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新华社】广州提出膀胱癌精准诊断体系

来源:【新华社】  2016-2-29  

受访专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黄健教授

 

 

27日于广州举行的“中国膀胱癌精准诊疗高峰论坛”上,学者提出建立膀胱癌精准诊断体系,以精益求精地更好解决患者手术方案的精确选择问题。

      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黄健教授介绍,在医学发展的早期,受技术的局限,治疗肿瘤往往是肿瘤细胞和正常细胞一起杀,就比如是用一个大炸弹攻击坏人,坏人被消灭了,但往往也会误伤无辜。精准医学的出现就是为了实现对疾病的元凶精准杀灭,而尽量不伤害正常细胞。但目前的医学,尤其是肿瘤的诊断上仍不够准确和全面,所以治疗也就很难做到完全精准了。

      黄健介绍,膀胱癌是我国最常见的泌尿系肿瘤,发病率居男性肿瘤第六位,近年来其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手术切除是主要的治疗方式,近十多年来,膀胱癌的手术从以往的大切口、大创伤的开放性手术,发展为现在小切开、保留功能的微创手术,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疗效有较大改善。但在诊断和治疗上还有很多不够完善的地方,需要我们去努力攻克。

     “如果能早期诊断,膀胱癌便可获得类似于前列腺癌根治效果。但很多时候不能及时诊断,延误了治疗时机。”黄健说,目前膀胱癌的诊断主要依靠病理学,常讲病理学是“金标准”,在判断是不是肿瘤时病理的确是金标准,但在判断肿瘤恶性程度时,病理能够鉴别的因素就很有限,往往难以鉴别肿瘤的异质性。“就如我们看到一群动物,可以判断它们是猩猩,但它们之间的不同就无法说出。而且只依靠病理也难以预测患者的疗效和生存时间。因此,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综合考虑临床、影像学、病理、分子分型、免疫状态和转移风险的膀胱癌精准诊断体系。” “现在从国家、地方政府、高校、医院都在筹备和开展精准医学,因此医学进入精准时代。”黄健介绍,我国精准医学的定义是:应用现代遗传技术、免疫技术、分子影像技术、生物信息技术,结合患者临床数据和生活环境,实现精准的疾病分类和诊断,制定具有个性化的疾病预防和诊疗方案。

      黄健介绍,近几年,一些临床和基础研究的进展为精准诊断奠定了基础。例如,首先,通过高通量测序技术分析膀胱癌组织的异常基因,发现根据不同的基因簇可以将膀胱癌分成几个亚类,而不同的亚类的生存预后、对化疗的敏感性、转移的风险是有差别的,所以以后有望通过检测肿瘤患者的基因来预测转移、疗效及生存时间。第二,肿瘤能产生或分泌一些因子,所以患者的血液和尿液中有些蛋白、DNARNA可以作为标志物来预测肿瘤有无复发或转移等。第三,影像学的发展,使我们在术前能更清晰地预判肿瘤浸润的深度和有无转移灶。目前,这些手段都是单一地研究,未被联合起来分析,而且多数是西方人的研究结果,还不一定适用于中国人。

     “因此,需要开展研究来建立一个综合的膀胱癌精准诊断体系,进而来指导开展膀胱癌的精准治疗,做到有的放矢。现在我们提出这个理念,也同时在筹备开展这些研究。”黄健说。建立精准诊断体系将能更好解决患者手术方案的精确选择问题。黄健介绍,膀胱癌的分期主要按肿瘤细胞浸润深度分为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NMIBC)和肌层膀胱癌浸润性(MIBC)。NMIBC的标准治疗方案是经尿道膀胱肿瘤切除,加上膀胱灌注化疗或免疫治疗,但仍有一小部分患者容易复发、进展和转移,是否对部分高危患者进行根治性膀胱切除?MIBC的标准治疗方案是根治性膀胱切除,但手术创伤和对患者生活质量影响较大,是否对部分低危患者进行保留膀胱的综合治疗?目前缺乏全面而精准的膀胱癌危险度分级,以及化疗、免疫治疗疗效预测的有效方法,因此,对于上述患者手术方案的选择不够精准。“我们提出建立这个精准体系就是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