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部异体移植物填充

total facial alloplastic augmentation

Michael C.Edwards

Edward O.Terino         冀晨阳译

历史背景

近来,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对面部整形美容的公共需求和期望都比以前显著增加。这对外科医生和科学家来说是一种挑战,迫使他们去完成更为自然、持久、安全、符合道德要求的科学尝试。在20世纪70年代,人们用风靡一时的硅胶注射填充技术来突出“下颌骨”的轮廓而造成了一系列恐怖的并发症。不过,如今的填充技术远远超过那个时候。

在最先应用成功的填充材料中,无明显排斥反应的是不锈钢材料和钴铬合金。随后,在过去的四十年当中,美容外科的发展使得材料化工科研和面部轮廓整形理念都产生了很大的进步,为面部美容的临床发展提供了更为广泛的材料选择和外科技术。

在此后填充假体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出现了很多类型的材料,诸如:硅橡胶、四氟乙烯均聚物Ⅰ(Ⅱ)、Mersilene、聚四氟乙烯、涤纶、高泰斯、丙烯酸树脂、甲基丙烯酸甲脂、聚乙烯、羟基磷灰石等等。本章节将着重讨论面部美容构建观念,并且将Plastic Surgery Institut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Drs E.O.Terino和M.C.Edwards两位医生在面部轮廓整形填充中所应用的技术观点进行详细的探讨。

因为在应用异体移植物进行面部年轻化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作者E.O.Terino在行内影响广泛(Terino 1992)。在这个时期,颅颌面外科领域还深受Paul Tessier教授所倡导的自体物移植的影响(Tessier 1971)。

而在世纪交接之际,为了进一步治疗颅颌面先天畸形(如:面裂)和头面部创伤畸形(如:战争创伤、交通事故,等),寻找更为安全、效果持久的异体移植材料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其实,关于整形美容外科方面的异体移植材料的应用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最早的报道据说记录在古埃及和希腊的莎草纸文献中。这些令人向往的记录中就(早在公元前1000年)包括将贝克敲打进下颌骨来代替牙齿(牙齿移植物)。

    在20世纪,颏部异体移植物填充最早出现在1948年(Rubin和Walden 1955),而Gonzalez-Ulloa是最早利用异体材料进行颧骨增高填充的医生(Gonzalez-Ulloa 1957)。60年代中期,Ulrich Hinderer率先进行了硅胶移植进行单侧颧骨畸形矫正(Hinderer 1975)。

如今,由于医疗器械广泛的应用发展,我们审视自己,发现已经置身于一个全新的时代,面部填充技术将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和广阔的前景。传统组织移植、注射填充物和异体材料植入,这三者的完美结合预示着在接下来的十年中面部美容外科将会有更大的发展,从而最终迎来以细胞生物学和干细胞学为基础的“真正意义上”组织工程研究乐园。

 

评估

对进行面部异体移植物填充患者的评估包括:

1.患者需要你为他(她)解决什么问题?

2.要获得患者对他(她)自己期望的面部改变所进行的描述。

3.给患者布置“家庭作业”:搜集一些照片来对自己“想要或不想要”的具体面部结构进行描述。

4.让年老患者带来一些他们年轻时期的照片。

5.利用电脑面部图片(5个体位照片)模拟技术和患者进行沟通。

6.患者的满意程度往往不可忽略,医生可以通过选择一些人物特征来预测患者的满意程度。

 

 

 

面部异体材料填充的应用解剖

改变面部骨骼结构的效果

当注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首先把目光锁定在他(她)的眼、嘴唇、眉毛和头发上。然而,这些仅仅是面部框架结构的点缀部位。决定一个人面部吸引力的是其独特的面部体积轮廓,而该轮廓却是由潜在的骨骼结构所构成的。

皮肤可谓面部的“帆布油画”。当画面沿着面部轮廓平滑而的展开时,呈现出年轻和令人愉悦的美感。当岁月流逝,帆布变得粗糙和褶皱,帆布下的软组织甚至一些骨骼结构也由于细胞的衰老而发生萎缩。面孔因此而变老。

当外科医生对发生萎缩的面部结构进行有针对性的填充时,可以重塑一个全新的外貌特征。虽然通过对眼、唇、鼻及眉毛等器官的识别可以清楚地辨认一个人,但经过有意识的改变人的面部骨骼结构,可以再现一个年轻的、更有吸引力的面孔。

因此,面部骨骼结构的和谐是整体面部美观的基础。

 

面部突出部位的相互关系

面部主要分为三个较为明显突出结构,以重要性为顺序,分别是鼻子、双侧颧突和颏(图.78.1)。眉弓作为第四个突出的结构,相比而言略为次要(本章节将不予讨论)

 

区域1:为最大的面部区域,包括颧骨的大部和颧弓的前1/3。该区域的填充可以最大程度地丰富颊部结构,同样最大程度地增加上颌突突度(图78.5)。

 

区域2:第二重要部位,涵盖颧弓的中1/3。联合加强区域1和区域2可以增加双侧面颊的突度,使面上1/3的结构宽阔,创造出一种突出、弓形的面部特征,尤其适用于上面部狭窄或长脸的人群。不过,如果这两个区域过于填充增加,整个面部则变得不自然、不协调(图78.6)。

 

区域3:为鼻旁区域,位于面部正中至眶下孔(神经)范围内。从眶下孔作垂线,中间的范围为正常颧骨填充的剥离范围,这条垂线同时也标志着区域3的外界。在区域3内进行填充可以使中面部的饱满度增加,改善该部位造成的“花栗鼠面颊”,尤其体现在鼻旁上部区域填充的时候。该区域皮肤和皮下组织较薄,因此需要将植入物仔细地雕刻,使边缘逐渐变薄变窄。区域3的填充比较适合于一些重建手术,比如面部创伤畸形或先天畸形(图78.7)。

区域4:为颧弓后1/3的范围。因为该部位的填充可造成不自然地外观,所以应尽量避免。此外,也尽量避免该部位的削磨手术,因为可能会带来诸多问题。比如损伤面神经的颞颧支或眼轮匝肌支,甚至损伤颞下颌关节囊,偶尔也会带来畸形。

区域5:为颧骨下区域或“颧骨下三角”,以咬肌腱表面为后缘,以上颌骨尖牙窝为前缘。上缘为颧骨下缘,包括颧弓的前2/3,内侧缘为鼻唇沟。该区域前界为整个面颊中部基地的中下部分,包括相应的面部表情肌、脂肪、皮肤和中面部的皮下组织。该区域的后界通常为外科医生选择的表情肌与咬肌之间的剥离平面,通过这个平面为想要进行中面部改善的患者进行填充手术。这和乳腺手术时为获得一定的乳房形态而选择在乳腺下间隙进行剥离一样。

覆盖在中面部骨骼、颧骨、颧骨下区域的软组织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按照基因设定的那样逐渐萎缩,而一个合适大小(3mm-4mm)的植入物则可以丰满和再现面部的年轻。

颧骨下区域的填充可以丰满中面部,同时给人一种颧骨增大的视觉,使面部看起来更加年轻,尤其适用于发生面部发生萎缩和具有明显鼻唇沟皱褶的患者。通过咬肌腱表面分离相应的软组织(颊肌、颧肌和SMAS),可对颧骨下区域的下界进行调整。在区域5(SM5)稍下方分离填充,可增加骨骼和软组织的丰满度,进而获得一个圆润的颊部外观。这种面型的代表为女演员Bo Derek和Linda Evans,或今天的Renee Zellweger和Angelina Jolie。

根据定义,一个综合颧骨中面部整体单位填充对移植的要求为:最大横径为5.5cm,最大长度为4.5cm。面型2具有足够的颧骨突度,但颧骨下软组织相对不足,这就造成了一副扁平的老龄中面部轮廓形态。该型面孔在老龄男性和女性人群中均可发生。在年轻人群中,颊部骨骼发育良好,且无中面部软组织萎缩,颧骨下的填充则可以获得更好的美感,增加面部年轻的气息。一些医生强烈感受到颧骨下填充可以提升鼻唇沟,给人一种面部皮肤紧张感,进而推迟进行预期的除皱手术。但本文作者尚未观察到该现象,而更喜欢进行鼻唇沟后中面部的填充,可以强调该部位的丰满度,同时矫正中面部组织不足。

面型3的美学缺陷在于颧弓上方组织过于发达,但颧弓下方结构过于下陷。这种脸型通常皮肤及皮下组织较薄,看起来消瘦、憔悴、似患疾病,进行颧骨下填充时要求植入物厚度约5-8mm。不仅可由遗传造成,随着年龄增长的老化也会出现,组织疾病状态也可导致,如:Romberg’s半面萎缩、HIV脂肪营养不良(图78.8)。对于任何原因引起的,其补救办法相同,即进行颧骨下区域5(SM5)的组织填充(图78.9)。

 

女性这个部位的组织量不足看起来尤为难看。设计从内眦到颧骨眶外侧边缘的独特的泪槽植入物,可以较好地改善这种不足。沿眶缘下进行脂肪移植曾被认为有一定的优势,但危险性稍大。总体来说,作者的经验是在这个区域内进行自体软组织移植会发生不可预计的收缩性,并且可能会造成局部不规则的现象。

当这种组织量不足伴随着颧骨发育不良时,可进行上述眶下泪槽植入物(SOTTM)填充(图78.11)。许多学者对该种状况进行了自体组织移植,诸如:脂肪、肌肉、帽状腱膜及颞筋膜,只有少部分获得成功,因为所有的移植物都不可避免地发生细胞坏死,造成不同程度的萎缩及外观畸形。他们的成功和并发症发生率至今尚有争论。近来提出的SOOF眶下分离技术释放并抬高了眶下及颧骨部的软组织,同时使眶内脂肪转移,更加适合矫正此类面型的组织不足,但也存在周围组织利用不足的缺点。

下颌牙齿的相互关系可以造成鼻周、鼻翼旁区域的“退缩”面容。在鼻唇沟上部毗邻鼻孔区域,无论软组织或骨骼的不足都会造成凹陷的鼻翼旁面容,这种现象在具有明显下颌轮廓或明显颧骨的人群更为突出。

面型6的美容缺陷广泛存在于各类人种中,且极易被外科医生忽略。即便轻微前上颌骨后缩可以引起明显美容缺陷,进行相应的异体移植物填充则会受到明显的效果。有几条途径可以进行改善,其中之一就是直接通过口内切口或鼻内切口进行硅橡胶假体梨状孔下部周围植入。只要位置正确、假体形态自然符合解剖,该部位的植入可以收到稳定的效果(图78.12)。

 

植入假体的解剖形状在面部美容整形中占至关重要的因素。在实际应用过程中,一旦选择的假体合适,术后移动或错位的可能性几乎可以避免。理想的假体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可供移植、不易察觉到、可以更换的、具有一定的延展性、舒适的、不被机体排斥的、耐受感染且可以被医生进行雕刻调整的。

表78.1 外科治疗计划。下颌骨前部填充:区域体积质量缺陷

 

当紧贴骨面进行填充时,硅胶假体由于其平滑的接触面可以和骨骼保持良好的固定,随后则被周围的纤维囊安全地包裹。由于包裹界限相对明确,所以如果需要进行移除或更换也较容易。而另一方面,可以允许组织长入的微孔假体(高密度聚乙烯:Medpor)、有孔假体和涤纶衬里假体则存在感染的风险,虽然概率较低,但仍有发生,且对临床有较大影响(Carboni, Gasparini等,2002)。同时,这类假体因为可以和骨发生螯合反应或与其他组织的诱导反应,在取出或修正的时候也较为麻烦。或许,关于该类假体众所周知的是Medpor在周围组织较薄的地方容易外露(Sevin, Askar等,2000)。

相比之下,即便发生了炎症甚至化脓,硅橡胶假体都可以保留,而感染的微孔假体则必须移除。

近来面部填充移植的发展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和面部骨骼的适应性。在制作移植物的时候往往会将移植物接触面部骨骼的一面设计的极为精确,这种和移植物的立体设计大大地减少了移植后松动和错位的可能。

第二大原因在于植入物的延展性和压缩性增加,使得可以植入略小的空间。随着目前体积稍大的假体植入越来越多,这两个特性也显得更加重要。一般来讲面积在10-20cm2的假体需要贴放在颧骨或上颌骨表面。

硅橡胶植入假体总体操纵起来很顺手。由于其良好的可塑性,在手术过程中遇到困难也较为容易克服而深受外科医生的钟爱。在某些解剖区域,外科医生可利用手术刀将植入物进行塑形或消减,进而避免暴力分离或损伤神经,且不影响外观效果。

 

术前设计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术前设计对于所有的整形重建外科手术都是至关重要的。对于美容外科,这样的术前设计必须包括和患者详细而精确地沟通,对于他们的理解和期望外科医生必须充分理解。年老患者可能希望拥有更年轻的轮廓或尽可能重塑面部某些特征,但以往对于他们的需求和愿望方面的沟通可能略显不足。一般而言,随着时间流逝,人们都会逐渐适应并接纳面部软组织发生的一系列改变,所以以往有限的面部美容技术(软组织位置调整、收紧等)的确也能达到比较显著术后效果而满足年老患者。

不同于传统美容外科,现在由于面部轮廓突起改变技术的成熟,使得改变一个人内在固有的轮廓成为可能。得益于面部填充技术的发展,患者可以获得视觉和知觉上的提高,而且这种轮廓外形上的提高时永久的。

虽然进行头面部美容外科骨骼参数测量的工具不断发展,但至今仍然没有特别精确突出的器械。因此,当外科医生试图进行面部异体材料填充时,对于患者期望的改变一定要掌握清楚。本文作者要求患者可以对自己的照片进行修改并带给医生,或从时尚杂志等挑选出他们期望的面型轮廓,也可以提出一些他们觉得更有吸引力且和自己相似的面部区域图片等(图78.19)。虽然这样的做法和标准的医疗教学制度有矛盾,但可以通过患者自己提供有价值的图片来进行沟通讨论。大部分患者对于想要达到的面型轮廓还是有很精确地认知的。因此,如果他们不能这样做,你会发现这些人的期望值很难达到。在手术过程中,对于某些可选择的部分,如果患者没有较好地描述其想要的结果,那么医生最好不要去进行。总之,本文作者认为在填充手术前相应的电脑图片技术必不可少。

1.直接接触骨和骨膜。将填充物直接贴紧骨面,使之贴合牢固。在面部填充移植手术中尚未发现有薄膜挛缩发生。

2.在分离软组织与颧骨和下颌骨前部区域时应动作轻柔。当局部麻醉阻滞充分时,相应组织平面分离起来比较顺利,且不易出现暴力损伤。过分粗暴可能引起颏神经受损,引起短暂或长时间的症状,不过很少出现永久性损伤。轻度或完全性颧肌、眼轮匝肌、甚至额肌瘫痪均可能发生。这些损伤一般都是暂时的,但也有极个别出现永久性损伤。在本文作者所进行的超过3500例颏部填充的手术中并未出现这些损伤现象。

3.不论是颧骨或下颌骨前部区域的分离,都应充分,这样才可以顺利地放置填充假体。在贴近骨面分离时,应使用边缘稍钝的剥离器,并力求轻柔。放置解剖型填充假体时,由于其形状与人体结构适合,所以很少出现移位或松动等现象。

4.利用局部及全身麻醉,尽量减少出血。一个“干燥的手术野”对准确的观察、精确地分离、正确的位置填充这三点至关重要,而这三点又是避免出现血肿、血清肿、感染、位置不当、神经损伤等并发症的决定因素。维持收缩期血压处于90-110mmHg配合局部浸润麻醉液(0.2%利多卡因,肾上腺素溶液的比例为1:800000)可以进行良好的止血。术前服用0.2mg可乐定可以有助于患者血流动力学的稳定。

表78.2 麻醉

 

 

 

 

技术因素

进入颧骨及颧骨下区域的途径有:1.口内切口;2.经下睑切口;3.除皱术切口;4.颧颞部切口;5.冠状切口;6.经结膜切口。口内切口为上颌骨、颧骨及中面部填充手术最经典且最常用切口。本文作者选择口内L型切口,以纵向倾斜方向切开口腔粘膜。切口短臂长1cm,在上颌骨前粘膜切开,位于犬齿上方,内侧距离腮腺导管开口约2.5cm。

然后,用一个刃宽1cm的刮刀形剥离器,直接于骨膜下、口轮匝肌下纵向剥离,范围在上颌骨粘膜基底部下方,直至龈颊沟顶点。利用剥离器将上方的软组织向上颌突方向推压,并且保持剥离器始终处于颧骨和颧弓下界内(图78.21)。

用一个长弯钳将假体横行放入分离好的颧骨下腔隙,然后两头带10 inch针的2-0 prolene线由里到外置入颞部,两端在一块支持海绵上打结。为防止填充物褶皱或位置错误,可以用Russian钳和剥离器伸入移植物的前后面进行检查。也可以用光纤拉钩或其他类似设备照亮腔隙内部,确认填充物位置正确。

在颧骨下区域,可沿咬肌腱表面向下外方向分离软组织。可根据面颊和相应假体的形态来决定分离的范围,约1-2cm。如果麻醉技术应用得当,经口内切口可以提供很好的视觉通路以观察骨骼和肌肉组织,可以将填充物精准地放入区域1、区域2和区域5(SM5)。同样,可以利用剥离器检查填充物上下面以确保没有褶皱或弯曲。在该区域手术时并不一定必须检查眶下神经,但如果需要或植入物位于眶下区域时做该检查也较为容易。

 

下睑切口入路

标准的下睑入路切口应在眼线下3mm处,两侧不应过长以避免在眼角处形成疤痕。这个入路可以结合下睑成形术,也可以独立使用进行颧骨填充手术。当单独进行填充手术时,切口的长度应控制在10-15mm内,位置设计在下睑中间到外侧1/3之间的范围(图78.23)。沿该切口向下分离可见坚实的颧骨填充部位。

由于手术医生可以直接观察到移植物与眶下缘的关系,所以该切口最大的优势在于易于更改移植填充物的位置。

 

除皱切口入路

区域1的颧骨区域对于分离表浅肌肉筋膜系统(SMAS)相对安全,该区域没有明确的面神经分支。当在区域1和区域2掀起除皱皮瓣后,可以用小巧锐利的分离器通过SMAS然后在颧骨表面制造出填充腔隙。分离可以略微靠近颧肌的内侧,也可以靠近其外侧。面神经到额肌的分支经过靠近颧弓中1/3的近端,支配眼轮匝肌的分支再略微靠上一些,所以平行面神经走形进行一个横行的隧道分离则很少损伤面神经。此外,沿颧弓向后分离对于颧骨部填充物的顺利放置及避免边缘褶皱来说是个重要的技术要点。

经除皱切口进行填充有两大优势:1.伤口可以保持无菌而且容易操作;2.可以直接观察假体植入后形态,并进行触摸,位置放置准确。本文作者在实践中并未经常用到该入路。

 

下颌骨前部填充技术

 如果需要在下颌骨中外侧或后外侧区域进行填充时,为了避免损伤颏神经,则需要选择该神经后方下颌骨下缘的“安全区域”进行手术。在颏神经孔附周围有明显致密的组织,称为下颌韧带。一旦该韧带被剥离,下颌骨后外侧方区域的分离就相对容易了。

尽管下颌骨中部填充美容手术已经存在了至少50年(Millard, 1954),而且整形外科医生对于鼻颏关系改善的理解也非常充分,但对于利用解剖型假体进行下颌骨前部的填充却仅仅开始了30年。这些技术可以改变下颌骨中侧部或后部的大小及形态,甚至可以垂直延长下颌骨。

可以通过标准的口内切口或颏下切口剥离获得下颌骨前部腔隙(图78.24)。有些作者专门用颏下切口进行手术,但他们往往都需要进行颌下区另外的一些手术,比如脂肪抽吸术或颈阔肌整形术。

在以往的文献报道中,颏神经孔位置在少部分人群中存在一定变异,其距中线距离从1.5cm到4.5cm不等。颏神经经颏神经孔由上向下进入下唇。沿下颌骨下缘进行分离的时候保留颏神经孔前下方区域则可以避免造成其损伤。

曾经有一次手术,主刀医生无意地将下颌前假体覆盖在双侧的颏神经之上,那紧接着出现的就是下唇的麻痹症状。不幸的是,当时正在进行的其他手术(除皱术、睑成形术)干扰了,直至手术结束肿胀消失才发现,后来在术后第9天时重新将假体放置在颏神经下方。如果需要调整假体位置,那么最好选择在术后第10-14天,相对容易完成。因为接受过基本的创伤愈合培训,外科医生一般都能够重新进入原手术腔隙。但如果在术后14-21进行,那么对伤口愈合张力的增加则难以避免。

颏部和下颌前填充术后出现小范围或大范围皮肤感觉障碍并不常见,并且这种症状一般是暂时的,大约会持续4-6个星期。

在临床上,神经损伤症状出现的概率和手术时放置填充假体的难度似乎呈正相关性,但与假体的大小、形状尚没有关联。具有伸展性的解剖型假体在设计上具有避开颏神经的相应切迹,为正常的颏神经位置变异预留了空间,一般为距下颌骨下缘8-10mm。

为了更准确地放置下颌侧部假体,并且该假体需要延伸到中侧方或后侧方,可能需要在颏神经后方作一辅助切口。一般选择在第一磨牙前方的粘膜水平切开一3cm切口,分离肌肉到下颌骨,这样才可以更好地暴露前下颌部下方腔隙。同时,该切口又可以更准确地放置下颌角及颏部植入物。

本文作者也声明利用纤维光学技术可以同时保证颏神经的完整及该部位假体的顺利填充。一个具有延展性的窄带状牵引器可以很好地分离软组织并保证植入物进入下颌前部位。如果要植入一个长的下颌前假体,那么就需要制造一个后部更长的隧道腔隙。植入物可以经中间部切口插入一侧,然后弯曲将另一端插入下颌骨腔隙的另外一侧。为了精准地放置假体,要做到三点:仔细触摸感受、两侧放置和确保移植物中间部和颏突紧密相触。

 

 

不需要用绷带包扎,而且口内粘膜和皮内的缝线不用拆除。术后十天半流质饮食。最好至少在术后1个星期内以45�的倾斜度半卧位休息。术后4个星期禁止一些剧烈体力运动,之后则任何活动都不受限制。

 

并发症

应用异体材料填充有几下几个缺点:

1.存在严重感染的可能性,尤其是微孔假体,如果有纤维化张入或死骨形成时就需要将假体移除。

2.如果假体形状、大小或位置不合适就会影响外观,甚至畸形形成。

3.在植入假体时如果过于暴力操纵,可能会损伤到面部神经或肌肉系统。

4.口内入路途径可能会引起眶下神经损伤或口轮匝肌系统动力障碍。神经症状的出现可能因为在分离过程中损伤神经的主干或分支,也可能因为假体压迫。不过,该类并发症比较罕见,如果严格按照上述指导,几乎不可能发生。

5.利用传统的横行切口分离颧肌支柱后会造成一定的创伤,引起暂时甚至可能为永久的肌肉损伤。这会最终造成上唇上提障碍。

6.在进行眼线下切口时,应刻意避免损伤眶下神经。在侧方沿着眶缘将骨膜切开3-4mm,分离潜在的粘连以防下睑外翻或挛缩。

7. 过多的肌肉损伤会造成睑组织内积血,造成下眼睑中间层纤维化或挛缩而外翻。标准的外眦固定手术技巧可以将这种可能降至最低。因为填充后组织扩张可以对下睑造成额外的牵引力,所以尽量不要切除皮肤或肌肉。

8.在切开时如果损伤肌肉纤维,不仅会引起闭合不全,而且造成颏肌松弛无力,最终导致颏部下垂。颏肌下垂及颏部软组织堆积在文献中也被认为是填充手术的一个具有争议的地方。的确,如果这样,诸如面部中央下垂和“巫婆下巴”的外观就发生了。可以通过之前讲述的垂直进入切口、关闭切口时逐渐靠近颏肌来避免。颏肌的收缩性较好,可以很容易地容纳较大的解剖型假体。

9.除了定制的大方形假体外,面部中央填充假体经常会造成伴有下颌前面颊沟的面中央突起畸形,或造成“巫婆下巴”、“下垂”外观。

 

优点与不足

优点

面部硅橡胶假体周围的感染和蜂窝组织炎症往往可以通过抗炎或引流等措施解决。

光面硅橡胶假体周围往往会形成一个薄的成纤维组织囊包裹他们。这些假体也很容易植入或取出更换。

植入在骨膜下直接接触骨的假体将比较固定,紧贴一些稳定的基地部位(如咬肌)的假体则具有一定的活动性。目前还没有骨膜下植入假体发生移动的结果报道。

所有的植入假体都可能导致一定程度的骨骼塑形或侵蚀。以过去50年的临床经验来看,并没有引起显著的牙科问题,但如果位置不当的假体植入则会更影响牙床。

除非是完全切断或显著的神经损伤,几乎所有的神经损伤症状都会随时间而恢复。

不足

    没有和患者进行分析讨论他们先前的面部不对称性,因此利用填充手术想要进行所有的面部缺陷纠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初次术后17天到1年的疤痕挛缩重激活的过程中,如果重新手术以改善或修正手术效果,会刺激疤痕致密程度增加而造成神经损害。

如果想让患者认识到植入物太大或位置不理想,则需要等到术后6个月到1年肿胀完全消退了的时间。

制造骨膜下假体填充腔隙时容易过大或过小。

如果需要在颧骨下中面部或颧弓等处进行填充移植时,为了避免损伤面部神经干(颏神经、眶下神经等)的损伤,需要在神经干周围进行分离。