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广州日报】“神药”格列卫不是白血病的唯一救命稻草

随着《我不是药神》的热映,治疗白血病的 “印度神药格列宁”(也就是现实中的格列卫)引起了一轮热议。“神药”格列卫是什么?它能包治所有白血病吗?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血液内科的聂大年教授表示,“神药”对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治疗有很好的疗效,但也有失效的时候。

聂大年介绍,传统的化疗药物“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既杀伤肿瘤细胞,对身体正常组织也有一定损害。伊马替尼(格列卫,也就是影片中的“印度神药格列宁”)之所以神乎其神,是因为它可以选择性靶向杀灭慢粒白血病细胞,从源头上遏制白血病,而对正常造血细胞基本无损害。

白血病的病因与生物因素、物理化学因素和遗传因素有关,以上因素会引起白血病各种基因事件的产生和积累,从而导致白血病。举例来说,影片中老吕、黄毛所患的慢粒白血病就是一起经典的基因事件,它是由于第9号和第22号染色体片段断开并联结,产生新的费城染色体,并携带BCR-ABL异常基因——该异常基因也正是“印度神药格列宁”的作用靶点,因此,“神药”可以发挥其靶向治疗的作用。

那么,“神药”是慢粒白血病患者唯一的救命稻草吗?聂大年说,答案是否定的。

白血病的诊断一般需要抽取血液和骨髓。常规的血液检查可了解白细胞总数、贫血程度、血小板减少程度,有时还可见到从骨髓释放到外周血的白血病细胞。但是,单纯血常规不能诊断白血病!聂大年提醒,诊断白血病,骨髓穿刺必不可少。因为它为白血病的精准诊疗提供非常有用且必需的信息。

影片中老吕、黄毛的疾病是慢粒白血病,首先是显微镜下观察到了骨髓原始粒细胞增多,但还达不到急性白血病的标准,免疫分型进一步证实了细胞是髓系来源,细胞遗传学则发现了费城染色体,分子生物学检测到了BCR-ABL基因,最终确定了慢粒白血病的诊断和伊马替尼治疗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神药”可以直接靶向杀灭慢粒白血病细胞,但也有部分慢粒患者对伊马替尼耐药或不能耐受,导致疾病进展,此时“神药”亦可能黯然失神!遇到这种情况,造血干细胞移植可能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

聂大年表示,造血干细胞移植有望根治白血病,移植方式包括骨髓移植、外周造血干细胞移植、脐血移植等。传统意义的骨髓移植程序较为繁琐,且供者痛苦,所以已经日渐减少,目前外周造血干细胞移植是主要的移植方式。另外,患者的亲属中基本都可以找到单倍体相合的供者,从而在源头上解决了供者来源问题,且移植疗效可观,应用日益普遍。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是每一位白血病患者的心声。事实上,如今各种类型的白血病疗效都已经大大提高,包括白血病在内的癌症正成为一种慢性病,疾病的系统管理需要医护人员与患者的通力协作!聂大年说,白血病诊断明确后,以“精准治疗、动态随访”为治疗原则,根据不同的白血病类型,采取不同的治疗策略,定期复查、动态随访,能防患于未然。

 

【记者】周洁莹

【通讯员】张阳、刘文琴、黄克智

点击阅读原文

广东科技报

搜狐新闻

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