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任何项目!

    【老有所为系列】莫道桑榆晚,妙手回春救患儿

    记儿科李文益教授

     

     

    李文益,男,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1946出生,1970年中山医学院医疗系毕业,19891990年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访问学者。曾任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儿科教研室主任、儿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常务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儿科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儿科杂志、中国小儿血液肿瘤杂志、新生儿科杂志、中国实用儿科杂志、中华小儿急救医学杂志、中华妇幼临床杂志、中国当代儿科杂志、中国询证儿科杂志等杂志编委。主要研究方向:小儿血液病,重点研究β地中海贫血病、小儿白血病。此外,对小儿出血性疾病、小儿哮喘、新生儿疾病等也有较好研究。在国内、外杂志发表论文80多篇;主编专著3(其中卫生部规划教材一本);参编10(其中卫生部、教育部规划教材5);获省高教厅、卫生厅科技成果奖;2001年获南粤教书育人优秀教师奖。已培养硕士生15人,博士生8人。

     

    退休不退岗,离职不离任

    2009年退休后,李教授没有特别的计划,他认为继续发挥余热,为群众看病是理所当然的选择。退休的消息在业界传开后,许多医院纷纷递来橄榄枝,盛情延聘李教授开设专家门诊。然而长于斯、成于斯,在中山医读书,在中山二院获得了职业的成就,他仍然选择接受中山二院的返聘。如今他每周两次专家门诊,大约为60名病人看病。每周参加科室两次查房,为解决临床疑难病人、抢救危重病人作出贡献。按照规定,65岁以后,尽管李教授就不再带研究生,但是他仍然非常强调学生临床思维的训练,喜欢向跟随查房的青年医生和学生发问,在一问一答中引导学生留心观察,多向思考,逐渐培养年轻人周密的临床思维和细致的观察能力。对儿科的青年医生和学生来说,每次跟随李教授查房都是一场知识的盛宴,都能获得思维上的启发。

     

    “每参加一次会诊都有可能救回一条生命”

    每周出诊、查房的时间使教授仍然像在职时一样非常规律地工作和生活。然而教授常常向救火队员一样,奔赴全省、乃至全国各地参加疑难病例会诊。风尘仆仆的长途奔波使将近70岁的教授对出差颇感厌倦。但是每次收到会诊申请时,教授总是马上背起行李就出发,把对出差的厌倦抛之脑后。出差回到家后,他又尽快把下次出发的行李准备妥当,如同士兵等待下一次出征的命令。他说:“多参加危重病例、疑难病例的会诊是我现在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好的方式。每参加一次会诊都有可能救回一条生命”。作为中华医学会全国儿科学会常委、小儿血液专业组顾问,教授在儿科血液专业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得到了全国同行的推崇。退休后,每年都要到各地会诊数十次,解决了很多已经让同行束手无策的危重疑难病例,抢救了不少生命濒临危险的小孩生命。这种成就感让教授对会诊申请义不容辞地接受,尽快有时舟车劳顿让他感觉体力不胜,但是他仍然奔波在途中,对每一个患儿的生命都不轻言放弃。

     

    对危重疑难病例如数家珍

    教授长期参与救治危重患儿,许多疑难病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教授讲述一个个研究个案,对笔者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几年前来自揭阳普宁的两个患儿的家长找到教授求助。两个患儿为表姐弟关系,均反复发烧,一个表现为幼年型类风湿性关节炎,另一个则表现为过敏性紫癜并有明显急腹症体征。面对同一家族的病人,病情反复,教授和科里其他医生认真询问家族史、查阅大量文献,并想尽办法进行基因检测(一方面这种少见病的基因没有实验室常规做,另一方面两个家庭都比较贫穷,多年的治病已花费其所有的钱),最终诊断为“家族性地中海热”这是国内非常少见的疾病,治疗则用非常便宜的秋水仙碱就有效,病情很快得到缓解。并同时给未发病但也存在基因缺陷的家族成员制定了相应的预防方案。几年来,两个患病的小孩只需定期回医院复诊,病情未出现复发。

    2010年,一位姓邝女孩,自幼已有中间型地中海贫血,12岁时出现幼年型风湿性关节炎、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经过多番打听找到李教授就诊,面对这种多种合并症的中间型地中海贫血,李教授凭他多学科的全面知识和对疑难病的经验,制定了相应的治疗方案,病情得到了较好控制。虽然这位女孩的父母多次向李教授赠送礼物,均为李教授婉言谢绝。如今这位女孩已经17岁,即将到成人专科就诊,女孩家长对此非常担心这种跨几个学科的病人,转到哪个专家好呢?  

    某三甲医院收治了一个来自日本的6岁川崎病患儿,规范使用了2g/kg的丙种球蛋白后无效,该医院医生感到困难,教授接到会诊申请后,前往参加会诊。经教授诊断为支原体感染、丙种球蛋白不敏感型川崎病,并制定相应了治疗方案,患儿当天晚上就退烧了。日本患儿回国后,日本专家了解李教授的治疗方案,表示了非常赞同:“中国医生的诊断和治疗非常恰当及时。”

    几年前,广东发生甲型流感流行期间,佛山有一例重症甲流合并肺炎、尿崩(5岁小孩每天8000多毫升尿),因此病人牵协到多个学科,为此也请了相关专科(大约5个专科)的专家会诊,病情未得到控制,后通过卫生厅安排李教授去会诊,凭他丰富的临床经验,确诊为重症甲流合并肺炎、抗利尿激素异常分泌综合征,制定相应治疗措施,包括严格控制水的入量,病情得到控制逐渐好转后出院。

    几年前,广州某专科三甲医院,有一个小孩从4个月开始腹泻,经大便、生化、肠镜、胃镜等检查,诊断为炎症性肠病,经多种方法治疗一年多仍无效。李教授会诊后,凭借他扎实的基本功,详细询问病史(小孩3个月前单纯母乳喂养时健康无腹泻,4个月添加米糊后开始出现腹泻并且什么药物都无效),提出了先天性蔗糖酶-异麦芽糖酶缺乏的诊断,并经进一步的检查和调整饮食得到证实。经该病例以后,该院又诊断了3例此病(发表在中国询证儿科杂志2012年第2期)。

     

    笔耕不辍,金针度与人

    李教授能把经历的危重疑难病例记得清清楚楚,这些亲自诊断过的疑难病历成为了他讲课和科研的材料。退休后,教授希望能授人以渔,金针度人,不辞辛苦在临床工作的繁忙中常到各地去讲学,培训医师。近些年在国内讲授过《EB病毒感染相关疾病》、《纯红再障研究进展》、《噬血细胞综合症》等课程。退休后他还担任全国小儿血液专业组顾问,他接受卫生部邀请编写了许多相关药物使用规范,小儿血液肿瘤专业的临床指南,如噬血细胞综合征、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再生障碍性贫血、地中海贫血、缺铁性贫血等多个指南。李教授还受聘为医院医疗质量监督员和教学督导,经常参与医院医疗质量检查、教学质量检查。

    莫道桑榆晚,妙手回春救患儿。李教授因病在医院治疗期间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他笑容可掬,乐观地说:等我病好了,我会再回来的,其乐观和坚强给人莫大的鼓舞和力量,如同号角催人砥砺前行。(文/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