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息

科室合作,勇闯禁区,共治顽疾

 

 

最近,我院脊柱外科联合颌面外科、麻醉科、ICU等科室,共同为2例枢椎肿瘤患者成功进行了前路肿瘤切除术,这标志着我院脊柱外科已能独立完成所有脊柱高难度手术,也是我院综合实力提高的体现。

枢椎肿瘤的解剖位置复杂难以暴露,周围紧邻脊髓、椎动脉等重要器官,手术难度十分大,死亡率很高,被视为脊柱外科的“禁区”。据报道,目前国内能作该手术的医院也就二三家,总病例不超过20例。近日,脊柱外科联合多个相关科室,勇闯禁区,成功为2例枢椎肿瘤患者实施了手术,病例均为省内大医院转诊而来,其中一例已经康复出院,一例正在康复中。

已经出院的病例是个3岁的小女孩,枢椎被肿瘤侵蚀超过一半,手术需要经口进行,操作难度大,当地医院不敢手术而转来。经过细致准备,发挥兄弟科室合作的优势,我们成功经口入路将肿瘤完整切除并植骨,术后没有任何并发症,疗效很好。

正在康复的患者老赵,71岁男性,因“颈项疼痛”在某省级医院住院,诊断为第二、三颈椎脊索瘤,唯一的治疗手段是手术切除。该院建议老赵“放弃治疗,还是回家多享几个月福吧”。是的,这个部位紧邻脊髓,肿瘤又侵犯了双侧椎基底动脉。不说病理活检穿刺有可能损伤颈部交错密布的重要血管神经引起难以处理的并发症,手术切除肿瘤受到解剖因素的影响,难度极大,还要冒脑供血不足、四肢瘫痪和呼吸心跳停止的风险。老赵的家人十分不舍和难受,抱着一丝希望请我院脊柱外科主任黄东生教授会诊。

经过三维CT扫描重建和造影后,脊柱外科刘尚礼教授组织了科室专家会诊,一致同意黄教授的治疗方案:先从后路进行颈椎固定,稳定第一到第四颈椎,然后从前路进行肿瘤切除和植骨内固定术,前路手术要作下颌骨、舌体、下唇劈开,同时作气管切开和髂骨取骨术。因为后路第一到第四颈椎的椎弓根内固定手术风险也是极大,前后路同期施行两个高难度的手术,风险可想而知。我们发挥科室合作优势,做到了万无一失。

1030上午8时老赵被护送到手术室,林道炜医生为他麻醉,过程十分顺利,一切指标正常,9点摆好体位,10点手术开始,黄东生教授和苏培强博士配合默契,手术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先是后路上颈椎固定植骨融合术,顺利完成后改变体位,髂骨取骨。口腔颅面外科的潘朝斌教授将老赵的下颌骨、舌体、下唇劈开后,在狭小的空间里,肿瘤被一点一点的切除,位置越来越深,和椎动脉、脊髓、脑干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左侧椎动脉显露,周围肿瘤全部清除,右侧椎动脉显露,肿瘤切除,硬膜显露,肿瘤完全切除,脊髓和椎动脉没有损伤,监测指标正常,手术室里的气氛逐渐轻松起来。随着植骨块的植入和妥善固定,手术关键步骤顺利完成,口腔科医生接着把舌体缝合、下颌骨固定、下唇修复,并作了气管切开,总手术时间为10小时,大获成功,出血量仅900ml,远少于文献报道的平均2000ml。为安全起见,老赵被送到ICU进行监护观察。

术后次日,老赵对着查房的黄教授竖起拇指,在写字板上写下两个字——谢谢。该手术的成功标志着我院脊柱外科技术又上一个新台阶,弥补了我院脊柱外科的最后一个空白,结束了我院骨科该手术多年来只能请北京专家会诊的历史。结合近几年来我院治疗严重脊柱畸形及其他脊柱肿瘤等高难度手术的成功实施,标志着我院脊柱外科已经能够独立完成世界上任何一种高难度的脊柱手术。

(骨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