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援藏日记•7.5•田晶】舍小家,为大家,坚定信念,坚决打赢西藏仲巴县包虫病筛查工作攻坚战——写在赴仲巴包虫病筛查第一线前夜

5秒
(0/0)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暂无简介

    从6月19日广州出发到现在已经在藏区将近二十天,从报名援藏到现在进藏工作整个过程中,自己经历了出发前的忐忑不安,路途中的充满新奇,到达后的坚定信念。

    出发前忐忑不安包括两方面,一是家庭方面,至6月19日出发,我的二女儿出生还不到两个月,孩子是早产儿,32周即出生,住了将近一个月新生儿病房,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爱人坚持母乳喂养,期间每天都要挤奶送奶,差不多三小时一次。出院后,孩子还是太小,劲太小,所以仍然要天天坚持不懈挤奶,孩子长大点,有些力气了,就又开始让娃练习自己吸奶,那可真是费劲啊!要不含不住,要不含住了不会吸,一吃就睡,一放就醒,再吃再睡,再放再哭,经过长时间多轮次的努力,总算进步点了!这时,孩子她妈已经筋疲力尽!

    可以说,这个阶段是爱人孩子最需要我的时侯,而我却要远离她们,去遥远的地方工作,我真心觉得愧对她们,心有不安!

    二是对高原环境的不安,本次援藏最终目的地为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距离日喀则市将近700公里,县城海拔4700多米,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是全国第二高县,自然环境恶劣,不长任何树木,海拔高加上植被稀缺,缺氧严重,而自己体形较大,长期生活在零海拔地区,是高原反应易感人群,所以对此次任务能否顺利完成紧张不安。

    路途中充满新奇,医院为了援藏队员的身体健康,结合以往援藏经验,制定了由林芝—拉萨—日喀则—仲巴海拔由低到高的行程,逐渐适应高原环境,将高原反应的危害降到最低,在路途中,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低,藏族人民纯朴开朗,藏族文化博大精深,藏汉友谊源远流长,一切都让人目不睱接。

    经过我们援藏队员间的互相帮助,路途上的逐步适应,成功克服了高原反应带来的种种不适,从日喀则经过将近10小时的长途跋涉,最终于6月27日晚平安顺利到达仲巴县城。到达后,高原反应明显,出现明显头痛症状,整晚失眠,第二天去医院报到,头痛减轻点,但胸闷气短,上一层楼都气喘吁吁,整天都晕晕沉沉,晚上吸氧一小时,睡觉好点,第三天上午又开始胸闷气短,总要深呼吸,这样才觉得好受点,仲巴县医院领导关心我们,让我们多多休息,但是时间紧,任务重,我们还是于当天开始正常工作。

    通过与仲巴县医院领导职工座谈并深入超声科调查了解,制定了超声心动图、周围血管超声等超声诊疗技术规范化培训方案,以提高医院对心脏病、高血压、中风等当地高发疾病的超声诊疗水平。另一项工作重点是进行仲巴县全县包虫病筛查工作,这是该县今年重大疾病筛查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超声科工作的这几天中,通过与医生及患者交流,了解到藏族普通群众对抽血等检查项目比较排斥,但是对超声检查非常认可,所以超声科工作量大,我在做检查时边做边示教,高原的威力再次领略,讲得稍微多点、大声点,气紧胸闷马上袭来,做了五六个患者已经觉得体力消耗不少,不过藏族人民纯真朴实,非常尊重医生,不管大人小孩,还是干部群众,见面都是会心一笑,这种感觉给人力量。

    而对于包虫病,之前仅仅停留在书本上,实际工作中很少遇到,来到仲巴从医院了解到,仲巴县去年包虫病检出率将近4%,位居全自治区前列,防治形势非常严峻,但由于没实际见到,感受也不深,而接下来在仲巴县医院工作短短几天时间内已发现数例(尚未进行大规模筛查),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有2例。一例是9岁男孩,肝左外叶有个病灶,另一例是16岁女孩,肝内近第二肝门处有一巨大病灶,已压迫肝静脉,肝静脉扩张明显。9岁孩子,正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却要受此病折磨,16岁花季少女,病情如此严重,这使我深深感到包虫病筛查工作意义重大,自己此行任务光荣而艰巨。明天也就是7月6日即将踏上包虫病筛查工作最前线,面对纯朴的藏族人民,面对猖狂的包虫病,我将坚定信念,坚决打赢西藏仲巴县包虫病筛查工作攻坚战!

 

附包虫病简介:

    包虫病(hydatidosis/hydatid disease),又称棘球蚴病(echinococcosis),是由棘球绦虫的幼虫寄生引起的人兽共患寄生虫病。我国主要有两种包虫病:囊型包虫病和泡型包虫病。《包虫病诊断标准》(WS 257-2006)

    细粒棘球绦虫的终宿主是犬、狼等动物;中间宿主是羊、牛、人等。成虫寄生在终宿主小肠上段,孕节或虫卵随宿主粪便排出。孕节有较强的活动能力,可沿草地或植物蠕动爬行,致使虫卵污染动物皮毛和周围环境,包括牧场、畜舍、蔬菜、土壤及水源等。人作为细粒棘球绦虫的中间宿主。当人误食虫卵后,六钩蚴即经肠壁随血循环侵入组织,其可进入人体几乎所有部位,最多见的部位是肝(占69.9%),肺(19.3%)次之,此外是腹腔(3%)以及原发在肝再向各器官转移。

    患者多数为30~50岁青壮年,承受巨大的身心痛苦,丧失劳动能力,给家庭、社会带来巨大负担;泡型包虫病10年病死率达94%,又被称为“虫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