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伪的信心,无愧的良心——在嘉约翰医生及其家人遗骸下土礼上的证道

吴忠武牧师

读经:提摩太后书4章6-8节

在广州教会墓园重修嘉约翰医生的陵墓,藉此纪念他的贡献,供后人缅怀追思,无论对过去的历史或是未来,可算是一个最好的交代。我能参与见证嘉约翰及其家人遗骸下土礼,心中充满了感恩。

嘉约翰医生是美国长老会海外传道团教士,1854年5月来华,在广州工作了47年,先后创办了博济医院、博济医学堂和惠爱精神病医院,开创了中国现代意义的医疗事业和医学教育的历史先河。中山大学博士王芳在其博士论文《嘉约翰与晚晴西方医学在广州的传播》,高度评价了嘉约翰医生的历史贡献:“成功开启了中国现代化医学及医学教育体系的大门,为世界医学界贡献了中西医融合医疗理念及实践……无论对中国医疗体系的现代化、还是对世界医疗理念的突破与更新,甚至对推动国人的思想启蒙,都起到了革命性的的催化作用。”2014年第二期《金陵神学志》刊登了一位同工的《嘉约翰及其博济医院对中国现代化的贡献》一文,从四个方面概述嘉约翰的历史功绩:一、建立了中国第一套现代化医疗体系的蓝本;二、建立了世界第一套中西医结合的医疗理论体系,成为以科学方法研究中医及世界中西医汇通治疗的先驱;三、建立了中国第一套现代医学教育体系,成为中国现代医疗教育的范本。四、嘉约翰以其鲜明的普世主义的医疗传教事业,具有启蒙和开化的精神作用,成为中国近代革命的精神之源。

虽然我没有对嘉约翰和他的医疗传教工作进行过专门研究,但有一点可以断定,嘉约翰的工作及其在医疗事业上的贡献,与他身处的社会现实需要是息息相关的,与他对基督教信仰精神的理解及实践是分不开的。越来越多客观的研究表明,我国的医疗事业、医学知识及医学教育向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基督教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

基督徒的信仰有“内化”和“外化”两个层面。“内化”是指信徒个人与神相遇的灵性经历,有重生得救的把握,有平安喜乐的体会,有和美万物的觉悟。对基督徒来说,没有这种内在的灵性经验,就还没有真实的信仰,精神生活的品质就会大打折扣。“外化”是基督徒的生活实践,是基督教社会化的过程。一个真正信仰基督的人,一定会把他所理解的信仰精神融入生活工作之中。而基督精神的核心,是一种博爱、包容、超越功利得失的奉献,是一种道义与责任担当的生命意识。

我们把嘉约翰在广州工作的时间放到一个更加宽阔的历史背景来考察,或许更加容易了解他的贡献与他的信仰之间的关联。在列强侵扰、社会动荡、民生凋敝、饿殍遍野的晚清时期,嘉约翰医生以一个传教士的身份来到广州,开始其悲天悯人的医疗传教的服侍工作。一个无论宗教信仰、语言文化、生活习惯、行事风格都显得有些另类的 “番鬼佬”(广州土话对西方人的称谓),受到猜疑、误会、排斥肯定在所难免。嘉约翰经历孩子夭折、亲人亡故,流离颠沛,自己也最终客死广州。到底嘉约翰是如何看待这些苦难遭遇的?他如何排除艰难险阻百死终无一悔?这些都构成了属于他自己的人生经历,形成他自己独特的信仰经验。这同样是不应忽视的宝贵历史遗产。

我们今天选读的经文,是使徒保罗的临终之言,他将自己离世看为向神献祭,以自己作祭物“被浇奠”在祭坛上,是极其荣耀的事。保罗用三个“已经”,回顾自己的一生,唱出了圣徒的凯旋之歌。从中,我们看到了保罗对神无伪的信心和对人对事无愧的良心:“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

人生如战场,需要战胜许多艰难险阻;人生如赛跑,需要认定目标,奋勇争先,坚持到底;人生如激流,需要信仰作中流砥柱。上帝拣选了保罗,使他承担向外邦人传福音建立教会的使命,他虽历经九死一生,仍“不违背天上来的异象”,无悔无愧地履行了自己的职分,留下了彪炳史册的千秋功业,为后人所追随继承。嘉约翰因应那个时代的需要,开展救死扶伤的医疗传教事业,帮助数以万计的人解除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见证了基督教信仰的真实意义,诠释了一个基督徒、一个传教士和一个医生的神圣职责。我们借用使徒保罗凯旋之歌的三个“已经”来评述嘉约翰的一生,也是最恰切不过的。

感谢广州市政协和惠爱医院等各相关领导的关心、重视,促成了在广州基督教墓园重修嘉约翰陵墓这件事。我作为一名基督徒和教会牧师,衷心感谢领导的远见卓识,玉成此事。今天修建的嘉约翰陵墓,和惠爱医院、博济医院(今的孙逸仙纪念医院前身)、博济医学堂(今中山医科大学前身)、包括已列为历史文物得到妥善保护的博济医院小教堂(仁济堂)一样,将成为近现代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物证,成为后人钩沉典故、探索未来的真实凭据。

因为复杂的历史原因,嘉约翰及其学生孙中山工作过的仁济堂早就停止了宗教活动。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去期望一个更具历史意识和面向未来的时代,千千万万人为这个时代的到来付出了不懈努力。我们希望可以继承及发扬作出过巨大贡献的优秀历史文化遗产,延续这些历史遗产的光荣与梦想。今天仁济堂已经作为一座医学博物馆,涵养和传承着博爱众生、济世救人的人道主义精神,但如果仁济堂能恢复宗教活动,还原其历史真实面目,对丰富广州的历史文化内涵,促进国际交流和文化繁荣,将具有更加重大深远的意义。

在说出无伪之信、无愧之心的三个“已经”之后,保罗充满喜乐和盼望地说:“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单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我相信,嘉约翰医生鞠躬尽瘁地用自己的医疗传教工作来表达爱慕主显现的心志,历史已经给予他公正的评价,等到复活的主耶稣荣耀再临之时,深信我们能在上帝荣耀的国度里,看见上帝赐给他的公义的冠冕。

惟愿更多人通过嘉约翰医生的历史功绩,得以认识上帝的旨意和自己的使命,做一个有无伪之信、无愧之心的人。阿门!

 

2014年11月1日

于广州大窝岭基督教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