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90%e4%b8%ad%e5%a4%a7%e5%90%8d%e5%8c%bb%e3%80%91%e4%b8%93%e8%ae%bf%7c%e7%8e%8b%e6%8d%b7%ef%bc%9a%e9%93%81%e7%94%bb%e9%93%b6%e9%92%a9+%e8%82%9d%e8%83%86%e6%98%a5%e7%a7%8b
图片故事
5秒
(0/0)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暂无简介
王捷:铁画银钩 肝胆春秋

    肝胆胰,这三个精巧而脆弱的器官,犹如易守难攻的堡垒,默默驻守在人体中央;一旦病发,牵枝连蔓,最为棘手。柳叶刀精准地游走在组织内,缝合线迅捷地踩下针脚,一双书法家般灵敏的双手翩翩挥动,一颗肿瘤从患者体内静默摘除。

    最险的峰顶,总有无限风光,吸引着最勇敢的人前去挑战。从加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肝胆外科,到创立华南肝胆医院;从2005年主持完成广州市首例活体肝移植手术,到2008年倡导精准门奇静脉断流术,这位手执柳叶刀的医者,一路攀登,直击挑战,不断突破肝胆外科领域一个又一个峰顶,获得无数来自病人与同行的认可与赞许。他便是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王捷教授,现任普通外科主任。

    笔者来到王教授的办公室时,王教授刚下手术台,桌上练至一半的书法还未撤去,依稀是铁画银钩的模样,医者的执刀与书家的挥笔,呼吸之间,自有共鸣。

挑战:做手术如带兵打仗

    说起自己与医科的缘起,王教授笑了笑,打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比方:“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对于当时的王捷来说,选择医科是一个意外。但是,当他真正进入这个学科的学习之后,神奇的人体奥秘,复杂的发病机理,严谨的病情推理和控制,医学独有的严谨又危险的美感彻底征服了他。

    从广医实习生考研到中山医,则是王捷教授医学生涯中最大的一个转折点。中山医研究生期间,他遇到了让他受益一生的导师——肝胆外科著名前辈区庆嘉教授。“那时候我的导师刚从美国回来,他的课室,他的桌面,一切都安排得整整齐齐,当时真是让我眼前一亮!”   导师的言传身教,让当时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王捷印象深刻。当时,区教授接了一个肝癌晚期的青年,手术后,一根动脉导管忽然脱落,病人的血压马上出现危急变化。大家慌成一团,不知所措。主刀的区教授马上果断压住失控的管口,吩咐急送手术室,军心很快安定下来,再次手术,拯救了患者生命。那一瞬间,王捷忽然发现,主刀医生仿佛是带兵打仗的将军。麾下随时待命,一声炮响,冲锋陷阵——这与人们平日想象中安静严肃的医生形象差异颇大。“你知道吗?实际上,手术台与战场很像的。”王捷教授一笑。突发状况繁集,团队合作紧密,能不能打胜仗,关键取决于指挥者的调遣能力。导师在手术治疗中对事态整体的把控能力深深震撼着年少时的王捷。王教授笑道:“后来,每一次拿起手术刀,我都会想起我的导师。无论是生活中他的严于律己,还是手术台上他的果敢精确,都让我受益至深。”

    肝胆手术实际上是普外科领域中难度最大的手术之一。人的肝脏好像一块吸饱了水分的海绵,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保鲜膜,而肝胆外科医生所需要做的,正是以柳叶刀划开这层保鲜膜动手术的同时,控制住这些海绵里流失的水分。肝脏疾病并发情况复杂,专业少见病和疑难复杂病多;手术在临床操作上,虽有机器监测,但仍非常依赖于医生本人丰富经验的判断和处理;再加上容易遭遇难以逾越的技术瓶颈带来的心理压力——这一切,都是主刀医生在意志与技能两个层面上需要直击的强力挑战。“欲承皇冠,必承自重”,勇猛直击挑战的作风,使王捷教授无论在学术上、在行政上,都更有话语权。

    实力成就自信,“把好最后一道关卡”、“做到首屈一指”,正是王捷教授的理念。王捷教授常与他的团队强调,“我们要有能力守住最后的关口!许多大医院都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转诊到我们这儿来,我们要有自信、有能力去解决它们;如果连我们也解决不了,那我们只能告诉病人,这个病确实是解决不了的。”正是这样的实力与自信,孙逸仙纪念医院的肝胆外科在广州乃至南中国区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开放式手术、腔镜手术、机器人手术三管齐下,完备的治疗手段更是这种自信的保障。从2015年来看,胰腺手术量超过300台,肝脏手术量超过500台,这在广东地区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数据。而实力,正是这些数据背后最坚实有力的支撑。

仁心:患者是我眼底最深的温柔

谈到与病人的关系时,王教授的眼底满是温柔。他始终认为,应该把病人当成一个整体的人来看。“病人”,对于医生来说,不仅仅意味着一个病灶,更意味着一个整体的“人”:他的休戚,他的思绪,他的牵挂,他的家人,点点滴滴,全都系在医者王捷的心上。

    他又谈起了区庆嘉前辈对自己的影响。病人若是术后出现了不良症状,区前辈会一直陪伴在病人旁边,观察病人病情的走向,不分昼夜,无论休值。这种“全心全意守护病人”的医者仁心,深深感染了年轻时的王捷教授。从业二十余年,如今的他,也已经带出自己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而一代又一代优秀的肝胆外科医生身上,仁心的传承,从区庆嘉教授到王捷教授,接力从未间断。

    “广东省内,无论哪个地方的手术台上发生了问题,老人家他只要接到电话,就会马上奔赴现场。”王捷教授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我们也是传承了老人家这一点。只要是广东省内,无论哪个医院,年轻医生的求助也好,同辈医生的求助也好,只要是手术台上处理不了的问题,只要给我们一个电话,我们就会像救火员一样地奔赴现场。病人为重!”就在几天前,王捷教授就再次亲历了这种状况。当天他已经做了三台手术,刚刚下手术台。当晚正准备休息的时候,凌晨的医院接诊了一个危急的病人,一切以病人为重的王教授马上奔赴医院开始动手术,手术一直做到凌晨五点。为了不耽误工作,王捷教授也没有多休息,第二天照常与往日一样值班做手术。这对身经百战的王教授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

    谈起病人,医患关系紧张自然是无法避开的提问。王捷教授追根溯源,从历史源流开始分析起来。改革开放之后,医疗卫生事业进行市场化改革,医院不再仅仅作为一个向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为主要目的的公共事业单位而存在;这一改革意味着医生角色的转变:医生兼经营者。另一个原因,公民就诊流程上的变化导致医学资源在供应上出现巨大矛盾。现在的民众就医时,无论大病小病,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千山万水奔赴大城市、大医院寻求治疗,一方面,这极大地浪费基层医疗卫生资源,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迅速萎缩,经营陷入恶性循环。另一方面,“僧多粥少”,这加剧了大城市大医院资源紧张的困境。这种情况之下,病人和医生之间的冲突也就越来越突出。

    王教授对此痛心疾首。他指出,今天的医患关系紧张,其实已经不仅仅是体制上的问题;媒体在报导上容易出现的一些专业偏差,也会加深医患之间的误解,这种不够严谨的报道,不仅不能成为医患之间沟通的桥梁,甚至是激化了医患之间的矛盾。医患关系恶化,医务工作者的处境不佳,而导致连年医科招生困难,便是这种恶果之一。王捷教授呼吁大家应该公平对待“医生”这个行业——这不仅仅是出于对整个医疗公共事业的爱护,也是对我们所有公民健康权、生存权的维护。

拓荒:俯首甘为孺子牛

提起南院区的建设,曾经担任过南院区负责人的王捷教授感慨万千。成立于2002年成立的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一开始受限于条件,发展不是很理想。2004年,王教授带领他的团队进驻南院区。短短一年内,凭借在肝胆外科的学科优势,南院区的经营状况得到极大的改善,影响力日益增长,这也意味着它服务老百姓的能力越来越强。南院区的崛起,正是依托肝胆外科和乳腺外科这两个强势学科,影响辐射省内外乃至东南亚。肝胆外科在南院区创立的“华南肝胆医院”,整体实力跻身全国先进行列,是全国规模最大的肝胆外科之一。目前肝胆外科共设四个病区170张病床,年手术量3000余台。

    当问及王捷教授学术专业和行政管理是否会有精力分配上的冲突时,王教授笑道:“我的学术专业能力正是我行政管理的资本,而行政管理实际上也反哺了学术专业的发展。” 上个月,由王捷教授牵头主办的“第三届广东省医师协会肝胆外科医师分会年会——暨第六届岭南肝胆胰微创外科高峰论坛”,即邀请了海内外各大高校如香港中文大学、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美国匹兹堡大学、日本上尾中央医院、台湾亚东纪念医院等的学者以及国内各大区域顶级医院的近百位权威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强大的学者阵容代表了目前肝胆外科临床医学领域的世界顶尖水平。前来交流学习的参会代表近千人,覆盖到了国内主要省区,这也体现了肝胆外科在国际上的学术影响力。

    除此之外,王教授也是一位非常注重培养后生的师长。他主张八个字:“鼓励成长,包容失误。”每一个年轻人向上发展的时候,都需要站在前辈的肩膀上。帮助他们搭好梯队往上承接,正是师长义不容辞的职责,这也就是为什么王捷教授特别重视团队建设的原因。作为广东省抗癌协会胰腺癌专业委员会和广东省医师协会肝胆外科分会的创始人,王捷教授不仅仅是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拓荒者,更是一个高风亮节、选贤与能的师长——他推荐陈汝福教授与陈亚进教授分别接任了这两个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为后来者搭好进一步挑战险峰的梯队。

    医术诊疗身体,医德治愈人心。除了严把技术关,医德上的培养,王捷教授也丝毫没有松懈。在王教授看来,一些患者或其家属以过激的言行质疑、刁难甚至是攻击医护人员时,可能并不是因为事情本身,而是出于某种紧张情绪。而医生,应该做的正是尝试去理解他们的情绪,做好沟通。“尊重病人,哪怕是遇到最刁难的病人,你都必须去忠诚于你这个医生的角色!”王捷教授强调,医生应始终要有“把精力放在帮病人解决问题上”的自觉,尽快把问题引导到有利于解决病灶的方向上,使病人得到病体得到治疗的同时,也能收获心病上的慰藉。“因为你面对的对象是‘人’,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物体;既是‘人’,就必然会有情感上的碰撞。将心比心,是医者的本分。”

    王教授脚踏实地于当下的同时,更是把眼光投向属于未来的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确实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发展趋势。我非常看好互联网医疗的前景”。互联网医疗信息量庞大齐全,医生由此可以打开自己的视野,避免受限于个人的狭窄的知识面,患者由此可以获得更加全面的就医资讯。与此同时,王教授也指出了互联网医疗目前仍需改进的问题。网络上的医疗信息良莠错杂,读者需要具有去伪存真的判断力。其次,如何将医疗从网上落实到网下的传统医疗从业人员去执行,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实际上,互联网医疗服务到的对象不仅仅是患者,业内也是受益匪浅。互联网的发展促进了业内交流与合作,如开展线上会议,跨学科跨地域咨询,远距离操控机器手完成手术等。

    “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当我们问及接下来的工作展望时,王捷教授依然选择无所畏惧地迎难而上。在肝胆胰肿瘤领域继续开疆拓土,研究肝炎与肝癌之间的关系,探索胰腺癌晚期的手术实践,寻求胆管癌在目前手术禁区上能够有所突破的解决方案……在这些过程中,同时不忘以最小的创伤解决病人痛楚之初心。

     笔者结束采访后,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了病愈者赠予华南肝胆医院综合病区的书法作品,十分应景:“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王捷教授严谨治学,仁心医患,勇猛拓荒,一生肝胆事业,恰如胜日寻芳,等闲识得肝胆胰,无限风光在险峰。

 

作者:中山大学中文系 苏瑾

总策划: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