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我院举行“中国梦 我的梦”先进人物事迹报告会

 习总书记指出,“中国梦”是对过去峥嵘历史的深刻回顾,是对现在繁荣昌盛的生动写照,是对未来科学发展的热切期盼。每个职工心中都有一个梦,为了给广大职工的梦增加力量源泉,78日下午,我院党委隆重举行“中国梦,我的梦”先进人物事迹报告会。报告会由院长、党委副书记沈慧勇主持。王景峰书记、赵婉文副书记等100多位中层干部和入党积极分子聆听了报告。

 

 

沈慧勇院长主持                    王景峰书记作总结

 

报告会特别邀请了远赴加纳的援非医生李杰、爱岗敬业的好职工张幼伦、主动为病人承担医药费用的医生梁俊雄、刚从阿富汗执行救援任务回国的无国界医生赵一凡、舍身救人的保安队长路志辉和江嘉昕医师作报告。

 

左起:李杰  张幼伦  梁俊雄  赵一凡  路志辉  江嘉昕

 

六位同志分别从不同的岗位、不同的角度,作了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报告。麻醉科李杰医生主动请缨,奔赴环境恶劣、疟疾盛行的非洲加纳,用自己顽强的毅力和高超技术克服了重重困难,赢得了加纳同行和当地百姓的极高赞誉,圆满完成祖国交付的光荣任务;麻醉科赵一凡医生主动申请加入无国界医生,远赴战火纷飞的阿富汗,冒着生命危险开展医疗救援,践行了一名中国医生的医者大爱;中医科梁俊雄医生热爱中医事业,主动接回结肠癌转移病人进行医治,为病人承担医药费用,并多次巧退红包,彰显了高尚医德;门诊办张幼伦每天提前一个多小时上班,主动承担职责之外的工作,帮助了无数门诊病人,化解了无数棘手的纠纷,几十年如一日;路志辉同志和江嘉昕医生在危急关头,奋不顾身、勇跳珠江救起落水群众,救人后不留名的高尚品德获得各大媒体的关注和社会各界的交口称赞。

 

 

正如王景峰书记在总结中所指出的,六位同志都是我院在各个岗位上的杰出代表,他们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他们弘扬了医院170多年的优秀传统文化,传播了社会正能量。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希望大家行动起来,向先进人物学习,把握当下,同心同德,为实现“中国梦”、“医院梦”和我们的梦而努力奋斗、矢志不渝!(文/ 党办)

 

 

讲稿选登(有删减)

 

 

 

中国医生  very good

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李杰

 

今年3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刚果共和国接见援非医疗队员时说:“50年来,中国医疗队不仅在为非洲人民服务方面作出了突出成绩,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无上荣誉,而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造就了一种崇高的中国医疗队精神,这就是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

总书记如此高度赞誉中国援非医疗队,作为中国首批援助加纳医疗队的队员,我非常激动,深感骄傲与自豪。

200912月到20121月,我和队友们一起,在加纳度过了终身难忘的两年。

我忘不了刚踏入加纳国土、走出机舱的那一刻:骄阳似火、热浪滚滚,可是机场却冷冷清清,没有欢迎仪式,更没有传说中的鲜花、掌声和拥抱。我暗知不妙,我们医疗队能受到欢迎吗?

不出所料,我们医疗队果然遇到重重困难。按照计划,我们将在西非最大的克里布教学医院工作。可是,具有较强西方医学背景的克里布医生们不想让我们介入临床工作。工作开局不利,生活条件艰苦,队员们情绪低落。是到社区医院、还是留在教学医院?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队长韦建瑞带领我们认真分析原因,大家认为,中国与加纳在文化价值观、教育背景、风俗习惯和经济状况等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到社区医院工作,局面很容易打开;但是到克里布医院能更好地发挥我们的作用。通过讨论,韦建瑞队长坚定地说:“我们是中国医生,代表着中国形象,困难当头,我们绝不后退! ”

霎时间, 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作为麻醉医生,手术室就是我的阵地。我必须坚守阵地,想方设法让当地同行认可中国医生的医疗技术。

证明自己的机会很快来了。一天下午,手术室来了一个重病号,整个下巴都被巨大的肿瘤覆盖了,口腔也被肿瘤塞得满满的。即使在国内,给这样的病人做气管插管都是非常困难的,而在加纳却只有最普通的喉镜。当地的三个医生都插管失败了。病人呼吸急促,如果处理不及时,很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同行们忙得团团转,可是我当时却出奇的冷静,主动提出让我来试试。听到我的话,麻醉科主任疑惑地问:“你行吗?”我镇静地回答:“让我来吧! ”

我调整了麻醉策略,在同事的协助下,让病人的头悬空,尽量后仰,张大嘴巴,原来顶在嘴里的大块肿瘤和上腭之间终于露出了一条窄窄的空隙。我将喉镜从空隙里慢慢插入口腔,可是要继续深入找到气管口谈何容易。一次、两次、三次都找不到气管的大门,汗水湿透了工作服,手腕又酸又痛。我默默地告诫自己,沉着、沉着、再沉着,终于看到气管口的大门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从鼻腔插入导管,再让导管顺利地进入气管。按照传统方法,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关键时刻,经验和应变真的太重要了。我反其道而行之,创造性地用喉镜来调节气管口的位置,让气管口来寻找导管头,从而巧妙地解决了这一难题,麻醉终于成功了!

手术室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在场的所有医生、护士和医学生都投来敬佩的目光,麻醉科主任冲我竖起了大拇指,说:“中国医生,very good!”此情此景,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医生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全体队员的努力下,我们终于打开了工作局面,得到了同行的认可、群众的欢迎。

加纳的结石病人很多,当地的同行还没有掌握先进的治疗技术。我的队友、来自广医三院泌尿科的刘平教授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找他看病的病人非常多。刘平教授认为,帮助当地同行提高医疗技术,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才是我们援助加纳的最终目的。

于是,加纳历史上第一台不用开刀的输尿管镜取石手术开始了。在泌尿外科全体医生和实习生的注视下,刘平教授用从中国带来的全套设备开始演示。他边操作边详细解答,用娴熟的无损伤技术粉碎了结石,解除了梗阻,抽出了两百多毫升脓液,手术成功了!热情的黑人同行紧紧地拥抱着中国医生,高声地说: “中国医生,very good!

这一声声“中国医生,very good!”渗透了我们援外医疗队员的辛勤和汗水,倾注了我们无私奉献的大爱与情怀!

截止到201212月,42年间,根据卫生部的要求,广东派遣了43批援外医疗队、658人次队员,每两年轮换一次。共治疗门诊病人365万余人次;收治住院病人23万余人次;做各种手术7万余台次;针灸病人4万余人次;抢救危重病人4万余人次;上层保健3.1万余人次。此外,还援建了4个卫生中心。如今,援非医疗队还在那片土地上治病救人,守护健康。这是闪烁国际主义光辉的壮举,这是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旗帜。

援外医疗队的工作是短暂的,可是我们播下的友谊种子是长久的。我忘不了那年圣诞节,加纳卫生部的高官和医生为我们举行隆重的欢送party。酒没醉,人自醉。我开心地笑了,因为,我们接连闯过语言、生活、环境、心理和疾病五大关,终于赢得患者信任、同行佩服、百姓传诵、政府嘉奖;因为,我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 “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 的中国医疗队精神; 因为,我们以无私奉献的博大情怀,让 “中国医生,very good” 的声音,在加纳大地上广为传颂!

谢谢大家!

 

 

以厚劲之心 尽绵薄之力

门诊办公室 张幼伦

 

医院党委给每个党员发了一枚党徽胸章,而我,每天上班都会一直带着它,因为党徽的内涵时常提醒着我、鞭策着我,从高从严要求自己,少喊口号,多干实事。

门诊办的工作由不少零碎的细节组成的,从每天早上6点钟医院打开挂号厅大门,到送走当天最后一位病人,每一个环节都和我们门诊办的工作息息相关。

医院每天都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求医患者,一旦我们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在与患者沟通及对患者的服务不到位的时候,脾气好的病人可能忍忍就过了,也有的当场投诉,而在得到合理的答复后满意离开。但是,有的病人却会借故大吵大闹,甚至提出了比较过分的要求。我们的工作有时就是需要我们去面对这样的小事,正是在这一件件的小事中,我在完成着医院交付给我的使命。在我处理的门诊投诉当中,即使是我见过的最能“闹腾”的患者,最后都被我想方设法妥善处理。下面给大家分享的几个例子,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每天都有可能发生在门诊的故事。大家听完就知道门诊工作所需要的,其实是一种态度,以高标准去提升自我的态度。

梁女士,白血病患者,住过急诊科、消化内科、内分泌内科。她的两个儿子,受教育程度并不是很高,兄弟两人都是接受低保的特困人士,在平时生活中也许就有很多的不满,似乎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亏欠了他们,而医院这时也成了他们发泄的对象。每个月,这两兄弟都要推着母亲来医院输血、补液、打免疫球蛋白。从挂号、看病、交费、到取药各项程序上,时常闹腾得让我们的工作受到很大的阻力。据我了解,他们两位绝大多数的投诉,其实都是无理取闹的。所以,每个月到了他们来看病的那几天,各部门都绷紧神经,苦不堪言。我在接待他们投诉的过程中,主动向他们告知自己职务,最后甚至连自己的个人手机号码都给了他们,并告诉他们,凡是以后在就医期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和我联系。有的同事很疑惑,问我难道不怕他们烦吗?是烦,但是如果不把他们的矛头引向我,他们去到每个部门都可能闹事,而在医院围观者众多,不但影响了其他患者就医,也容易对医院造成负面影响。其实各病区都因为他们的无理取闹而害怕接收他们的母亲,我也曾被气恼过,但我还是耐心地在各病区和各个教授之间周旋调停。尽管他们两兄弟有时确实蛮不讲理,但是他们却从不欠医院一分钱的医药费。不妨换个角度想想,他们也只是为了自己的母亲着急而已,反而他们的这份孝心,却是很多人不一定能做到的。我们家中都会有长者,我自己也身为人母,每每想到这一层,将心比心,我就会觉得能帮到他们的就帮吧。帮他们在个病区疏通协调、安排他们母亲的治疗,在他们发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平息怒火。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的付出,对方总归是能感受到的。所以直至梁女士病逝,他们兄弟俩投诉的频率一直在下降。

第二个例子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同事记得,有一次有位体格健壮的男患者,服药两天后回到药房窗口闹事,吵着要求院方退还药费。三名保安同志都没能制服得了他。我赶到现场后,让他把开药的发票给我,我自己掏钱退还了药费给他。因为拆封后的药、带离了门诊的药是不能退的,不合规矩也不安全。可能不见得在座的每一位同事都赞同我的做法,但是我却觉得,让这位男患者安静地离开,尽快恢复门诊的正常秩序,避免影响其他患者取药,才是当时我认为最妥善的办法。有时由于患者挂错号,需要重新挂号,或要求退号的过程中有时也难免吵闹一番,我也会私自出资平复风波,也是这个道理,关键的是要解决问题,维持秩序。

每年我有过半的工作日是早上驾车来医院的路上还开着车头灯的。清晨6点多,我打开门诊大厅的电子大屏幕,让患者第一时间知道,自己选择的教授是否开诊。7点,我到挂号窗口开窗,迎来第一个挂号的患者。尽管门诊有清晰的医生介绍指示牌,但病人挂错号、看错专科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的。为了减少患者挂错号之后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和麻烦,我也凭借自己医学常识和多年积累的经验以及对专家教授的了解,陪伴挂号员当起导医,指导病人看病挂号。也会根据今天挂号病人的多少,在现场调配挂号窗口运作,提高工作效率,减少病人排队轮候时间。7点半后,挂号的工作进入正轨,这时,抽血的窗口正准备打开。我再去中注室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工作,收单、打单、撕棉签、维持秩序。减少患者排队等候时间,是我们门诊办最想做的事情。而我所做的,仅仅是贡献了我的绵薄之力而已。8点后,我回到自己的岗位,开始日常的工作。

这些例子都是我们门诊工作的缩影与写照,不仅是我,很多很多的同事都在为门诊的工作默默的贡献着自己力量,相互激励。事无大小,从点点滴滴做起,想方设法方便患者、服务他人正是作为医务人员应有的工作态度。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我在我的工作中、在党徽给予我的使命下,我找到了我自己的快乐。“满怀善良是快乐之本”也是我工作中的座右铭。

我们医院有着170多年的历史,拯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也走出了无数名医国手,能够在这样光辉璀璨的医院里工作,也是我的骄傲。自从1979年入院工作至今,三十多年的工作里,是医院培养了我,让我在这里成长,给了我一个可以为他人奉献绵力同时体现自身价值的机会,也让我时刻感受到如大家庭般的温暖。医院的兴荣衰耻与我休戚相关,我真心希望我能为她继续奉献我这一份微薄的力量,尽全力维护她的荣誉和骄傲,看着她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谢谢大家!

 

 

中国梦,中医梦,还有我的梦

中医科副主医师 梁俊雄

 

我们都有一个中国梦,就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作为普通的中国公民,我也有自己的梦。

记得刚踏入神圣的医学殿堂的时候,我就有美好的梦想,挖掘中华医学的丰富宝藏,奉献给祖国人民;做人民友好使者,漂洋过海,传播祖国优秀的文化,传播精湛的中华医术,造福整个人类。

事情得从2005年初说起,那是一个春天的故事。我作为知名的对外中医教育和中医英语专家,远涉重洋,应邀的大洋的彼岸美国讲学。在讲学之余,我还深入当地的华人和西方人社区,悬壶济世,传播传统的中华医学文明,让美国朋友领略中医的奇妙。我的医疗活动在当地获得了广泛好评。在临回国的时候,就有美国朋友力邀我留下,认为我在美国一定有很好的发展,一定会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但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回国。事隔七年余,去年底,我又重新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又见到了很多当年共事的美国朋友,他们很多人都问我是否后悔当年回国的选择,要是留在美国的话,也许现在已经过上了很体面的生活。尽管经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但我的选择义无反顾!美国当然是实现我梦想的好地方,但深受中华传统文明的熏陶,我的身上流淌着中华的血液,我的梦想必须根植在祖国的沃土上。离开了祖国,我将一事无成。

我有一个梦想,给深陷沉疴的患者以阳光与温暖。

在中医科候诊大厅和走廊上,每天都坐满了候诊的患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的“熟客”。我曾经连续两次被评为“门诊医师服务之星”,一个单元的时间经常要诊治七十个病人,最多的一天诊治一百三十个病人,门诊预约率可达到百分之七十。为了服务更多的患者,我能做的是延长工作时间,经常的提前半小时上班,推迟一、两个小时下班。当然了不敢迟到,不可能早退。我知道有的老年病人凌晨四点就到医院排队等挂号,有的农村病人翻山越岭、几度跋涉才终于到达医院,我知道,一名有强烈责任感的医生应甘愿把时间付出给病人,甘愿每天与星星月亮相伴归家。

我知道,奉献应该成为一种习惯,不仅仅在平时工作中,就是假期也不应忘助人为乐。2011年春节,我回湛江休假,期间得知当地有一位23岁的小伙子不幸患上了结肠癌并出现腹腔大转移,病情严重至极已无法进行手术。小伙子的父母抱着一丝希望找到了我,希望可以挽回孩子的生命。我深深地同情着这个不幸的家庭,决定先进行中医治疗,病情稳定后把小伙子带回广州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中医加上西医的化疗后,小伙子的病情奇迹般地有所好转,并接受了外科手术。目前患者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在我行医道路上的诱惑必然不在少数,应尽量巧妙地拒绝诱惑。曾经有位患胃癌的下岗工人,家庭经济拮据,不愿进行手术,后经广州电视台的一位记者介绍找到了我。经过治疗后,病人病情稳定,生活质量好。患者因此十分感激,硬要塞“红包”以表示其心意,我屡次推搪都无济于事,于是心生妙计——考虑到病人的自尊心,还有广州当地人骨子里“不送红包治不好病”迷信心理,“接受”了“红包”,让病人心里面觉得踏实,高高兴兴地回家养病。但事实却是,我私底下瞒着病人把“红包”以介绍看病的记者的名义捐给了病人。

从医多年,我有不少“得意之作”,有存活了十八年的肝癌病人,有广泛转移无法进行手术接受中医调理而存活的卵巢癌病人,还有许许多多恶性肿瘤术后接受中医治疗而存活了八年、十年以上的病人……而让我最“得意”的是一位105岁的高龄老病号,这位老翁可谓集“百病”于一身——胆囊炎、胆石症、冠心病、肺气肿、气管炎、骨质疏松,中风两次。老翁现在仍能读书看报、种花种草,思维清晰,中医的延年益寿神奇功能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从医多年,一路艰难险阻无数,但我的梦想一直不断。激励和鞭策我坚持下来的,是一份誓词,一个信念。我是无神论者,没有宗教信仰,但心中有两个永恒的“偶像”:一个是古希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一个是中国唐朝“药王”孙思邈。我把希波克拉底誓词铭刻心中,而“药王”孙思邈则是以“大医精诚”深深地影响着我。孙思邈对“大医”的界定,成为后世行医者的医德典范,也是我所孜孜以求的从医境界。从不烧香拜佛的我每到药王庙时,一定会诚心跪拜,只因崇敬、感激——在我的心里,孙思邈是中医药学的老祖宗,为人类的进步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中医发展史上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我的汇报完毕,谢谢大家!

 

 

 

我在“无国界医生”阿富汗任务的体会

麻醉科副主医师  赵一凡

 

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是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宗旨是不受种族、宗教、性别或政治因素所左右,基于人们的需要提供医疗援助,并致力引起世界对危困中人群的关注。自1971年成立以来,MSF一直为受到武装冲突、疫症和天灾影响、或被排拒在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无偿医疗人道救援。

去年得以晋升高级职称后,我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进入一个新阶段,希望利用自己的专长做些回馈社会的工作。无国界医生,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平台,世界各地的救援项目大多需要麻醉医师。就这样,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通过报名、考核,成为一名前线救援人员。今年4月到6月,在家人、院领导的支持下,我远赴阿富汗昆都士省的MSF创伤医院,从事临床麻醉工作,救治当地创伤患者。

初到阿富汗

由于阿富汗长年经历战乱,瘫痪的医疗系统完全无法提供正常的医疗服务,而贫穷的患者,往往只能在无助中等待死亡。据统计,阿富汗人的平均寿命只有42.9岁,处世界最低水平。20046月,在阿富汗项目工作的5MSF救援人员在蓄意袭击中被杀害,导致MSF被迫撤离,直到2010年才恢复在该国的救援行动。2011年,“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北部昆都士设立了一所外科创伤医院,专门免费收治战伤和各种创伤患者。

201346下午,经过4天的颠簸,我辗转到达了阿富汗昆都士省。虽然这是城市中心地区,破败的建筑、无序的交通、衣衫褴褛的行人、高度紧张的武装戒备,都在告诉我这是一个饱经战争摧残的国家。

刚进医院,我就参加会议、会诊患者。下午5点,我已经整天没吃没喝了,一位阿富汗本地的年轻医生马上跑出医院,帮我买了水和饼干。我想还他钱时,他微笑着摇摇头,手按胸前说:“Dont worry, here is Afghanistan!”他那种以身为阿富汗人而自豪的表情,我至今仍历历在目。艰苦的境况,并不能阻止高尚品格的出现!我想,我来这里不是以一个“援助者”自居的,而是要感受他们的感受,和他们一起对抗疾病与创伤!

到达当晚,还没来得及适应环境的我,就因为一个枪伤患者被叫回医院。一位中年女性,左腰部中枪,子弹从脐旁穿出,左肾碎裂、结肠回肠穿孔大出血!这是我第一次为枪伤患者进行麻醉手术,也是第一次在“联合国”般的医疗团队里工作!快速气管插管全身麻醉、抗休克治疗、输血……用的是中国九十年代就淘汰的麻醉药物和设备,听的是各种不同口音的英语。3个小时后,手术成功,女患者醒来时问我:“手术做了吗?”

接下来的日子,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枪伤、炸弹伤或车祸患者,作为医生,我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在战火纷飞的国度下,生命如此脆弱!

中国医生在阿富汗

一天,医院来了一位2岁小女孩,她乘坐的三轮摩托翻车,造成上下颌骨骨折,右嘴角撕裂达颧骨,伤口血流不止,必须口咬大量纱布减少失血。她一直流泪,却连张开口的力气都没有,状况惨不忍睹!

我在孙逸仙纪念医院工作多年,对口腔头颈外科手术麻醉有丰富经验。对这位女孩,我采用了快速麻醉诱导技术,在1分钟内使病人入睡、呼吸停止,止血纱布移开的10秒内,经鼻腔气管插管成功。若此过程稍微延迟,患者立刻会发生窒息!这种麻醉处理,使病人在无痛无意识和牙关松弛的情况下接受手术;经鼻气管插管将口腔完全留给了外科进行手术而不必担心血液流入气管。3小时后,手术成功,大家对我的技术纷纷表示赞赏。此后,我在工作上得到同事们的高度信任,在阿富汗工作的两个月时间里,我们这个外科团队一共完成了五百多例手术,拯救了许多重伤垂死的患者。

 

对人道主义的理解

我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四岁半。她善解人意,有时淘气,有时撒娇,每晚缠着要我给她讲故事。我离家了,她在电话里很体贴地说:“爸爸,我好想你啊!”我觉得,女儿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可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贫困地区里,却有这样一些女孩们的遭遇,完全迥异于我的认知!一位二十岁女孩,身材如一般初中生般瘦小,因为一些小事情触怒了父亲,被父亲用木棍把双手尺桡骨掌骨全打折了! 一位两岁的小女孩,从车上摔下导致右手腕骨骨折,父母无暇看顾,直到骨折开始畸形愈合才来就诊,当我们检查时,发现她的小手已经严重肿胀和畸形。一位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五岁女孩,玩耍时左脚意外被哥哥用铁铲铲断了三个脚趾,我见到她时,她独自躺在准备间,无人陪伴,不哭也不笑的她,在我向她挥手时,却还懂和我握手……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巴斯敏娜的8岁女孩。她跟随家人参加一个婚礼,两派敌对势力突然在婚礼上展开枪战。巴斯敏娜被流弹击中,强力的子弹从左腹部穿入,居然划开整个腹壁,所有肠子都流出来了!首次手术在我们的一番努力之下暂时挽救了她的生命。但是,由于我们缺乏静脉营养支持,她的肠道创口完全无法愈合。经过后来的3次肠瘘修补手术,她变成了真正的“皮包骨”。在我任务结束离开昆都士的第三天,她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作为一个医生,对各种手术或许已经司空见惯;但作为一个父亲,见到这一幕幕,实在令我难以释怀!所谓的人道主义,并非以什么济困扶危的伟大医生或者慈善家自居而是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对苦难中的人们的遭遇感同身受,想其所想,竭力相助。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人间有真爱!

 在阿富汗的两个月,除了得到一段难忘的经历,也收获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国同事们的友谊。

感谢医院对我的培养和支持,谢谢大家!

 

 

我想说,我不是英雄

保安队副队长   路志辉

 

每个人都有个 “英雄梦”,或能为国家荣誉而战斗,或能为集体利益而献身,或成为受人敬仰的名人,或做出让人铭记的事迹等等。“英雄梦”对我而言,如启明星般闪耀,遥远却无时无刻不令我向往。当“英雄”这个称号铺天盖地的朝我涌来时,我却觉得它更多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抹不去的悲伤。

201331日,那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

天飘着丝丝冷雨,夹着广州冬季独特的寒冷,我拉紧衣领,快步走回医院。“救命”,“有人掉到江里了”。寻声望去,一名武警战士不假思索的一个猛子扎入江中,向着一个挣扎的身影游去。我赶紧跑过去,江堤旁已经乱成一团,眼见着江面水势汹涌,漩涡湍急,刚刚跳下去救人的武警战士半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落水者还不停的扑腾,两条生命危在旦夕,在医院工作多年,我深知这江面下暗流涌动,此时的我只有一个想法“下水救人”。

冰冷的江水,仿佛有无数把刺刀切着骨头分割着肉,水下的情况远比江表面看的更糟糕,好像有一只手,使劲地拖着我往下沉。我奋力游去,抓住了离我较近的落水者,求生的本能使他不停的扑腾,用力的抓我,我被呛了几口水,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将岸上扔下来的救生圈套在了他身上。这时的我已双手发软,恐惧充斥着内心,疲劳透支着身体,我的视线完全被江水模糊住了,但我仍记得还有一名武警战士在等着我。救人的信念支撑着我拼命的向他游过去,江水实在湍急,一次、二次、三次,终于我抓住了他的后领口,拼尽剩下的力气游向浮排,我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肢体已经僵硬,抓着的武警战士一点点往下沉,我心里焦急,默默给自己鼓劲:“加油,加油,路志辉,你行的,一定要游回去,一定要!”十米,九米,近了,近了,我心里大声的喊着:“兄弟啊,坚持住啊!”就在那一刻,一个急流猛的拍过来,当我回过神来,武警兄弟已经从我僵硬的手里滑脱了,身体如一片落叶般,被漩涡卷着迅速地沉了下去,好像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我隐约看见了他眼中的期待和坚毅,他还那么的年轻啊!我的身体颤抖着,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那一眼,或有或无,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就那样的两三米,却再不能抓住他。回到岸上的我瘫在地上,眼神呆滞了,无法离开他沉下去的位置,一句话也说不出,不知哪来的泪水含满眼窝,短短的几分钟我却恍若隔世。

事发2天后,突然有个记者找到我,报道了这件事。于是我第一次被人们称为了“英雄”。当手捧着鲜花和荣誉的时候,我再无法控制自己压抑在心头的泪水,从未想过“英雄”称号的背后竟是如此的心酸和遗憾,是那永远不愿再经历的悲痛。如果一切都可以不曾发生,那我情愿拿一切来交换!我想说,我不是英雄!那短短14秒的义无反顾,那奋不顾身的纵身一跃,才是真正的英雄气概。

我想说,我不是英雄!在我院178年的历史里,那些在医学科学发展上争得了无数成绩为医院名誉而奉献的医学精英才是英雄;那些在非典疫情、汶川地震来临时挺身而出冲锋一线为人民群众健康而奉献的医护人员才是英雄;那些远离故土和亲人为国家荣誉而奉献的援非医疗队员才是英雄!他们为实现“医院梦”、“中国梦”展现了英雄本色。

我想说,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这个伟大集体里的一名普通的保安员,是医院无私大爱的文化熏陶了我,是同事们向善向美的行为感染了我,让我有机会成为一名志存高远的 “逸仙”人,我会时刻践行“博爱、崇德、求精、奋进”的院训,坚守保安员这虽然平凡却不平庸的岗位,用实际行动感恩学校和医院领导给予我的关怀和帮助,以英雄为榜样,为实现“医院梦”、“中国梦”尽自己的努力。

最后,我想说,我不是英雄。但我会坚持自己的“英雄梦”,只为了将“见义勇为的大爱”传递下去,让它在伟大的“中国梦”里生根发芽。

谢谢大家!

 

 

救死扶伤,不分场合

博济特诊中心主治医师  江嘉昕

 

531日是个很普通的日子,我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医院上班,并提早三四个站下车,向着医院方向一路小跑当作运动。大约早上7点半左右,当我跑到解放桥与总工会码头之间的路段时,突然听到有个中年女士大叫“救命,救命!”我赶紧往回跑,远远便看见一位穿黑色衣服的阿婆在江水里挣扎,快要没顶了。我将身上的iphone手机随手交给了这位妇女,翻过栏杆,径直跳入江中。

这时珠江正在涨潮,水流湍急,水深不到底,但幸运的是,落水者附近刚好有一个救生扶梯。我向落水者游去,很快抓住了她并拉到扶梯上。我生怕她再掉下去,左手扶梯右手臂环抱着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推,一只脚想着往上迈,这时感觉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个梯级怎么也迈不上去。于是潜入水中用头顶将她顶出水面,落水者也已经没有力气了,连腿都迈不上去,我继续用肩膀顶着,右手将她僵直的右膝关节顶弯,然后将她的脚板放到扶梯上,就这样连续顶上了两三级,直到岸上的人够着她的手拉了上去。

落水者是位年过七旬的老妇人,从落水位置附近江面上漂浮着的白色泡沫饭盒推测,她可能是一位拾荒人,在翻越栏杆捡垃圾时失足落水的。看到老妇人安全上岸,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发现有几个路人拿起手机想拍照,我便扭头快步离开,有几个人追上来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只是说“路过的”就跑步离开了。

全身湿透着回到医院,我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同事,悄悄换上平时打球备的运动衣裤继续上班。这是我从医四十多年最难堪的一天,身穿白大褂,里面是大红的运动短裤,脚上还穿着拖鞋,科室同事都说非常不雅,整整一天我都不敢离开科室一步。回家后我才将事情告诉母亲太太,以免她们担心。第二天是星期六,神通广大的记者知道了我就是救人“阿伯”,多次打来电话要求采访,我拒绝了,并关闭了手机两天跑到从化躲了起来。

生命是宝贵的,无论是伟人还是拾荒阿婆,生命的意义都是相同的。救人于危难之时,我做到了,也成功了,内心当然很愉快,但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救人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在脑海中闪过,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我感到我有能力把她救上来,于是,我就去做了。

我是一个医生,从医41年了,救死扶伤就是我的天职,只不过这次履职的地点不在医院而已。在我们医院,178年来薪火相传,博施济世,身边涌现出不少可歌可泣的人和事,有医术精湛的一代大师,有舍小家顾大家的抗非英雄,有为医学发展和医院建设殚精竭虑的白衣天使,他们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我能在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医院做了这么一件受到大家认可的事,是我的荣幸。

救人需要勇气,也需要技巧,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譬如有救援临时团队、有救生设施、施救人员有熟练的水性等等。我觉得能够成功施救,关键是有一个临时的团队,包括呼叫的妇女、在岸上将老人拉上岸的热心路人,还有众多其他群众,他们都是无名英雄。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选择适当的方式参加救援,不要盲目的做超出自己能力的傻事。

医院给了我“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的称号,我感到非常荣幸,但是又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做的只是所有孙逸仙人都会做的一件小事,比起各位在救死扶伤的岗位做出的贡献实在是太渺小了。今后我要好好收藏这份荣耀,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所热爱的医生这个职业。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