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广州日报】56岁阿伯咳出粉红色泡沫痰后,竟被送入ICU抢救!

重症监护室里,当ECMO(体外膜肺氧合)导管从罗大伯身上拔出的那一刻,现场医护人员的内心都禁不住激动。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3月22日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获悉,经过72小时的ECMO治疗后,罗大伯原已精疲力尽的心脏终于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千疮百孔的心脏,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今年56岁的罗大伯确诊感染性心内膜炎后,从肇庆市紧急转院至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外科。在此之前,罗大伯已经高烧10余天,呼吸急促、双腿严重浮肿超过一周,血培养提示有鸡肠球菌感染。

该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华平教授接诊后,立即为罗大伯安排了相关检查,结果显示患者的实际情况远远比想象更严重。心脏彩超提示,感染性心内膜炎已让罗大伯的心脏千疮百孔,且双侧有大量胸腔积液。“罗大伯的心脏已经不堪重负,心脏功能每况愈下。反复严重心衰发作让他连续几个昼夜都无法平卧,被迫端坐呼吸、咳粉红色泡沫痰,同时双腿还有严重的过敏性紫癜。”华平教授表示。

从手术难度和风险来看,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脏耐受手术的风险非常大,许多三甲医院都不愿意为此类患者进行手术治疗。但如果不做手术,等待罗大伯的也只有死神了。为了给罗大伯创造一线生机,华平教授果断坚定地做出了急诊手术的决定,并用最短的时间为罗大伯完善了术前准备并急诊送入手术室。

术中,华平教授发现罗大伯的主动脉瓣和二尖瓣都已严重毁损,瓣周脓肿已形成,心功能及凝血功能极差,于是体外循环下为罗大伯施行了手术。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华平教授为罗大伯置换二尖瓣、主动脉瓣,清理赘生物及瓣周脓肿清除,还施行了三尖瓣整形术。

但是,正如术前估计的一样,术后罗大伯出现了严重的心衰肺水肿和严重低血压,需要大剂量升压药物维持血压。此外,罗大伯的血氧也持续下降,呼吸机已经无法维持其基本需要。如果情况继续恶化,血压血氧继续下降,罗大伯随时会出现心跳停止,之前的努力也会功亏一篑。

 

命悬一线,ECMO为治疗赢得时间

看到罗大伯的情况危急,华平教授赶紧联系了该院重症医学科的何志捷主任,需要重症医学科ECMO团队提供更加强大的生命支持技术。何志捷主任表示全力支持,并立即安排了团队为罗大伯进行V-A ECMO支持,在ECMO的支持下罗大伯得以顺利从手术室转回ICU继续治疗。

术后患者的病情仍然十分危重,持续心力衰竭、休克、肾功能不全,严重的凝血功能紊乱、全身多处渗血,甚至出现自发性瘀斑,这些都是十分危险的“信号”。治疗团队为罗大伯不断输注血制品、凝血因子以改善他的凝血功能,同时严密监测和维护各个器官的功能。

经过三天的积极抢救,罗大伯的病情逐渐开始出现转机,血压逐渐稳定,心脏功能、凝血功能、肾功能均逐渐恢复……术后三天,治疗团队为罗大伯成功撤除了ECMO支持,罗大伯的心脏又重新恢复了活力。经过后续的精心治疗与照顾,罗大伯逐步脱离呼吸机治疗、拔除气管插管并转入普通病房继续治疗。日前罗大伯复查各项指标均良好,已经顺利痊愈康复出院。

何志捷主任介绍,简单来说,ECMO就是心肺替代,使用人工膜肺和人工泵让心和肺得到充分的休息,并维持机体所需的氧供和血流,为心肺功能的恢复赢得宝贵的时间。ECMO的应用需要非常高的技术要求,需要多个学科组成的团队的紧密配合,才得以在抢救危重症患者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ECMO是代表一个医院,甚至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危重症急救水平的一门技术。”何志捷主任介绍,该院目前在ECMO的应用已经走在省内医院的前列,此次重症感染性心内膜炎患者的成功救治也证明了该院对重症心脏病患者的综合救治水平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知多D)

感染性心内膜炎(IE)是指由细菌、真菌,以及其他微生物如病毒、立克次体、衣原体、螺旋体等直接感染而产生心瓣膜或心室壁内膜的炎症,瓣膜为最常受损的部位,感染可发生在室间隔缺损部位、腱索和心壁内膜。

抗生素的应用是治疗心内膜炎最重要的措施。当出现瓣膜穿孔、破裂、腱索离断,发生难治性急性心力衰竭时,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张阳、刘文琴

 

点击阅读原文:

广州日报

医联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