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性”福的微笑——微创阴茎再造术后

  干整形久了,总感觉手术绝大多情况下不是治病救人,但有时候回过头来想想,总还有那么多的手术比治病救人还重要,总还有那么一些患者朋友令我至今记忆犹新。

   中国达人秀第三季上有位矿工兄弟,他抱着吉他弹唱给老婆的“当我想你的时候”着实令我感动了一把,也让我对矿工的日常生活有了更丰富的认识。像普通人那样有自己的闲情逸致,像普通人那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又因为他们工作在暗无天日的矿井下,他们的故事却似乎更加具有穿透力。

   来自广西的侗族大哥阿泉也是位矿工。泉的生活却很简单,打工,结婚,生儿育女,打工,工作的内容就是下矿挖煤。今年34岁,育有2女1男,正值壮年,子女玲珑乖巧,老婆贤惠朴实。生活本平静而真实,然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阿泉差点丢了性命。一次在施工中,钻头突然脱落,直向阿泉会阴部飞奔而去,扭曲的离心力使得………转啊转啊,眨眼间阿泉会阴部血肉模糊。“命是保住了,命根却没了。”这是后来接触阿泉后他讲给我的一句话,带着他那质朴的微笑,清的眼睛像一股透明的泉水。

   跟阿泉接触得知,当时整个会阴区毁损性伤,阴茎、睾丸、肛门,全没了!作为阿泉目前的主管医生,我很感激把阿泉救回来的那些医生们,他们当时看到的该是多么残忍的创面啊!他们的伟大,此时此刻,清晰而隽永。阿泉活过来了,然而伴随他的,在肚子上又多了两个口。一个是膀胱造瘘口,接着尿袋;一个是结肠造瘘口,接着粪袋。一晃就是2年,可想而知,这样的生活该有多么无奈和了无生趣。一个医生朋友前几天更新微博,说道“人生4大幸事:吃得下,睡得香,屙的出,尿的顺!其他都是浮云!”。的确,我同时也在想,一个人除了美食,除了美梦,没有豪宅,没有名车,没有可以为社会主义奉献的事业,那还有什么幸福是可以让天下人共享的呢?是不是还有性爱呢?

   客观地说,我感到很幸运阿泉来到我们孙逸仙纪念医院整形外科,由我的导师张金明教授为他再次手术。这次手术不是救命,而是给他幸福。副题所谓“微创阴茎再造”不是嘘头,是较传统阴茎再造方法而提出来的。以往阴茎再造,往往需要进行游离皮瓣或局部皮瓣来构建一个新的阴茎,取皮瓣的地方又要植皮,这样不仅皮瓣发生危险的概率比较高,而且创伤大,而张金明教授则构想出一种更为安全、微创的方法来为阿泉再造阴茎。他先是在阿泉的腹部埋了两个皮肤扩张器,通过定期注水,将腹部扩张出一片多余的皮肤,但直接将这块新生的皮肤来再造阴茎,他的营养是不可靠的。所以张教授又选择性地阻断了皮肤远端的一些静脉血管,这样再造的阴茎其安全性就大大提高了。术后的实事也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为了不仅仅让阴茎具有排尿的功能,更让阿泉及他爱人过长接近正常的性生活,张教授在不影响外形的前体下于手术切口下方分离了一块髂骨,植入到再造的阴茎当中。手术的过程是繁琐,也是按计划进行的,阿泉也充分配合我们医生,一直充满了期待。术后阴茎大小自然,伤口愈合也很好,进行排尿、性生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一直以来,阿泉和我们说话都是带着那质朴的微笑,但做完这次手术后,不知是否是我多想,阿泉脸上有了一些幸福的微笑。不想去追问太多或多看他的眼神,更希望这也是“性”福的微笑。 (冀晨阳 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