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外科+麻醉科】“新技”点灯,照亮病人希望之路

受访专家:麻醉科李珏副主任医师、曹德雄医师

近日,我院胸外科与麻醉科携手合作,采用特殊肺隔离技术成功为喉癌术后气管切开患者实施单肺通气行胸腔镜下右上肺叶切除术。这种特殊的肺隔离技术目前在全球尚未见文献报道。

59岁的刘先生,3月前因“喉癌术后复发”行“喉癌联合根治+气管切开术”。近3个月来,患者出现胸闷不适感,1个月内体重下降约5 公斤,胸部PET-CT结果示:喉癌术后改变,右肺上叶前段高代谢结节灶,考虑为恶性病变(转移与原发性肺癌相鉴别)。为尽快明确肺部病变并及时治疗,胸外科王铭辉主任及吴多光医师会诊后决定行胸腔镜下右上肺叶切除术。由于气管切开的病人行单肺通气,对于胸科手术来说尚属首例,因此,王铭辉教授请来李珏副主任医师及曹德雄医师两位心胸外科麻醉专家进行会诊。

据曹德雄医师介绍,胸科手术目前可通过双腔支气管导管技术和支气管阻塞管技术来完成肺隔离并进行单肺通气以提供良好的肺萎缩状态及足够的操作空间满足手术的要求。但由于双腔支气管导管其有效管腔小,外形粗,不易塑形,术中容易移位;患者术后不易耐受,且对于气管切开、张口困难的患者由于无法放置而限制了双腔支气管导管的使用。而支气管阻塞管虽能实现单肺通气,但也存在不足之处:首先,气管阻塞管需深入术侧主支气管进行阻塞,与手术部位非常接近时,手术操作有可能损伤导管,造成单肺通气失败,异物进入手术野或肺中,在进行选择性肺叶通气时这种情况更易发生;其次,支气管阻塞管用于单肺通气时,由于其内套管的管腔较细,因此肺的萎缩所需时间较长,往往需要人工挤压、负压吸引及断开呼吸回路等方法来辅助,同时也造成远端分泌物的吸引困难。对于本例手术来说,双腔管支气管导管由于导管的局限性并不适于通过气管切开口放置,而选用支气管堵塞管最大的弊端就是无法及时吸除支气管远端的分泌物。该患者为恶性肿瘤患者,手术操作及术中挤压可能引起血液及部分癌细胞脱落,若恢复双肺通气前未能吸干净积留在远端的血液及分泌物,气囊开放时可能会流至健侧肺,造成健侧肺支气管堵塞甚至癌细胞转移。

     针对本例患者的诸多难题,曹德雄医师查阅了国内外相关文献,未见有此类病例的报道及方法介绍。最终,凭借着多年的扎实的临床麻醉知识技能已及丰富的胸科麻醉经验,曹德雄医师采用了临床现有的器械,自行研究组装了一套适合本例患者麻醉手术需要的肺隔离装置。该装置巧妙地利用了一截Y型接头,一条气管导管延长管及两根内径大小适中的单腔加强导管组成。麻醉诱导后通过纤维支气管镜将分别将两根单腔导管通过气管切开口送至两侧支气管,确定好最佳位置后妥善固定。术中可根据需要开放或夹闭术侧导管,术毕准备胀肺及恢复双肺通气前可通过术侧导管将远端的痰液及血性分泌物吸引,达到避免污染健侧肺的要求。术中健侧肺全程通气状态良好。手术顺利,术毕患者自主呼吸恢复良好,吸净分泌物后将导管拔除换成气管切开套管,患者清醒,安返病房。

 

文/图   麻醉科  郭明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