够,那么,吸烟对人类的精子影响,会是类似的吗?我们来继续看看下面的研究。
    张云山等为了研究吸烟对男性生育的影响,对男性不育门诊5447例患者按是否吸烟及吸烟多少分为不吸烟组、≤10支/天组、11~20支/天组和>20支/天组;按烟龄分为≤5年组、6~10年组及>10年组。结果发现:吸烟明显减少精液量,降低精子浓度,减少精子总量;烟龄长的自然流产率明显增加(P<0.05)。精子正常形态率与每日吸烟量有关[2]。简单来说,就是:吸烟对精液质量有不良影响,大量吸烟对精液质量的影响尤为明显。我们应该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并尽量减少不良生活习惯对生育的影响。
    那么,有人可能又要问了,如果我们是准备做试管婴儿的,不是说只要有精子就可以做了吗?精子差一点应该没有关系吧?那是不是可以不用戒烟戒酒了?
    这一句问话,马上得到了许多不想戒烟戒酒的男同胞们的一致认同。嗯哼,为了不戒烟,您倒是挺会开动脑筋想办法的啊,我们且慢下结论,请再看看下面的研究吧。
    为了分析吸烟是否会影响做试管婴儿,刘红等回顾性分析了115个周期的试管婴儿案例,而且,这些案例中的患者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都是不明原因的不孕不育,也就是说,不但女方是正常的(暂时找不到问题),男方精液检查参数也是正常的(这样就可以很大程度地避免其他的因素影响)。将这些患者,根据男方有没有吸烟和饮酒分为2组做对比,结果表明:有吸烟和饮酒史的男性患者即使其精液常规检查参数无明显异常,当其进行试管婴儿( IVF-ET)助孕治疗时,与无饮酒、吸烟史患者比较,其胚胎正常受精率、胚胎可利用率等胚胎实验室结果和临床妊娠率均明显降低。
    因此,研究人员推测,即使患者吸烟、饮酒的时间和严重程度还没有影响到精液常规参数,但不良的生活方式所引起的生精细胞自由基产生增多,已经影响到了精卵结合能力和随后的胚胎发育潜能,最终导致了临床妊娠率的降低[3]。
    也许,还有人不服气,才研究了115个周期嘛,要研究更多的例数,才有说服力。你看,我身边就有很多朋友,又抽烟又喝酒,还照样生小孩,这样的例子,也很多的……
    不得不承认,我们身边,确实有又吸烟又饮酒还照样生孩子的例子呢。好吧,我们再看看更多的研究。
    学者龚国通等回顾性分析了来做试管婴儿的男性不育患者1900例(这下例数够多了吧),其中吸烟1500例,按每天吸烟量多少分组:
    每天吸烟大于20支的为一组,有500人;
    每天吸烟10-20支的为二组,有600人;
    每天吸烟1-10支的为三组,有400人;
    不吸烟的做对照,为四组,有400人。
    结果发现:
    这4 组患者的精液量、精子活动力、存活率、密度、正常形态精子数、精子顶体完整率随着吸烟量增加而降低,精子DNA碎片率随着吸烟量的增加而增加;随着吸烟量升高,体外受精的受精率、2PN 率、优胚率及临床妊娠率下降,自然流产率及畸胎率增高。而且这些差异经过统计学分析提示有显著性的意义[4]。
    好吧,我承认吸烟会影响精子质量,影响生育了,那么,前面的小鼠实验表明,吸烟能影响后代健康,在人类,也有这样的研究吗?结果又是什么呢?是的,为了研究透这个问题,我们的医学工作者也做了类似的研究的。
    最近,PLOS Biology杂志就发表了一项研究,研究人员给雄性小鼠喝含尼古丁(200μg/mL)的水,12周后测得他们血清中可替宁的含量是77.18 ± 3.06 ng/mL,这个浓度在吸烟者中属于较低的范围(可替宁是尼古丁的主要代谢物,是吸烟量的标志物)。然后将这些雄性小鼠与未接触尼古丁的雌性小鼠进行交配,繁殖后代。
    检测后代的行为和认知能力,发现与未接触尼古丁雄性小鼠的后代相比, 这些“吸烟”小鼠的后代自发性活动明显增多,注意力也不集中了,这种表现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多动症)”相关。并且,还发现它们在迷宫中表现也很差,逆向学习能力有明显削弱,与自闭症的症状一致。为什么呢?研究分析,吸了尼古丁的小鼠精子DNA发生了甲基化修饰水平变化,甚至,即使是吸二手烟,也会出现相应的表观遗传特征变化,并会遗传至后面很多代。也就是说,第一代吸的烟,可能会连续影响第二代和第三代后代的大脑认知。这些结果与人类的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和自闭症的情况相[5]。 
    吸烟者借烟来提神和缓解压力时,常说“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在了解这些研究之后才知道,原来抽的不是烟,是子孙后代的健康。
    是的,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吸烟之后,你的基因和基因功能可能已经改变,你可能真的不再是「你」了。发表于 Circulation 的一篇文章,就揭示了「Gene-Smoking Interaction」,即基因和吸烟(行为)的相互作用,吸烟真的可以改变人基因的功能。
    该研究表明,吸烟可引起一系列基因的变化。比如,每天多吸一支烟, 与 15 号染色体 rs1051730 这个 SNP 多 1.02 个 A,10 号染色体 rs1329650 多 0.37 个 G, 19 号染色体 rs3733829 多 0.33 个 G 等变化是明显相关的。烟吸得越多,基因变化得越明显,存在着明确的量效关系。而这些切实的基因序列的变化,将可能遗传到下一代[6]。
   好好好,我服了,我戒烟行不行?可是,研究都表明了,吸烟已经把基因及其功能都改了,那么戒烟还有用吗?
    有用!有研究人员对既往 16 项研究的近 1.6 万的血样进行了回顾,发现对于那些戒烟的人戒烟后,多数受影响基因在5年内自动恢复,可见,戒烟还是有好处的[7]。
    早在2012年,我国卫生部便首次发布了《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 (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指出,吸烟者的平均寿命比不吸烟者缩短 10 年,现在吸烟者中,将来有一半会因吸烟而提早死亡;而 60、50、40 或 30 岁时戒烟可分别赢得约 3、6、9 或 10 年的预期寿命,且与持续吸烟者相比,戒烟者更少伴有疾病和残疾;但通过减少吸烟量并不能减低吸烟者患病和死亡的风险。因此,戒比不戒好,早戒比晚戒好。戒烟越早,健康获益越大,寿命延长越多。无论何时戒烟,均可获得更长的预期寿命[8]。
    吸烟不好,那么,饮酒影响大吗?曾经,“少量饮酒有益身体健康”的说法广泛流传并得到许多人的认同,真的是这样的吗?
    最近,全球医学顶级期刊 The Lancet (柳叶刀)发布了一项重磅研究成果,彻底颠覆了之前全球对于酒精的认知。
    这项研究显示:安全饮酒剂量是“零”,也就是说,即使是一滴酒,也会造成损伤;而长期,严重的酗酒,则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9]。
    因此,不管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还是为了后代的健康,我们都应该尽量避免吸烟和饮酒。“别人”吸烟、饮酒照样长寿、照样生了小孩,如何解释呢?我们都知道,人的体质和耐受力确实存在差异的,不否认有特殊个体的存在,而医学研究是基于大数据,对大众更有指导意义。
    
参考文献:
 
[1] 张东,乔中东.吸烟对男性生殖和后代的影响[J].科学,2018,70(05):18-21.
 
[2] 张云山,马天仲,董丽娟,彭彩玲,许丽华,荆霞,韦冰,柳建军.吸烟对男性不育患者生育能力的影响[J].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18,33(10):825-828+832.
 
[3] 刘红,李雪梅,王萍,吴正中.男性患者饮酒、吸烟对体外授精-胚胎移植结局的影响[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8,26(06):135-137.
 
[4] 龚国通,李大文,成俊萍,何泳志,肖鑫.吸烟量对男性精液质量及体外受精结局的影响[J].广西医学,2015,37(07):900-903.
 
[5]McCarthy DM, Morgan TJ Jr, Lowe SE, Williamson MJ, Spencer TJ, Biederman J, et al. Nicotine exposure of male mice produces behavioral impairment in multiple generations of descendants. PLoS Biol 16(10): e2006497.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bio.2006497.
 
[6] Danish Saleheen , Wei Zhao , Robin Young , et al. Loss of Cardioprotective Effects at the ADAMTS7 Locus as a Result of Gene-Smoking Interactions. Circulation. 2017;135:2336–2353
 
[7] Joehanes R, Just AC, Marioni RE, et al. Epigenetic Signatures of Cigarette Smoking. Circulation: Cardiovascular Genetics (2016), 9(5), 436 – 447.
 
[8]卫生部.卫生部首次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EB/OL].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2012-05-31)[2018-11-15].http://www.gov.cn/jrzg/2012-05/31/content_2149305.htm
 
[9] GBD 2016 Alcohol Collaborators. Alcohol use and burden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Lancet. 2018 Sep 22;392(10152):1015-1035. doi: 10.1016/S0140-6736(18)31310-2. Epub 2018 Aug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