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孙中山孙女:卖房为祖父立铜像

来源:【广州日报】  2016-4-13  A7版

 

受访专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刘东红

 

文 广州日报记者 练情情 通讯员 朱素颖 图 廖雪明

 

    她的祖父孙中山,曾三次在广州建立政权;她的父亲孙科,曾三任广州市市长。与广州的渊源,甚至嵌入了她的名字——“孙穗芳”。近日,孙穗芳在广州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而孙穗芳也已80岁。她正四处奔忙,在各地捐赠祖父的铜像,用这种方式传播和弘扬孙中山不朽的思想。她的目标是在全球各地共捐赠250尊孙中山铜像,目前已经捐了170多尊。

    孙穗芳1936年出生于上海。初见孙穗芳的人,都会发现她的五官与孙中山先生很相似,个子不高,双目炯炯有神。她甚至记得,1948年她从上海世界小学毕业时,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就总说她长得像祖父,尤其像钱币上祖父的肖像。

  2015年11月4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建院180周年时,孙穗芳捐赠的铜像现矗立在南院区逸仙楼前。

       “我叫祖父即可”

  长得像祖父,几乎成为她小时候生活中唯一的慰藉。

  虽为名人之后,孙穗芳早年的生活却异常坎坷。孙穗芳是孙中山独子孙科的私生女。其母严蔼娟曾断断续续与孙科共同生活四年,但怀上孙穗芳后,两人分开了。“因此我的童年是没有父爱的童年。”孙穗芳说,小时候,母亲和继父把她当作摇钱树,不停向孙科要生活费。第一次见到亲生父亲,孙穗芳已经三十岁。

  1966年,她在中国台湾第一次见到父亲。“我们一起拍了很多照片,似乎要把过去流失的时光补回来。”

  孙穗芳说:“我们是广东人,父亲曾三任广州市市长,而广州简称穗。所以父亲为二姐取名穗华,我叫穗芳。”自那次见面后,孙穗芳每年都回台湾探望父亲,直至父亲1973年逝世。

  父亲去世后,孙穗芳皈依佛门。她在夏威夷临海的一所公寓里,面海的窗边安放着孙中山和佛祖的两尊偶像。20多年前,孙穗芳放弃了房地产事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和弘扬祖父思想的工作中。1995年,她出版了《我的祖父孙中山》这本书,这是唯一一本由孙中山后人撰写的关于孙中山的传记。

  “我以自己是孙中山的孙女为荣,别人要叫他孙中山先生,我叫祖父即可。我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这是一生中最大的安慰,也是我写书的动力。写到三更半夜,流了鼻血也愿意。”孙穗芳说。

  为了写这本书,她参加研讨会,发表演说,到各地追寻祖父的足迹,也从亲朋中收集材料。这本书还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史料。例如,书中提到美国夏威夷大学收藏着一本诋毁孙中山的手抄本,名为《孙中山外传》,里面讲孙中山在澳门行医时,曾设计盗取镜湖医院的公款云云。因年代久远,这是很难查证的事,只有听凭其说谎。但孙穗芳表姐戴成功(孙中山二女儿孙婉之女)的遗物中,恰有孙中山当年亲笔签字的向镜湖医院借款、还款的凭据,这戳穿了《孙中山外传》的谎言。

  在各地捐168座铜像

  五年前,孙穗芳开始在各地捐赠了168尊孙中山铜像。这次中国之行,她又将捐14尊。

  “这是五年中奇迹般在全世界各地恭塑敬立的第××尊祖父铜像,是祖父在协助我完成此项使命。”在每尊铜像的揭幕仪式上,孙穗芳发表着内容近乎一致的演讲词,只有铜像的数字在日益增加。

  每座铜像的设计大抵相同,大小则不统一。孙中山先生右手执杖,神情庄严,目视前方。下方基座用八角形花岗石分三层建造,底层八角写着“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等“中华八德”;上层八角有“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文字;中间层则是孙中山手书“天下为公”、“总理遗嘱”等文字。

  去年底,孙穗芳也给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捐了一尊孙中山铜像。该院党办主任刘东红回忆,去年适逢该院180周年院庆,特邀请孙穗芳女士回来参加庆典。“没想到孙女士主动提出要捐给我们一尊孙中山铜像,我们当然很欣喜。现在,每当有新医生入职,都会在铜像前进行培训,继承和发扬孙中山先生的精神。”

 

  对话

  我名中的“穗”字代表广州

  广州日报:孙博士,这是你第几次来广州?

  孙穗芳:哇,不记得第几次了,起码十次不止了。我小时候就曾经来过广州。

  广州日报:你们家的女孩都有一个“穗”字,是指广州对吗?

  孙穗芳:对的。我的父亲是广州市的首任市长,从1921年~1927年,他三任市长。我的名字是父亲取的,这个“穗”字就是代表广州。

  广州日报:你曾到广州哪些地方追寻过您祖父的足迹?

  孙穗芳:很多。2003年,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开放,我曾到大元帅府的旧址参加典礼,那时我还捐了1000美元。中山大学,我祖父曾经演讲的那个地方,也就是怀士堂,我也曾经去过。我第一次去中大怀士堂,还遇到一个长者,他亲口告诉我,他记得我祖父曾站在那儿讲三民主义。祖父演讲时,需要用一根拐杖撑在腰后。

  卖了两栋房来捐铜像

  广州日报:你觉得为孙中山先生立铜像的意义是什么?

  孙穗芳:意义很深厚啊!你看,他不但是个伟人,还是个开创世界奇迹的伟人。他领导十次革命,推翻了清朝政府,创立民主共和国。现今中国在崛起,除了经济建设,我们要继续实现中山先生的临终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以及“和平、奋斗、救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广州日报: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你有什么期待?

  孙穗芳:这件事情大家都很重视,要纪念我的祖父。既然要纪念他,就有很多的铜像要做。我期待能完成立250尊铜像的愿望。我现在已经做了168个,这次来会做14个,到今年底,可以做到210多个,明年底应该就可以完成了。

  广州日报:这182个都是你出钱捐的吗?

  孙穗芳:绝大部分是我出资,里面最多也只有10个不是我出钱的,我的小儿子也捐了几个。

  广州日报:捐赠这么多铜像,你在资金方面会有压力吗?

  孙穗芳:我已经卖了两栋房,翡翠啊、戒指啊、字画啊,都在卖掉。资金方面不是大问题,我还可以继续卖房子。我的两个儿子也都有上千万美元的资产。他们都很支持我,尤其是小儿子。

  践行孙中山思想

  广州日报:孙中山先生的思想,你觉得最精髓的地方是什么

  孙穗芳:不屈不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像我现在也是这样,我要为祖父立250个铜像。儿子说,不要立那么多,100个就够了。但我认为这是我活着的使命。振兴中华是我祖父第一个提出来的,他没有为自己,他认为天下为公。

  广州日报:所以,你也是一直在践行孙中山思想?

  孙穗芳:我今年足足八十岁,我还在孜孜不倦地努力,我没有为名、为利,我是依照祖父的教导在做。

  记者手记

  永不疲倦的伟人之后

  与孙穗芳博士约好采访时间是下午5点。我们到达的时候,她还躺在酒店的床上休息。我隐约听到她跟助理说:“我好累啊,让我再躺一会儿。”我这才从她的助理那儿得知,已是八十高龄的她,从夏威夷的家中出发,在香港机场落地,又辗转坐汽车和广九直通车到广州,已经在路上颠簸了十几个小时。但她还是爽快地答应在晚宴前抽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她利索地披上色彩鲜艳的衣服,涂上大红色的口红,整个人立马精神抖擞起来。

  她忘我地向记者讲述孙中山思想。宣扬祖父的思想与理念,被孙穗芳视为“使命”。这种使命感驱动她不知疲倦地向前。她要捐赠250个孙中山的铜像。她捐赠的铜像遍布全球,每一个铜像,她都要亲自去揭幕,并发表演说。美国檀香山、加拿大温哥华、广州、中山,连一些小山村都有孙中山的铜像。比如她这次回国,刚刚揭幕的第171座铜像,就是位于较为偏僻的福建省泉州市张坂镇崧山村的崧山小学校园。有时候,儿子会劝她:“妈妈,捐100个就够了吧。那些小的地方,可以不必捐。”但孙穗芳不肯,她要尽自己的全力去贡献。

  她对记者说:“有时候,我会想,孙中山是全世界人民的孙中山,是中国13亿人的孙中山,为什么统统加到自己身上,责任好像都是我一个人在承担?”但很快,她就会反省,为自己这样的想法忏悔,“这说明我贡献的心还不够。”

  采访一结束,她立马要去参加受赠单位的晚宴,第二天去中山,紧接着去厦门、泉州,马不停蹄。为宣传祖父的思想,她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永不停歇,一往无前。

  原文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6-04/13/content_31737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