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死扶伤,不分场合(博济特诊中心 江嘉昕)

报告人简介:

江嘉昕,男,1955年12月出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博济特诊中心眼科医生,主治医生。2013年5月31日,一位阿婆在沿江西路广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附近掉进珠江。危急之时,江嘉昕跳江将她救起,救人后不留名的高尚品德获得各大媒体的关注和社会各界的交口称赞。

 

 

 

5月31日是个很普通的日子,我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医院上班,并提早三四个站下车,向着医院方向一路小跑当作运动。大约早上7点半左右,当我跑到解放桥与总工会码头之间的路段时,突然听到有个中年女士大叫“救命,救命!”我赶紧往回跑,远远便看见一位穿黑色衣服的阿婆在江水里挣扎,快要没顶了。我将身上的iphone手机随手交给了这位妇女,翻过栏杆,径直跳入江中。

 

 

这时珠江正在涨潮,水流湍急,水深不到底,但幸运的是,落水者附近刚好有一个救生扶梯。我向落水者游去,很快抓住了她并拉到扶梯上。我生怕她再掉下去,左手扶梯右手臂环抱着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推,一只脚想着往上迈,这时感觉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个梯级怎么也迈不上去。于是潜入水中用头顶将她顶出水面,落水者也已经没有力气了,连腿都迈不上去,我继续用肩膀顶着,右手将她僵直的右膝关节顶弯,然后将她的脚板放到扶梯上,就这样连续顶上了两三级,直到岸上的人够着她的手拉了上去。

落水者是位年过七旬的老妇人,从落水位置附近江面上漂浮着的白色泡沫饭盒推测,她可能是一位拾荒人,在翻越栏杆捡垃圾时失足落水的。看到老妇人安全上岸,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发现有几个路人拿起手机想拍照,我便扭头快步离开,有几个人追上来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只是说“路过的”就跑步离开了。

全身湿透着回到医院,我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同事,悄悄换上平时打球备用的运动衣裤继续上班。这是我从医四十多年最难堪的一天,身穿白大褂,里面是大红的运动短裤,脚上还穿着拖鞋,科室同事都说非常不雅,整整一天我都不敢离开科室一步。回家后我才将事情告诉母亲和太太,以免她们担心。第二天是星期六,神通广大的记者知道了我就是救人“阿伯”,多次打来电话要求采访,我拒绝了,并关闭了手机两天跑到从化躲了起来。

生命是宝贵的,无论是伟人还是拾荒阿婆,生命的意义都是相同的。救人于危难之时,我做到了,也成功了,内心当然很愉快,但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救人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在脑海中闪过,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我感到我有能力把她救上来,于是,我就去做了。

我是一个医生,从医41年了,救死扶伤就是我的天职,只不过这次履职的地点不在医院而已。在我们医院,178年来薪火相传,博施济世,身边涌现出不少可歌可泣的人和事,有医术精湛的一代大师,有舍小家顾大家的抗非英雄,有为医学发展和医院建设殚精竭虑的白衣天使,他们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我能在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医院做了这么一件受到大家认可的事,是我的荣幸。

救人需要勇气,也需要技巧,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譬如有救援临时团队、有救生设施、施救人员有熟练的水性等等。我觉得能够成功施救,关键是有一个临时的团队,包括呼叫的妇女、在岸上将老人拉上岸的热心路人,还有众多其他群众,他们都是无名英雄。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选择适当的方式参加救援,不要盲目的做超出自己能力的傻事。

 

 

医院给了我“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的称号,我感到非常荣幸,但是又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做的只是所有孙逸仙人都会做的一件小事,比起各位在救死扶伤的岗位做出的贡献实在是太渺小了。今后我要好好收藏这份荣耀,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所热爱的医生这个职业。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