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健康报】博济医院:在炮弹呼啸声中救死扶伤

来源:【健康报】  2015-9-4  5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特刊·医院

通讯员 王海芳 吴财聪 李秀婷

 

创办于1835年的博济医院(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是我国第一家西医医院。在抗战期间,这家百年老院饱受战火创伤,四处辗转,坚持为民众和抗战伤员服务。

组建抗战服务团

19378月,日军空袭广州,孙逸仙博士纪念医学院院长兼博济医院院长黄雯积极组织救援,集中全市救护机构及医护人员从事救护工作。是年115日,黄雯发起并组织广州万国红十字会服务团,抽调博济医院的部分护理人员参与到服务团当中。抗战期间,黄雯率领的广州万国红十字会服务团奔赴粤、湘两地坚持战地服务和农村卫生工作。据不完全统计,服务团提供的医疗卫生服务有门诊人数60多万,接生婴儿800多名,预防接种6万余,手术2万余,其他保健2.8万余人。

坚守医院救死扶伤

19381021日,广州沦陷。为防止财产被日军侵占,博济医院采取应变措施将产权及管理权暂时移交给广州医学传道会,并在显眼位置悬挂美国国旗,以保护医院。1938年前后,各种国际及地方机构都在博济医院内的医学院大楼设立办事处,如国际联盟的鼠疫预防局;广东省和广州市的卫生部门;广州红十字会亦驻扎在此。彼时的博济医院作为各级机构的活动中心,异常繁忙。

日军占领广州后,城中战火弥漫。因黄雯院长带走了博济医院的大部分医护人员,此时医院内只留下接替黄雯担任院长的嘉惠霖,以及谭约瑟、老恩赐3位美籍医生。嘉惠霖完全可以躲避战火回到安全的美国,但他不顾个人安危仍留在硝烟中的广州,坚守在博济医院。他和医院同事尽自己最大努力,做了大量救死扶伤的工作。

嘉惠霖和同事在岭南大学校园内为战火中流离失所的居民建起临时难民营。岭南难民营的医疗工作主要由博济医院公共卫生科主任老恩赐负责,嘉惠霖作为难民营的顾问医生,协同老恩赐医生为难民进行免费诊治。为防止广州肠炎的传染、流行,老恩赐在全难民营内每天进行3次肠热预防针注射。他还组织医生为难民施种牛痘、注射霍乱预防针。期间,老恩赐等医护人员为难民营的母亲接生了200多名婴儿。

不畏炸弹舍身救人

这一期间,博济还发生过一起医院护士在日军轰炸时以身体掩护病人的感人故事。孙逸仙纪念医院总务处处长池庆民的儿子池元坚和池元伟在记述父亲的文章中,就提到了这段经历。1945年,日军轰炸位于文德路的博济医院和附近的民房。“有一位护士轰炸时她没有躲避……当炸弹呼啸而下时,她立刻扑到床上掩护病人……”这名护士名叫刘玉茗,如今仍健在,已有93岁高龄,却仍精神奕奕。刘玉茗回忆说,1944年,23岁的她在博济医院当护士不久便遭遇了轰炸。当时她正在二楼的病房照料一名患胃病的女患者。轰炸机接近医院,患者害怕被炸,刘玉茗便宽慰她,并打算扶她下床下楼去躲避。此时,轰炸机投放的炸弹呼啸而来,炸中病房外的一棵大榕树,弹片飞进了病房。刘玉茗见状立即将患者推倒在地并立即趴到她身上掩护她。可惜一颗弹片穿透了这名患者的太阳穴,她还是去世了,而刘玉茗的后背中了十几颗弹片,一颗弹片还嵌进脖子里。

  经过手术,刘玉茗后背上大部分的弹片都被取出,但脖子内的那颗弹片则永远留在了她的体内,如今已伴随了她7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