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南方日报】一个客家老人遭遇的心梗危机

急性脑梗遇上大面积心梗,对79岁的父亲来说是一场无法承受之重。

老家的亲戚打电话,让把人接回去,客家人不在外面办事……

耐心守候30多天,终于守来奇迹。父亲,回来了。

元旦过后第六天,在广州工作的廖生(化名)在开会的路上,被一通电话拦住。

电话来自离广州二百公里外的河源,家中告急,父亲病危,需速回。廖生不得不临时请假,立刻向老家奔赴。

然而,当他赶到河源市中心医院时。医生却给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消息,“相当危险,但无法确认的病因,让立刻治疗成为难题。”

1月7日清晨,河源刚刚转凉,79岁的河源人廖伯,在自家小区散步时突然语无伦次。家人发现时,廖伯已经神志不清。家住同一小区的儿女,及时把父亲送到医院。

一番检查过后,核磁共振和心电图的检查结果里却让亲属难以相信,突发脑梗又加上大面积心梗。这个年纪的老人,脑梗已是致命的,加上心肌梗塞,稍有不慎,有可能生命就保不住了。

 

发病:从未见过的“愤怒”老人

廖生见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已经躺在病床上。但是,其余几兄妹却向廖生回忆了上午刚刚到院的恐怖一幕。

“爸爸太狂躁!”大姐告诉廖生,从来温顺的父亲上午在医院的急诊科内大闹了一番,“没人劝得住,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人,最后三个人按住打了镇定才睡下。”

“从没见过这样的爸爸。”大哥说着指着自己的后背,由于父亲当时表现得狂躁异常,医生和护士不知如何上前控制,亲人们只能自己上,谁知,父亲不受控制,对来人谁都不认,硬是几拳打在儿子的背上。

根据医院核磁共振的检查显示,当日上午,廖伯得了严重的脑梗塞,而更危险的是,次日检查显示,廖伯此时还出现了心肌大面积梗塞。

廖生知道心梗的恐怖,“一不小心一个喷嚏就能要人命的病。”但河源的医生却不敢擅自行动,医生反复告诉廖生,这种情况下,慎重考虑先不要转院,否则在转院途中最有可能发生意外。

恰逢周日,办理转院又遇到困难,廖生坐不住了。“总不能眼看着老爸走吧。”廖生一边着急,一边托朋友找亲戚,总算是找来了一辆救护车和医生护士,带着病危又狂躁的父亲,向广州出发。

 

焦虑、绝望、打会战、奇迹

到达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山二院)的时候,已是1月7日晚上19点。然而,在一阵匆忙入院之后,廖生却未见医生来对父亲进行抢救。

实际上,此时,医院神经科以及心脏科的几位医生已经回到医院。通过在河源所拍摄的核磁共振及体检报告,正在进行会诊。

对于脑梗疾病,神经科的医生经验丰富,但当脑梗遇上心梗,医生们经过长达2个多小时的讨论,得出了一个家属难以接受的治疗方案——不立刻进行手术,先解决脑部的问题。

神经科的彭英教授认为,脑梗和心梗同时发作的情况下,在此时对心脏进行手术,两种应激反应加在一起风险太大,同时,也已经过了4.5小时黄金抢救期。而要解决心脏的问题,应该是先解决脑梗问题,等症状稳定后再进行心脏手术才比较安全。

随后,为期十余天的药物治疗开始。而这也是家属和病人的一场巨大的拉锯战,亲属24小时轮值。

每天下午,廖生赶不及回家吃饭,下班后,就立刻奔赴医院,和哥哥姐姐“换班”。几日过去,父亲的情况并未好转,暴躁不时发作,甚至出现不配合治疗的情况,咬断针管,拔掉针头。

心脏需要紧急手术,脑部又不允许手术,这场治疗,心血管内科的罗年桑教授和神经科的黎详喷教授都称其为“走钢丝”。由于脑梗治疗和心梗治疗有很多相矛盾的地方,例如脑内出现烦躁失忆的情形时,通常需要镇定药物控制,但倘若用药稍有不慎,可能会引起心脏猝死。因此,在前期药物治疗时,每天用药的剂量都必须精确,一方面保证脑部治疗,以保证廖伯的心脏功能仍能继续维持。

除了“内忧”,在等待父亲脑部治疗的过程中,“外患”接踵而来。河源老家不断打来电话,让廖生把父亲接回去,“客家人有乡俗,要让老人家走得安心,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经过十余天日夜颠倒的守候,终于,廖伯手术的时期到了。1月17日,廖伯在医院内进行了心脏手术。起先,由于廖伯神志未清,传统手术局部麻醉的方法在病人不配合的情况下无法操作,医生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后还是选择暂停。

1月23日,第二次手术再次启动。心脑血管的罗教授和团队经过两个小时的漫长战斗,心脏内的支架终于放了进去,廖伯的心脏手术成功完成。

3月8日,廖生一家迎来廖伯出院,并向广州孙逸仙医院的医生赠送锦旗。

 

畅通的异地医保

3月8日,中山二院南院内,廖伯已经几近康复。尽管廖伯的脸上还露着些许疲惫,但看到即将出院的父亲,几位儿女脸上露出了笑容。

结束了两个月的陪护奋战,儿女们打算接父亲回家,也打算真正睡个安稳觉。实际上,两个月来,三人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

除了父亲的大病祛除,还让廖生高兴的是这场大病,并未带来巨额的花费。总计13.2万元的治疗费用,报销超过7.9万元,实际家庭支出为5万多元。

实际上,如今广东省的异地医保使用已经非常灵活。医院医保办肖力斌副主任解释道,廖伯作为退休教师在河源的社保系统有登记,家属在转院后,向当地的社保局进行备案,随后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都可以办完医保转诊。

同时,医院在家属办理异地医保手续时,也可以考虑采用先治疗住院 ,后补办手续的流程。同时,中山二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各个医院已建立了医保联动的QQ群,倘若有哪位病人办理手续后,系统无法即时查询的情况,都会通过网络,和当地部门联系,迅速完成转院手续。

 

面对突发心梗的一点体会

成功把父亲从生死线上拉回来。廖生深知其中的不易。他告诉我们,面对心梗、或者心梗加脑梗这种突发疾病,亲属责任重大,一定要保持冷静做到客观对待。

1. 用尽可能的办法,带患者前往条件优秀的三甲医院就医。廖生表示,在实际中,可能会遇到小城市医院由于经验和实力不足,往往会对这种严重的心梗疾病判断不足,无法及时治疗。而家属在此时,应该尽一切办法,前往更有实力的医院就医,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要放弃。

2. 切莫错过黄金抢救期。在这个时间内及时抢救,可以最大程度地恢复脑梗功能。而廖伯在转院到广州后,第一时间无法手术的重要原因就是已经错过最佳抢救时机,为此,不得不进行走钢丝一般的康复治疗再进行手术,为后期治疗带来巨大风险。

3. 相信医生。在廖伯的治疗中,一家人常常因为无法第一时间手术,对医院的治疗产生怀疑 。然而,越是在此时,越要相信医院,相信医生,相信专业的治疗永远比干着急更有用。

 

【记者】徐勉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