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90%e4%b8%ad%e5%a4%a7%e5%90%8d%e5%8c%bb%e3%80%91%e4%b8%93%e8%ae%bf%7c%e9%83%91%e4%ba%bf%e5%ba%86%ef%bc%9a%e6%97%a0%e5%a3%b0%e6%97%a0%e6%81%af%e7%9a%84%e4%b8%96%e7%95%8c%e9%87%8c%ef%bc%8c%e4%bb%96%e5%b8%a6%e6%9d%a5%e5%a3%b0%e4%b8%8e%e5%85%89
图片故事
5秒
(0/0)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暂无简介
郑亿庆:无声无息的世界里,他带来声与光

    有声有光的世界里,我们对闪烁的光影与尘世的声音习以为常,却不知道这个世间,有一群人活在无声无息的世界里,不曾领略花的低语,不曾回答风的轻吟,他们听不见说不出,却仍然那么努力想要触摸人间烟火。

    而在无声无息的世界里,他就是带来声与光的救赎者。妙手回春的医术背后,是一颗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医者仁心。从开创第一个颞骨解剖实验室,到提前患儿做听觉植入手术的年龄,到首创听力与言语科学系,再到率先建立听力检测和眩晕中心……这位始终走在中国耳科前列的医生仿佛生来就带着敏锐的嗅觉,敢为人先、锐意进取的个性助力他跻身第一流的名医之列。

    他就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郑亿庆教授。在耳鼻喉科的门诊室里,我们见到了他。五十余岁的他,随和而健谈,说到兴奋处,还会拿起双手来比划,精力依然充沛,说话做事毫不含糊。在我们采访的当天,郑教授名下就有六台手术,他已经连续几年是医院里手术数量最多的医生了。此外,他身上还兼有多重身份:孙逸仙纪念医院耳鼻喉科主任,中山大学听力与言语研究所所长,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听力与言语科学的系主任……每一个头衔之下,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一份敢于开拓的劲头。

做手术如同走钢丝:艺高才胆大

    孙逸仙纪念医院的耳鼻咽喉科候诊厅里,一位心事重重的男孩正在等待叫号。他的母亲来回踱步,时不时紧张地望一眼专家诊室。男孩垂头坐在长椅上,这个世界的风声鸟语已阔别了他的耳朵,但更让他绝望的,是这几个月来饱尝艰辛的求诊经历。他们似乎再也承担不起一次冰冷的拒绝——眼前这扇紧闭的门,会是最后一线希望么?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才不到十七岁,正是风华正茂,人生最绚丽多彩的时刻。然而,他待在无声的世界里,如同失却阳光雨露的花苗。医生坐在门诊室里,如同往常接待着满怀忐忑与希冀的病人。但今天这位病人却似乎有点反常,一进门,医生便看出他的黯然。他的母亲不安地攥着衣角,“他身上有艾滋病。我们跑了全国好多家医院,要不就说治不了,要不就不敢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说着,她的声音哽咽了。

    医生连忙安慰他们,仔细检查了病情——中耳炎,已经穿孔。治疗这种疾病他经验丰富,决定用听力重建手术帮他恢复听力。“你们不用担心!这情况啊,能治,而且,保证能治好!”这自信的话语为这位艾滋患者重燃了希望,母亲一听,一下子就跪了下来……

    这位敢对病人打包票、敢收艾滋病患者的耳鼻咽喉科专家,正是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名医郑亿庆教授。他的果断、大胆、敢为人先,在他的同事和研究生中早已赫赫有名,也给病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郑教授的果敢,常常体现在临床实践上。他的学生说,“遇到疑难杂症,只要他在,我们就轻松很多。因为他总能一下子拍板。”医疗总是存在一定风险,尤其在如今医患关系紧张的形势下,许多医生变得裹足不前,谈到手术就夸大风险,写报告不敢下明确结论。郑教授却认为,这样是对病人不负责任的表现。“当医生的重要品质之一,是要勇敢、有担当,过于胆怯是当不好医生的。”当然,胆大离不开心细。每当面对一个新的病人,郑教授总要详细准确地询问、了解其病情,挑选一个对病人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利用广阔的知识面考虑到所有的意外因素,唯有如此,才能将风险降到最低。

    而在新手术的开展上,他也总是敢于突破常规惯例,更早地为患儿治疗。给儿童做振动声桥听觉植入,国内医生都只敢从六岁以上的儿童开始,他却将手术年龄提前到了两岁半;耳蜗植入手术,别人从一岁的孩子开始做,他却提早到了六个月。不是没有反对的阻力,也不是没有怀疑的声音,在北京的交流会议上,同行们面对他汇报的案例纷纷表示不认同。然而他却坚持自己的观点——“听力要从小抓起”。最终,国外类似经验的出现,证明了他的眼光与勇气。

    “一个好医生,总要做一些探索性、开创性的东西,做一些别人不敢尝试的东西。”这是他的理念。他从未惧怕不理解的眼光,“只要你做出来了,别人就会认可。”

    但郑教授也强调,这种探索不是盲目的——胆大来源于艺高。做手术有时就像走钢丝,若要临危不惧,凭的是过人技艺。不同的是,钢丝线上的艺人以自己的生命表演,手术台边的医生却用双手为他人的生命而起舞。为了开创新的治疗方法,他常常在如山如海的资料中沉浸搜寻,学习国内外先进的经验方法。为了保持对新知识的触觉,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面,他积极参加国内外各种会议,见缝插针地利用每一分钟进行学习,在开会路上和手术空隙都不忘阅读与专业相关的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五十多岁的人了,他对新知识还是有很强的欲望。有时碰上一点新东西,就会和我们说。”他的学生兼同事——熊浩医生这样说道。

心忧患者,医者“七十二变”

    像很多医生一样,郑教授觉得最开心的时刻就是看到病人康复的笑容。他还清晰地记得前几天的一个病例。那位男孩做了振动声桥听觉植入手术,听力师为他开机,他兴奋地叫道:“哎,医生,我听得很好啦。我现在是正常人啦!我现在是正常人啦!”

    每当此时,郑教授都倍感欣慰,会想起小时候络绎不绝来自己家里感谢他父母的人——他们感激而兴奋的神情如此相似。郑教授的父母是县城里的医生。尽管长年在医院忙碌,无暇亲自教导自己,但他们助人无数的好口碑却无形中为童年的郑教授树立了榜样。“文革时脑膜炎流行,我爸爸救了好多小孩子。他们家长说,有的病得很重,抽筋、昏迷,也救回来了。我就觉得当医生特别好,能够帮人,临死都能救回来,很神奇嘛!”

    正是对这一份对妙手回春的向往,这一颗以助人为乐的仁心,让从医之梦如种子早早在郑教授心中埋下。直至如今,除了医术的精益求精,郑教授仍在更多的方面践行自己的初衷。

    在“健康直通车——防聋专线”志愿队奔赴西藏提供服务时,郑教授曾参与发动筹款,救助了一位丧失听力的西藏女孩卓玛。这件事被各大媒体广为报道,传诵一时。当我们问及此事是否是他眼中比较特别的一个经历时,他却很淡然地笑道:“不,不,这没什么特别,我们做这样的事情很多,只不过这件事被人家当成典型来报道,我也没想到的。她对我来讲,某个方面就是个普通病人,每年像她这样的耳蜗手术都有两百多台。”

    站在病人的立场上想问题,从更多的方面帮助病人,这是郑教授已经习惯的思维方式。他并不生硬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手术台上的匠人,而是一位能“七十二变”的全能选手:病人缺少治疗的手术费,他便化身慈善家为之奔走;病人有烦恼疑虑,他立马变成心理学家开导排解;病人家属对治病的想法有分歧,他又成为家庭调解员做思想工作;病人倘若有其他的疾病,他会帮忙把其他病治好,再来做自己份内的手术。“十个病人有十种不同的难处,治病是我们的主线,但其他的我们也能帮就帮。”科室里的医生说,有时碰上情况比较急的病人,走正常程序需要两三天,郑教授还会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来帮助他们。

谋画江山,最是敢为人先

    尽管在临床科研上取得了出色成就,但郑教授依旧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医生对中国医疗事业鞭长莫及之处。有些疾病本可以治好,却因中国医疗水平的不平均,初治时未能治愈,造成永久损伤。每当看到因这种情况而来复治的病人,他总觉得十分痛心。他是这样解释其根源的:“中国现在还没有听力师,听力评估还不规范。检查时,有聋的说成没聋,没聋的说成有聋,神经性耳聋又被检测成传导性耳聋。搞得病人不知道怎么治疗好。”

    正是看到了中国耳科医疗界的这种问题,他开办了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听力与言语科学系,以培养更多的听力师。该系开办了两年多,第一届的学生如今已经毕业,纷纷走上了自己的岗位。中国听力医疗混乱的局面,正在扭转。

    他总是能把眼光投到更远的地方。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做访问学者时,他发现了国内耳科手术与国外的差距,便于2001年开办了国内第一个颞骨解剖实验室,引进国外的用尸体头颅练习的培训方法,大大降低了医疗事故的几率。同时,人工耳蜗技术才刚刚传入国内,他又是较早地开展了耳蜗植入手术并获得成功。类似的开创性建设不胜枚举——他带领科室于2012年初建立的听力检测和眩晕中心在全国领先,使茫然无措的眩晕病人得以查清病情;于2013年开展的咽鼓管相关手术治疗亦开国内先河,让饱受中耳疾病的患者解脱烦恼。他笑称,自己原本是个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方向全面的医生,因为科室内没什么人研究耳科,他便带动学科往这一方向发展,一不小心成了耳科专家。但了解背后的每一分付出之后,我们才懂得,看似偶然的今日,蕴含的是他一路走来的心血和毅力。

    除此之外,他还致力于培养许多优秀的临床一线医生。“中山二院的研究生分配指标太少了,我总希望能够让我们多带一些学生,把临床经验传下去。不然,对于中国的医学事业是一个损失。”郑教授对医疗事业的殷殷希望溢于言表。

    在同事和学生眼中,郑教授是一位严医。对于病历书写,他要求诊断清楚,下笔无误。批评起人来也很严厉,有时当着病人面,让人下不了台。可他的批评从来对事不对人。“有时他骂了你,过半个小时又跟你说说笑笑了,并不会放在心上。”熊医生说。

    育人有道,严宽相济。责任心极强的郑教授也常悉心指导学生。在手术中,他比其他医生更大方地给予年轻医生动手的机会,还会手把手地教他们。“他是放手不放眼。出现一些小失误他也会帮忙处理。背后有人保驾护航,我们的胆子也就大一点。”他也爱跟学生聊天,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会给出指导意见,是学生们眼中的良师益友。

    当我们问及对中国耳科医疗事业的展望,他依旧显示出敏锐的时代前瞻性。中国正在迈入老龄化社会,然而与颇受政策倾斜的儿童耳聋治疗相比,老年性耳聋尚未得到社会及老年人自身的重视。郑教授说,自己正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和临床实践,希望让更多老年人不因听力衰退而隔绝了与外界交流的窗口,能拥有一个美好的夕阳晚年。

    生命不止,奋斗不息。或许,对于年过半百而依旧进取不息的郑教授来说,让更多的人重新聆听到天地的声音,回到有声有光的世界里,便是他毕生的夙愿与天命。

 

作者:谢斯喆  彭敏哲

总策划: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