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信息时报】前列腺癌、肾癌难自查?专家告诉你如何消灭隐匿杀手!

在欧美国家,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已超越肺癌成严重危害人们健康。根据WHO 2018年调查表示,前列腺癌在我国男性发病率位列第六,且成逐年上升的趋势(数据)。而肾癌在我国发病率也呈逐年上升趋势。针对国内前列腺癌及肾癌的发病现状,今日(5月18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在广州召开第三届逸仙国际泌尿肿瘤论坛暨医促会泌尿外科学组会议,共商前列腺癌和肾癌的治疗方法。据大会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黄健教授介绍,目前,前列腺癌在美国的五年生存率可达90%以上,在我国仅为50-60%,这主要原因和我国大部分患者缺乏体检意识,往往诊断时已经偏晚期。而肾癌亦是如此,早期肾癌的五年生存率可达80%-90%,但晚期肾癌五年生存率仅为0-40%。

 

“隐匿杀手”难寻踪迹?

定期体检是“良方”

大会执行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泌尿外科副主任林天歆教授强调,针对性做好检查有利于在早期发现前列腺癌和肾癌,大大提高患者的生存率。据悉, 前列腺癌早期无特异性症状且表现常与良性前列腺增生类似,因此常常被忽略。林天歆教授强调,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出现无痛血尿、腰痛等症状时要及时咨询医生,同时最好坚持每年做一次体检。

林天歆教授表示,男性特别是50岁以上的男性在常规抽血体检时可以选择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筛查(下称PSA筛查)甄别是否存在前列腺癌。这是因为前列腺细胞会分泌一种叫做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PSA)的蛋白到血液中,正常情况下,PSA的值会在较低的水平。一旦发生肿瘤,则会有大量的PSA释放到血液中,导致血PSA明显升高。同时,当治疗有效时,肿瘤细胞数量减少也会导致血PSA下降。因此PSA筛查常作为判断前列腺癌的重要“标识”之一。对于有家族史的患者,PSA筛查应提前到40岁。但是PSA并不是只有前列腺癌细胞才产生,正常前列腺细胞也会产生。因此一旦PSA出现异常,患者可以通过进行直肠指检及多参数磁共振,对可疑癌变的患者行磁共振B超融合穿刺进行精确诊断。

林天歆教授还强调,肾癌与前列腺癌类似,早期可无任何症状,待晚期肿瘤变大时可能出现腰痛、腹部包块、肉眼血尿等症状。因此建议每年体检定期检查泌尿系B超监测,若出现异常可配和多参数磁共振进行检查。

 

有病人担心“性功能”受损三次反悔手术治疗

专家称,早诊断早治疗可提高生存率

“尤其是有家族前列腺癌病史的,当父亲、兄弟等直系亲属发生过前列腺癌,其发病率要比普通人增加20倍,遗传易感性更高。这部分人群建议45岁开始就进行筛查”。大会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黄健教授称。据了解,从去年公布的数据看,前列腺癌的发病率约为万分之一;而肾癌在男性中的发病率为是十万分之六,女性约十万分之四。

而早体检、早诊断,治愈率也随之提高。大会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黄健教授称,早期前列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比较高,能够达到80%到90%,而对于中晚期的前列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一般是20%到30%。目前,前列腺癌在美国的五年生存率可达90%以上,在我国仅为50-60%,这主要原因和我国大部分患者缺乏体检意识,往往诊断时已经偏晚期。而肾癌亦是如此,早期肾癌的五年生存率可达80%-90%,但晚期肾癌五年生存率仅为0-40%。

但临床中有些前列腺患者不愿意进行手术治疗。黄健教授称,前列腺癌有很多复制治疗的方式,早期可以选择用药治疗,但出现用药不敏感后,建议手术。“但有些病人不愿意做手术,最后会出现转移,不能根治。这主要是出现在一些相对年轻的病人,怕影响性功能。”他举例称,4年多前,曾经有个50多岁的病人,诊断发现前列腺癌,处于早期阶段。“但他出现三次反悔不做手术,每次确定好手术方案,第二天要手术了,他就‘临阵脱逃’,经过思想斗争反悔了。第一次反悔,他说希望再要个小孩,等要完小孩再手术。经过一年多厚,孩子生了,开始计划手术,结果又反悔了。进行了思想斗争后,第三次要手术,结果又‘临阵脱逃’。如今这个病人出现骨转移了,就根治不了了。如果早期进行了手术,是可以根治的。”

黄健教授称,接受手术治疗可以达到根治效果,而相应的性功能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保住的,“在手术中,我们可以尽可能保留神经;在手术后,也有很多康复方法。办法有很多,但目前很多患者不愿意做,还是存在观念问题”。

 

出现“隐匿杀手”不要怕

达芬奇机器人来支招

前列腺癌和肾癌虽然晚期预后效果差,但是如果按期体检就能在早期发现并采取最好的治愈方法。目前,针对此类患者,医生会优先选择手术治疗,而且早期前列腺癌、肾癌在手术治疗后有较好的生存率。

切除肿瘤是否意味着完全切除器官?黄健教授表示,其实保器官有时会更好!目前医院中最受欢迎的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就是此类手术的好帮手。裸眼3D视野、灵活防抖动的内镜腕,能够在行前列腺根治手术的时候清晰的分辨紧贴前列腺包膜的组织,分离保留紧贴的勃起神经,并在缝合膀胱尿道重建排尿系统时客服盆腔狭小的空间带来的困难,轻松实现实现完美缝合。而这些都是开放手术和腹腔镜手术无法比拟的。

而对于肾癌手术,在切除肿瘤的同时保留肾功能是最重要的。但往往切除肿瘤时在完整切除肿瘤与尽量保留肾组织之间很难把握,因为肿瘤与肾组织之间仅有一层假包膜,而机器人的裸眼3D视野能够帮主刀更容易分辨界限,精准切除。在切除肿瘤后,如果不能较好的完成创面的缝合,术后极易出现出血甚至需要介入、手术止血甚至切除费劲九牛二虎保留下来的肾脏来保证患者安全。灵活的达芬奇机器人内镜腕能很好的胜任此项任务。对于早期的前列腺癌与肾癌,手术既能达到根治效果,无需进一步辅助治疗。

此外,黄健教授表示,目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已经实现了达芬奇机器人和ERAS的有效结合,所谓ERAS(加速康复外科)是采用有循证医学证据的围术期处理的一系列优化措施,以减少手术患者生理及心理的创伤应激,达到快速康复的目的。通过术前的健康教育及准备,术中手术机器人的应用以及麻醉个体化降低了患者的创伤,到术后护理、医疗尽量减少对机体干预,最终实现患者术后第一天既能下床活动,甚至对于前列腺癌的手术可以达到日间手术,大大的缩短了患者的恢复时间,降低了住院成本,为患者就医提供极大地便利。

 

【记者】黄艳

【通讯员】刘昕晨、张阳、于浩

 

点击阅读原文:

信息时报

南方都市报

广州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